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黑篮同人/赤司中心】赤司的胜利05春日

小时候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起码在回忆里面是这样的。

    当长大了,回过头看过去的影子,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在每一天里重复着现在看起来无聊的事,带着愚蠢而又无知的笑。

    那,真的是自己么?

    也许会这样问也说不定哦。

     对于长大的赤司征十郎或者是长大的绿间真太郎而言,对于那个春天的记忆大概就是如蝴蝶般摇曳在风中的樱花雨.


诚如上文所说的,小时候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就像小二的赤司征十郎和绿间真太郎欠下那个苍青色眼睛的女孩儿人情的时候正是落叶纷飞的秋季,可是一转眼,已经是春假的最后一天.唱着” ほたるの光、窓(まど)の雪,书(ふみ)よむ月日、重ねつつ。①”,送别离去的前辈们就像发生在昨日般清晰可见,可是当那个苍青色眼眸的女孩在电话里把他们叫出来的时候,的确春假已经到了尾声.


这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公园,像很多东京都内的城市公园一样,这里自然有着灿烂开放的樱花树.


说起来,现在正是这个城市樱的花季即将结束的时节②,也是一年之内最绚烂的时候,盛大的树冠被染成了绮丽的桃色,乍一看就像朝霞停在了树梢。清风拂过,飞扬的花瓣如同细语,亦或是,那不过是因为枝干上面停留了成千上万只粉色的蝴蝶,受到风的邀请,翩然起舞。


“今年的樱花也很漂亮呢。”说着像是大人一样的话的赤司征十郎在周围人都是随意的春装的情况下依旧是穿的一丝不苟,或者用格格不入来形容怕是更加贴切。无论是缎面的黑色西服外套,米色的背心与白色的衬衫,还是整整齐齐的领带与锃亮的皮鞋,在这个依旧是假期的时候与其说像穿着校服还不如说像是准备去当什么婚宴花童。


虽然就花童的标准,已经小三的赤司征十郎明显不合格就是了。③


“是啊,征十郎少爷。”回答他的是现在他身边唯一的大人——看上去就像是工作时候偷跑的女仆咖啡屋店员的藤原,笑容朝气地望着四月初的天空,

“作为赏花的日子实在是再好不过呢,少爷。”


她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今天的确是一个非常棒的天气,用来欣赏盛开的樱花的确再好不过了。


只是,现在的地点是东京都内某个名不经传的小公园······


其实,如果要赏樱的话赤司征十郎是有更好的选择的,比如正在举办“樱花祭“的上野公园,比如赤司家同在台东区的和式别墅···


“所以说,天野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她约别人出来的说。“绿间真太郎很不满,真的非常不满,这种不满是从今天早上的“晨间占卜”宣称巨蟹座的运势排位较差和发现幸运物居然是“讨厌的人”开始,到被一个并不算熟的同学叫到一个离家不近的陌生地方并且似乎被放了鸽子为止积累起来的。如果让他知道因为和这两个赤司家的人站的很近而被路过的人当成出外景的小小coser的话一定会大爆发。


“等不牢了么?”


“才没有的说。只是觉得明明是她把别人叫出来的,难道不应该早就到了的说?‘’


“嘛~嘛,耐心等待女士的小绅士可是……”


“藤原”在这个思维“奇异”的女仆把话题导向奇怪的地方之前,赤司征十郎叫住了她。


一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写好的便条,成功打发了这个女人。


“四处走走吧,天野似乎还要等一下……”


“小心!!!”


打断赤司征十郎没有说完的话的,是绿间真太郎突然放大的脸。


他被狠狠地推开,因为重心不稳而跌坐在地上,还来不及摆出吃痛的表情,红色的眼睛里就映出了橘黄色的“不明物体”是如何快速以及“亲切”地“问候”了同伴绿色的头。


“绿间?”带着疑惑的声音,赤司征十郎都快忘记自己首先要做的是站起来。


“嘭”橘黄色的物体有力地砸在地面上 ,蹦哒了几下终于收起了性子,乖乖地滚到了他的手边。


“还……好么?”


显然,这个答案是否定的。绿间真太郎脑子里嗡嗡地叫,视野旋转着就像随时都可以倒下。


事实上,在他倒下之前,赤司征十郎已经扶住他了。


“这边”


“我……”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绿色的眼睛却逐渐失去焦距,无力垂下的手


,现在的绿间可以说是整个人都压在了那个比他矮了将近一个头身体上面,好在公园的长椅就在不远处。


“抱歉,可以让一下么?”似乎是在走到长椅的跟前赤司征十郎才发现这里有人一样,略带歉意地对着眼前这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年龄与之相仿的小孩子说道,但是目光却是盯着不远处的一个黑衣男人。


“请便。”大概是把刚刚的那一幕收进眼底,手上拿着儿童绘本的水蓝色孩子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了似乎已经失去意识的绿间真太郎,和头发同样色彩的眼睛带着关心。


“他···”拿着书的男孩子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去被一个元气许多的声音所打断。


“啊,那个是我们的篮球”


是个男孩子。


或者说是一群男孩子。


他们一个个大汗淋漓地就像刚刚经历过什么剧烈运动一样。


大概是因为窜出来的时候经过了矮小是灌木丛,他们一个个身上带着绿绿的叶子,看起来就像是一群精力充沛的松鼠。


在看到那个袭击绿间的“凶手”的时候,看起来就像孩子王的男孩子眼睛就像发光。


他几乎是向着那个橘黄色的球形物体冲过去的。


但是,很可惜,先他一步,赤司征十郎捡起了球。


“不觉得需要道歉么?”抱起球的红发男孩说如是。

————————————


篮球飞出去了。


篮球就在他的头顶飞出去了。


篮球就这样直接在他的头顶飞出去了。


“喂紫原,你就不能控制一下力度。”


