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叶周】Date

写在前面的话:

我终于写完了,这篇原本是想作为叶神生日贺文的,但是拖延症晚期,所以就脱到现在了,总觉得好对不起他。

视角转换频繁到丧心病狂。

私设如山,大部分个人理解,可能有雷,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时间设定是第八赛季的叶神生日,应该在卖技能点之后,季后赛开始之前,我没去过烂苹果,就当未来他们改装成这样了吧(逃)

不要脸的打一下“一叶亲周”的tag,混个活动。

原本在p站的肉又补充了一个停车场,希望这次能不出问题

恩,正文开始了:


01

“29号那天。”

“有空吗?”

“我过来······”

————————

阿宁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想让自己能够清醒一点,虽然还没有到交班的时候,但是一夜没睡带来的疲惫感让她眼皮子打架,怎么努力也只能睁开条缝。

她已经好久没有上过夜班了,这次也只是一次临时换班而已,好在第二天是周一,也没有撞上什么法定节假日,所以实际上来网吧通宵的客人并不多,上班期间即使不小心迷糊了一下,也没有发生什么问题。

现在已经7点多了,外面的天早就大亮,只要再熬个半小时就能交班,阿宁趴在桌子上,开始怀念起柔软的床。

反正,不会有人来了吧?

门被轻轻的推开,似乎有什么人进来了,恩,没听见脚步,但是面粉和水之后经过油煎所散发的味道真香,阿宁觉得自己的胃在泛酸,只能挣扎的抬起手,不死不活的问“上机?”

对面似乎恩了一声,很轻,唔,有点耳熟,不过阿宁现在脑子里就像被人用浆糊黏住了一样,怎么也想不起来哪里听过。

属于卡牌的冰冷落在了手上,虽然困得要死,但是凭借多年的从业经验让她非常清楚这大概是张身份证,闭着眼睛找到刷卡机对她而言并不难,她完成这一动作30秒都不用。

“现在很空,随便坐。”

那人大概走远了吧?食物的味道越来越远,阿宁彻底倒在桌上,换班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来?

兴欣网吧的规模并不小,分为两层,一楼是普通区,而像包厢和电竞座则在二楼,理所当然的,二楼的时价也比一楼高一些,不过这个悄悄进来的客人对二楼并没有兴趣,他避开亮着灯的地方,在根本没有人的a区找个角落坐了下来。

他把头上米色的贝雷帽放在边上,然后用发夹把过长的刘海都夹到一边,虽然还是清晨,但是五月末的h市气温绝对不低,而这个人显然是觉得热了,却在片刻的思考过后放弃摘下那副几乎有他半张脸打的黑框眼镜。

开机,输入身份证号,打开qq,在跳出来的游戏界面里点开了排在首位的荣耀,然后刷卡。

界面上是一个穿着灰色风衣的女神枪手,坐在电脑前的人点了确定登入,看着正在读取的蓝条,点开了被最小化的qq。

用着像哭一样的笑字做头像的好友在一个单独的分类里,上一次对话还是3天前的事情,这个人手指放在键盘上,想了一下才快速的打下几句话,然后关掉聊天窗口。

他的蓝条读好了。

灰衣的女神枪手持双枪登入了竞技场,工作日的早上人少,在开了一会房间发现无人问津之后就出去谁便点进了一个。

等到他等的人来的时候,灰衣女神枪已经第17次遇见了对面的秒退,这人已经无聊的再次打开qq,补着群里落下的记录。

所以,当叶修在a区的角落找到这个不速之客的时候,刚好看见对方微微低头结果眼镜滑下来的样子。

“来了哈?”叶修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反应飞快地接下眼镜,动作快的就像一只扑向小鸟的猫儿。

那人听到话,抬起头看向叶修,虽然隔着平光镜,但那双桃花眼里却明亮的像点了灯,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坐正身体,微微歪头,用一个腼腆的笑容算是作为回答。

“来的真早,吃过了吗?”叶修在那人身边坐下。

眼前这个人像是被他的话提醒到,慌忙从背包里摸出了一大份打包的好的食盒,献宝似地推到了他面前,“厄···一起?”虽然是带着疑惑的语气,但是眼睛已经把他的想法毫不犹豫的出卖了。

“好呀,那就不客气了”似乎是被对方的眼神逗笑了,叶修伸手帮他拿下了那副土掉渣的眼镜,放在一边,“不过我们的枪王大大真是胆识过人嘛,敢一个人来这儿。”

“是想被认出来的时候等哥来救人吗?”

对面的人原本开开心心的小口咬着油条,听到叶修的话,一愣,低下头想学鸵鸟一样把脸藏起来,不过失去了眼镜的伪装,稍微对荣耀有一点了解的人都能第一时间认出这张脸——毕竟能长成轮回队长周泽楷这种等级的颜值几率实在也太小了点。

叶修配着甜豆浆咬一口生煎,看着那人一直鸵鸟下去的姿态,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能欺负的太过头。

“乖”他空出只手揉了揉对方的头,“等下想去哪儿?我带你”

被安抚摸头的周泽楷无意识的蹭了蹭对方的手掌,“h市乐园······”

小声的,他说。

02

虽然叶修在h市呆了近乎10年,但是说句实话,风情大道上的主题乐园他还是第一次来。

不过,好在他的小男朋友似乎做了非常详尽的准备。

从公车下来的时候,叶修抬头看看天上越发明亮的太阳,再看看眼前巨大的场所,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小周,要不我们去烂苹果?”

但是,显然,周泽楷也非常坚持自己的意见,他一边递给了叶修一顶鸭舌帽,一边竟主动拉了拉叶修的手,往游乐园的方向摇了摇。

虽然很快就放开了,但是传达的意思再明显也不过了。

想去这里。

好好好,叶修有点无奈,还是接过递过来的帽子,他看见周泽楷在qq上的留言就跑过来了,穿的随便也没做什么准备,而现在正和周泽楷一起为门票排队。

周泽楷今天穿着一见单色的上衣,非常简单的搭配起Edwin的浅色修身裤,清清爽爽的,他习惯性的微微低下头,有些长的刘海和黑框眼镜遮住了精致的眉眼,看起来就像一个乖到不行的学生仔。

叶修站在他的身后,叼着烟,有些无聊的看着站在他前面的周泽楷的后背,大概是家教原因,即使低着头他的腰也挺的笔直,宽松的t桖该是腰的地方显得特别空,衬的被贴身款包裹的臀部有点明显,叶修凭着直觉和经验在戳了戳该是腰窝的位置,非常满意自己这个不爱说话的恋人像小动物一样轻声惊呼。

“这可是公共场合,别那么一惊一乍的,小周你也不想被围观吧?”叶修摊手,无视了回过头的对方眼里的埋怨,“票买好了?进场吧,枪王大大想要先玩哪个?”

周泽楷看了他半分钟,满眼的委屈却被对方视而不见,不过他不怕,在来之前,周泽楷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所以他看着门口的展示的地图,伸手往玛雅部落的位置一指,“这?”

“咳咳”少有的,叶修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

02

作为h市最大的主题乐园,h市乐园的项目丰富设备齐全,有游乐园常规配置的过山车,海盗船,摩天轮之类自然不说,还为了贴近主题一词加上了夸张的包装,然后取上“风神之手”“雨神之锤”这样不明觉厉的名字。

叶修瘫坐在长椅上,喘着气想要平复心跳,他刚刚从过山车上下来,说头晕恶心到不至于,就是想坐一下,太阳晒不到的地方最好,虽然只做了一个项目,但是叶修真觉得自己还是理解不了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种花钱找罪受的事情——因为是工作日,排队倒是不需要,但周泽楷拉他上的那班还是做得很满的,他们坐在车头,后面的位置上是两个妹子,从开动到结束都在“啊啊啊”的高声尖叫,搞的原本能hold住这种快速位置变化的叶修也开始头疼了。然而等结束了,那两个妹子似乎准备再做一次,决定这样做的人竟然还不少。