鼻子上面贴着ok绷的男孩子一脸埋怨地看着这个场上最高的存在,却发现后者对于自己的态度完全敷衍。


算了,和这家伙怎么说都没有用。


凭着从儿童篮球队开始的认知,男孩子和他的同伴们放弃了对于那个因为球不在场而吃起零食的大个子的说教。


反正,无论说什么,这家伙也听不进去。


把这个麻烦的家伙一个人抛在场地上,男孩子领着同伴们一起向着球飞过的轨道寻去。


但愿这次不要飞太远。


“啊,那个是我们的篮球”


大概是神明听到了男孩子的心声,仅仅是穿越了碍事的灌木丛男孩子和他的同伴们就发现了飞走的篮球。


必须快点拿回去,不然紫原那家伙要把大家的补给都要吃光了。


可是显然,有人比他更快。


“不觉得需要道歉么?”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了一个红发小矮子,即使在春假里也好好地穿着制服,一张猫咪一样的脸上是生气的表情。


这小子,怎么回事?


“请向我的朋友道歉。“抱着球的红头发再说了一遍,猫眼睛因为生气瞪的很大可却像大人一样用了麻烦的说话方式,好像叫敬语什么来着的···


“别乱拿别人东西。”在男孩子开口之前,他的同伴抢先了,他们几个打篮球的虽然比不上紫原那家伙,但是在小学里都是一等一的大个子。看着这个抱着篮球不还的小矮子当然是轻轻松松地俯视着。


说实话这家伙的脸从高处看更像猫了,特别是眼睛,真的不是猫咪变身的?


但是就算是猫妖也不许抢他们的篮球。


“快点把球还过来啊,我们在这里打球为什么要像你道歉啊。”


“快点快点”


“喂“


在红头发的开口之前就动手去抢,可惜这家伙动作也和猫儿一样灵敏,一下子就退到了长椅后面。


这时候,男孩子才发现长椅上面倒着一个绿头发的,看起来像是睡着了还是什么的。


对了,刚刚这个红头发的猫脸说什么来着的?


是向他朋友道歉来着的···


难道说···


“那个···“男孩子觉得自己现在的脸一定烫的可以煎个鸡蛋,现在的他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气势,连带着他的同伴们也跟着脸红。


篮球飞出去出现这样的情况气势不少见的······真的。


“我们···诶?”道歉的话刚刚涌到喉咙里,男孩子和他的同伴们发现自己被阴影笼罩了。


这是几个非常高壮的男人·,个个穿着黑子西装打着领带,然后就是一模一样的黑色的墨镜戴在凶神恶煞的脸面上面。说实话,这样的场景无论是男孩子还是他的同伴们都只在电视或者电影上面见到,这样的角色就只有···


“快逃啊!!!!!!”在这个男孩子一声大叫之下,这些小鬼头们倒是逃得飞快,就像屁股后面有狼追着一样。


实际上,那可比狼还要可怕,电视上面是这么说的。

————————————————

绿间醒来的时候,头依旧有点痛。


“我···”


“要喝水么?还是小豆汤?”即使在名不经传的小公园,即使身穿像学校制服一样的西装,小口吃着羊羹的赤司征十郎却怎么看都像是在开赏樱会。


“小豆汤的说,当然并不是因为想喝。”


“是是”这样说的赤司征十郎身边停着一个橘黄色的球状物,看起来非常眼熟,就像是·····


他的头还是有点痛···


“就是这个篮球砸昏绿间君的。”不知何时到来的苍青色眼睛女孩说如是,她怀抱着两个毛球,站在盛开的樱花树下。春风拂过,就像下了场细雨般身上头上都落满了樱花瓣,而她怀抱里面的毛球撒娇般蹭了蹭女孩子肩膀上面的花瓣,讨好般地喵喵叫着。


很可爱的画面,但是绿间几乎僵住了。


“真是太好了呢,绿间君似乎并没出什么事。”似乎感受到绿间真太郎直直的目光,苍色眼睛的女孩子冲着他点多头,怀里的两只毛球转了过来,附和似得叫了两声。


太好了?不,一点都不好···


绿间真太郎猛然擦觉到所谓的人情应该就和女孩子怀里的那种生物脱不了关系,而他,却希望自己能向刚刚那样昏过去···


不对,才不是因为害怕。


只不过是超级讨厌的说。


不过,说实话,晨间占卜真的好厉害,果然巨蟹座今天的运势很糟糕,即使,有“幸运物”。


几乎是下意识的,绿间真太郎不想去考虑是不是弄错幸运物这个选项。

 


tbc

  1. 出自<萤(ほたる)の光>作词者为稻垣千颖, 原曲来自苏格兰民歌“Auld Lang Syne.经常使用在日本学校的毕业典礼上

  2. 关于时间。因为日本春假的设定三月下旬开始到四月五号或者六号结束,时间不到两周。而东京樱花开花日期大概也是三月下旬,时间每年都不一样。这里借用2012年上野公园樱花三月二十九日左右开放,并于四月六日左右盛开(花期一周)的设定。所以时间应该是四月五号或者六号,总之明天就要开学。

  3. 花童虽然一般都是小loli但是也有正太的市场,年龄一般都是在4-6岁。不过对于正太的要求是“男孩子一定要胖一点。”(不成文规则),具体一点就是脸圆圆的、胖胖的,长得可爱的,有点虎头虎脑的感觉,总之赤司司除了外表可爱以外没有一处合格就对了···

 

 

小剧场

赤司:啊?

天野:怎么了?

赤司:忘记了···

天野:···

赤司:其实绿间躺的位置是别人让出来的,忘记和他道谢了。

天野:这样么···

 

 


评论
热度(7)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