还有周泽楷,叶修在车上的时候没工夫知道周泽楷当时是什么表情,但是没发出一点声音是肯定的,可是落地了却是一副兴奋的模样,都快忘记重新戴上位置的眼镜和帽子了。

而现在,重新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大学生的周泽楷还站在过山车的那边人群里,一副想上前又不敢的模样。

喂喂,不会还要搞一次?

叶修叹了气站起了,上前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走进了他才发现自己的小恋人想看什么,“那就印出来呗,啧啧,技术不错嘛,不过小周你怎么是这个表情?”

这是一个照片墙,准确说是刚刚那班过山车乘客的照片墙,叶修随随便便就找到了有他和周泽楷的那张——拍的挺清楚的,非常生动形象的体现了位置后面的那两妹子当时有多吵,不过周泽楷,叶修看看低下头不想再看照片的周泽楷,他在照片上也是死命的低头,闭上眼睛咬着嘴唇一副默默受罪的样子,就像一个犯了错等待家长教训的小孩子一样。

荣耀的枪王大大估计并不知道会遭到这样的“暗算”吧?看他这副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样子,叶修好心情的笑笑,拉过他,安抚地抚摸了一把。

“你说哥把这照片贴在哪比较好?”接过洗好的照片,叶修想了想还是塞进口袋里,他发现周泽楷的目光落在了那个什么“风神之手”上,只不过因为刚刚被过山车“暗算”了,所以就算感兴趣也不说出来。

好吧,哥就舍命陪君子。

“我说小周啊,你这样我可是能合理怀疑你是在打击报复,怎么,运气太差技能点攻略给你了也没用吗?”

“没····”周泽楷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叶修突然会怎么样说,他本来就不擅长言辞,叶修的这次突击让他找不到发力点,只能先努力做出微弱的反抗,然后动起脑子想想该怎么解释。

“是吗?”叶修的语气听上去并不信,他指着一处设备“既然不是那我也有决定权吧?我们去做那个吧。”

“啊?”周泽楷顺着叶修指的方向看去,正是刚刚自己跃跃欲试的“风神之手”,他有些疑惑的地看着叶修,然后似乎是想开了什么,嘴角上弯,点头,表情微笑。

“恩”他笑着跟上叶修的步伐。

03

五月末的h市实际上已经提前迎来了盛夏,尤其是正午时分,火辣辣的太阳嗮得路边绿化上的小花有点蔫。

其实不止花花草草蔫,人也蔫。

叶修配着冰镇可乐吃了口饭,游乐园里的餐厅消费比外面高一些,但是味道不错,比如他现在点的这份,作为浇头的鱼香肉丝给的很足,也入味,配合冰过的可乐和空调也不会觉得腻人——说到腻,叶修有些无奈地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周泽楷,这么热的天,亏他还能津津有味地吃着刚起锅的木瓜酥。

现在,这个来自s市的小年轻已经卸下帽子,把过长的尾发扎了一个啾,在发夹的帮助下露出的饱满的额头,而隐藏他那张漂亮而又出名的脸的任务则全部落在了那副大到夸张的黑框眼镜上,也辛亏现在是星期一,人少,所以周泽楷可以大大方方的坐在这里,开心的吃着他喜欢的油炸甜品。

不过,看他这个架势,大概是忘记了自己面前那份咖喱鸡。

叶修追加了份凉茶,把那份咖喱鸡盖浇饭里的白米拨了小半到自己碗里,然后毫不留情地没收了木瓜酥。

“看我干什么,吃饭,份量我帮你扣了,不会撑的”对于对面那双眼睛露出的委屈,叶修毫不动摇,只是把追点的凉茶推过去,“配这个,慢慢来,反正我们不急。”

然后,理所当然的,周泽楷乖乖的接过饭小口吃起来。

和以前一样。

叶修吃饭速度很快,虽然帮周泽楷承担了一部分但还是提早完成,他喝了口可乐,然后给自己点了根烟。

周泽楷坐在他对面,这么近,即使隔着眼镜也能清楚的看见那浅灰色的眼镜和鸦翅般浓密的睫毛,叶修吸了口烟,一瞬间有些恍惚。

上一次像这样面对面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了?是在深夜的酒店里一起剥着麻小?还是在西湖的长椅上分吃一个地瓜?叶修想到了在第八赛季开头嘉世和轮回比赛结束的那个晚上,他们两个坐在烧烤摊前,嘉世队长和轮回队长的私会,竟然有几分在干坏事的意味。

不过现在只剩下轮回队长了······

叶修有些粗暴的抽了几口,吐出的白烟模糊了视线,无端让他想些有的没的。

周泽楷依旧安安静静的低头,小口的解决叶修点给他的咖喱鸡和凉茶。

烟飘到他脸上的时候也只是轻轻地皱起眉头,但体贴的什么都也没说,

他没有变,还是和以前一样。

似乎是发觉自己被盯着看,周泽楷抬起头,然后兜了满满一勺咖喱鸡丁,他献宝般的把勺子伸到叶修面前,微微张开嘴巴,做出啊的口型。

叶修无意识的扬起嘴角,恭敬不如从命。

咖喱味的鸡丁被料理的很好,肉被烧的很酥烂,柔柔软软的一直到心底,好吃!

“口福不错嘛”

叶修掐了烟,脸上是收不住的笑容。

真好,起码,他没变。


04,05走p站

p站如果打不开的话走这里

06

叶修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蔚蓝的天空已经被染成晚霞的红,整个h市乐园都被笼罩在一片温暖的暮色中,就像加了层模糊的滤镜,恍惚中有着几分没有实感的绚烂。

周泽楷大概腿还是软的,走路的姿态有些不稳,他的脸还是有些湿漉,泛着粉嫩的皮肤带着几分靡丽,藏在刘海和眼镜下的灰色眼睛里依旧弥漫着水雾,这双眼睛带着几分委屈的看着他,好像在控诉持续到刚才的暴行。

看上去,又可怜,又可爱。

叶修好心情的笑了出来,伸手摸了把能脑袋,也算是给个安慰。

说起来,沐橙好像说过,和人来游乐园有什么必须去的地方。

叶修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那地方并不远。

说起来,现在这个时间也挺合适的。

“来,小周,陪哥去个地方”叶修牵起周泽楷的右手,扣住十指,拉着他向前走去,大概是为了照顾周泽楷现在的状态,叶修走的并不快。

周泽楷乖顺的说了声“好”,轻轻的回握,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在h市乐园里玩了一整个白天,而且基本上都是周泽楷想玩,现在,也该轮到叶修来主导。

是要去烂苹果乐园了吗?

如果能再晚一点去就好了。

周泽楷无端的觉得有些遗憾,但并没有说什么,他本就不擅长拒绝,特别是面对叶修的时候,能拖到现在已经是拼尽全力了。

可还是······好可惜呀。

“到了。”周泽楷听到叶修的声音说,比他想的要来的快得多。

这里是?

“小周乖哈,在这儿等下我,哥去买票”叶修潇洒的说,但当他想同样潇洒的松开手的时候却发现被周泽楷紧紧握住了。

黄昏的落日似乎并不满足只染红了天空的云彩,洒落的阳光把亲吻落在周泽楷那张精致的脸上,然后周泽楷的脸也被染红了。

起码在叶修眼里是这样的,红着脸的周泽楷一边紧紧握着他的手,一边用空闲的另一只手艰难地想从背包里拿出钱包——这让叶修不禁叹了口气。

“我说枪王大大”叶修制止了周泽楷另一只手上的动作,一脸严肃,“哥必须对你进行严厉批评,这一天干什么都抢着付钱,也让前辈有一次体现男友力的机会呗?”

但是,当他的目光扫到周泽楷合同十指相扣的手的时候,却情不自禁的上扬起嘴角,露出笑容,就连语气也和缓了几分,“那么,一起去吧”

然后他看见,周泽楷也笑了。

“恩,我们一起。”他的小恋人说,声音不大,语气坚定。

07

“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以分手告终,但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与恋人亲吻就会永远一直走下去。”

苏沐橙曾经在第四赛季的情人节前几天时候把自己的qq签名改成这么一句话,一时间引得的游戏宅男们各种心猿意马,各种千奇百怪的猜测都有,作为最有可能成为与联盟女神拥吻在摩天轮顶端的那个他,叶修还莫名其妙的被疯狂的小窗私戳和pk约战,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状况还是直到情人节当天,作为“罪魁祸首”的女神本人po出一张和同样性别女的楚云秀在摩天轮里的自拍才算了结的。

虽然只是一件发生在那个风起云涌的第四赛季的小插曲,但却成功的让叶修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打荣耀”的人记住了这么句有点小中二的,关于摩天轮的,浪漫传说。

其实没有这个传说我也想亲他。

叶修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周泽楷趴在窗前,认真的看着窗外,玻璃映出他的脸,从眉眼到嘴唇的线条都精致的不可思议,他的睫毛很长,鸦羽般浓密,蝶翅般轻柔,向下看去的时候给那藏在其中的灰色眼眸增添了几分朦胧。窗外的天空是燃烧的红,就连洒下来的光也是暖色的,把脸凑向窗户的周泽楷也不意外被染上了温度,从他湿润的眼到同样红色的唇。

他的嘴唇很薄,但是很软,颜色也好看。

特别在接吻的时候。

摩天轮车厢里的空间很小,所以叶修轻而易举地捧起了周泽楷的脸,用嘴堵上了他似乎要发出惊呼的唇。

果然,很软。

叶修用舌尖轻轻地描着他的唇线,在遇见被周泽楷自己咬伤的部位的时候还特别慢下了动作。

很痛吧?这个傻孩子。

进入口腔的过程很顺利,微张的双唇只是象征性地做了轻微的抵抗,就在叶修的进攻之下缴械投降,但是,和下午不同,叶修的进入的很缓慢,在不紧不慢地舔咬过嘴唇之后才是对于口腔内部小舌的追逐,他的动作温柔而又细致,就像在品味一坛醇馥幽郁的琼酿。

叶修不会喝酒,也很少触碰这种会麻痹大脑的液体,但是他觉得此时的自己已经醉了,名为周泽楷的美酒之中。

其实,就这样醉一辈子也不错。

叶修看着周泽楷闭上眼睛,乖巧地接受了这个吻,他的鼻息因为害羞有些急促,打在脸上的时候痒痒的,就像一只猫在轻轻地蹭着脸。

我想醉一辈子。

他扣着周泽楷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同时,周泽楷抱住了他的肩膀,在眼睛看不见的地方用舌头悄悄的回应。

摩天轮什么时候抵达高点?

这个重要吗?

反正,当他们分开的时候,已经快要重新回到地面上了。

反正传说的“成就”打成了。

叶修好心情地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周泽楷喘着气想要平息脸上的温度,他的放下来的刘海有些遮住眼睛,看着有点乱。

叶修伸手揉了把那个乖巧的脑袋,用手帮他把一边的刘海撸到耳后,然后,再用那顶米色的鸭舌帽压住了发型。

“晚餐想吃什么呀?”叶修说,表情微笑。

08

周泽楷偷偷地看了手机上的时间,努力装出一副只是想看黄少天在群里又因为什么事长篇大论的模样,似乎是为了增加这一行为的可行度,他飞快地打下“呵呵”两个字,也不管被呵呵到的对象是怎么一气之下开始疯狂刷屏,退出qq,深藏功与名。

还有43分钟,来得及。

他们在休博路上的一家面馆解决晚餐,今天虽然是工作日,但是天黑下来之后,这个不算市区的地方却开始热闹起来,周泽楷原本做好攻略的餐厅都人满为患,只好委委屈屈地低头被叶修领进一家其貌不扬的小面馆里。

好在这家的片儿川味道挺正的。

周泽楷低头小口吃着面条,坐在他对面的叶修早就吸溜吸溜地解决了一碗,正抽着烟等他吃完。

周泽楷也知道自己从小到大养成的饮食习惯是拖慢进度的罪魁祸首,非常努力的想要加快速度。

从这里到烂苹果乐园要走上15分钟,得赶上。

但是越想快,似乎越容易出问题。

周泽楷接过叶修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大口,总算把卡在喉咙里的东西给咽下去了。

“吃慢点啊小周,这儿没人和你抢。”给他递水的叶修表情相当无奈。

周泽楷眨眨眼睛,决定把这碗面吃完。

为了消食,去烂苹果乐园的路两个人选择了步行,明明是工作日,但是休博路上车却多的出奇,当然,行人也多,周泽楷有些忐忑地握紧了叶修的手,在心里自我安慰着他的变装应该还是过得去。

他已经把自己脑后过长的头发用发绳扎起来,还在刘海上加了一对相当少女情怀的兔子发夹,再配合脸上那副在小姑娘中流行过的大型黑框眼镜和走可爱风的宽松衣物,这黑灯瞎火,他这样和叶修手牵着手,应该不会很奇怪吧?

不过,人比想象的还要多。

真好。

一向不喜欢人多的周泽楷拉着叶修,往随着人群向前走去。

“怎么这么期待呀?”他听见被自己拉着的男人含着笑意问到,他大概是真的有点好奇吧?

果然不记得啊······

周泽楷深吸了口气,将心里升起的情绪压下去,回头,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秘密”,他笑着回答。

然后,他们到了。

h市宋城烂苹果乐园是国内相当有名的大型全室内高科技亲子乐园,融汇了近百项高科技互动体验项目,当然也包括最近最夯的全息投影,所以虽然仅在周末开放,但依旧有着很高的人气。

但其实,对于周泽楷而言,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

其实叶修也是吧?不然为什么他会不知道,烂苹果乐园之后在周末开放的事情。

今天可是周一啊。

然而,他们的目的的却是灯火通明,人流涌动。

“这里···”周泽楷看见叶修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茫然与一瞬间的恍惚,然后原本十指相扣的手被松开了,还来不及因为手上的寂寞感到失落,脸颊上就传来了拉扯导致的疼痛。

“哥还真是被你摆了一道啊”捏住他的男人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但他嘴角上扬的幅度却说明他的心情其实并不糟糕。

09

再一次看见一叶之秋和叶秋的名字摆在一起,叶修陷入了一瞬间的恍惚之中。

但是也只是一瞬间。

虽然,他没有来过这个在h市本地相当有名气的烂苹果乐园,但是,这种目标人群是家庭亲子游的游乐场所不会没事在门口放着一叶之秋的立牌吧?而且那个横幅上写的是······

说起来今天几号来着的?

这可真是。

叶修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他伸手捏住自己小男朋友那种漂亮的脸,努力想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凶狠一点“哥还真是被你摆了一道”,但是在对上那双湿漉漉的灰色眼睛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放柔了声音。

“口罩带了吗?在这里被认出来可不是开玩笑的。”叶修放过了手中触感极佳的脸,抬手努力想把周泽楷头上的帽子拉低一些。

怎么呆住了,不过急急忙忙找口罩的样子挺可爱的,原谅他吧。

“小周”叶修重新牵起了周泽楷的手,“陪我进去转转呗?”

如果说,门口等身大的一叶之秋立牌只是一个开始的话,那么,在进入馆内的过程中,叶修看到了一叶之秋以千奇百怪的形势出现在他眼前。

烂苹果乐园大部分设施在今天实际上并不开放,但是,这不妨碍,在开放的地方被装饰成了一叶之秋的主题。

当然,这样的说法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君莫笑那身花花绿绿的装扮在不少地方也能看见,当然,更多的依旧是一叶之秋。

虽然,一叶之秋已经不再属于叶修,

他们走进大厅的时候灯突然熄灭了,然后一场场本该发生在过去的战斗被全息投影带到了这个夜晚。

一叶之秋挥舞着黑色的却邪,一个又一个的将面前的对手挑落,他的对手最初是焚香扫地,然后是大漠孤烟,接下来是绚烂到瞎眼的繁花血景——这是来自联盟初期的影像,但全息影像却把那个属于斗神一叶之秋,以及它的操作者的王朝盛世偷到了这个夜晚,明明并不是什么华丽的打法,却强大到无可争议。

叶修感觉他握着手的主人似乎愣住了,然后他听见了一声对不起,接着影像光,叶修看到了周泽楷眼中的惊讶和自责。

在想什么呢?不会是类似伤口上撒盐这类有的没的吧?

真是容易瞎操心。

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全息投影上的时候,叶修将自己的小男朋友抱进怀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叶修已经明白了大概,自己的小男朋友不知道在哪里听说了自己的粉丝要自发的给偶像过生日,所以就异想天开的把正主也领了过来。

只不过没想到,对于从粉丝角度来回忆的峥嵘岁月,一叶之秋成了主角。

“嘿,哥没那么脆弱呢”安抚性质地拍了拍怀里的人,叶修的目光也情不自禁地被全息影像给吸引去了,“不过,谢谢。”

对于荣耀的追求,奋斗,以及寄托在其中的理想,对于叶修而言从来都是相当私人的,说实话,他从来没想到这份最求会吸引到这么一大票的粉丝,就像他从来没有想过当初那个连规则都不完善的联盟会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

全息影像上的一叶之秋渐渐散去,重新出来的是一个女性的战斗法师,她倚着一把红枪,冷着脸看着冲上来的剑客。

 豪龙破军,怒龙穿心,接着是伏龙翔天,那本已让过的龙头,就在此时突然一歪,像是扭了一下脖子一般触到了剑客的身上,龙头顺势将其叼入口中。

伴随着女战斗法师这个强势的操作,现场又一次引来了高潮。

——这是今年全明星的影像,本该已经退役的大神在这个舞台上展示了自己无与伦比的高超技巧。

就像宣告一样。

然后,全息影像又发生了变化,取代女战斗法师和剑客出现大厅里的,一位是蓝雨的核心王牌,有着剑圣之称的夜雨声烦,而另一个一身装备搭配的乱七八糟的角色则是第十区的风云人物——君莫笑。

虽然君莫笑是不是叶秋并没有得到完全肯定的答案,但是安排这段全息的人显然是愿意相信的。

叶修把周泽楷拉到角落,全息影像马上就要结束了,灯光重新亮起来之后周泽楷暴露的可能性也会大大的提高。

不过。

“怎么哭了?”叶修伸手将蓄在那双眼睛角落的泪水刮掉,声音温和。

虽然叶修坚持他对于荣耀的追求是只属于自己的,但是在生日的时候能被惦记,重视着,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当然,今后叶修也会依旧按照他所坚持的路走下去。

而周泽楷,叶修有些无奈地看着他努力想要止住眼泪的模样,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要叶修被其他人喜欢周泽楷就会比叶修本人还开心,情敌多了还那么开心,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用了好一会儿,周泽楷终于止住了眼泪,但是眼眶还是红红。

他深吸了好几口气,努力让声音不要带上哭腔。

“生日快乐”他说,想了半分钟还是补上一句“等你······”

“恩,乖,等我回来。”叶修说,表情微笑。

end


评论(8)
热度(115)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