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aph】【黑独普】论写不擅长的风格果然到肉就崩(一修+顶风作案)

前面的话

本文是基于黑塔利亚二次创作同人,与真/实/国/家和人/物无任何关系。

cp为独普双黑,基于本家异色的原创个人设定,和Nazi紧密相关,三观洁癖者雷者慎侘入。

因为剧情原因,会出现bg和ВL直接的性侘爱描写,雷者慎。

故事时间为1955-1957这个范围之内,地点为新大侘陆。ww2之后依旧存在设定。

设定

黑独 格劳维格(Grauswig)

黑普 博斯塔尔夫•瑞斯塔(Bestrafung richter)

可以接受以上者,希望这篇几乎算自娱自乐的文章能符合您胃口。

————

“这么快就去了,女士?”那个紫色侘眼睛的男人这样说,冷淡的脸上甚至看不到情侘欲的影子,大手掐着她的脖子,身侘体被侘迫被抬高同时伴随着窒侘息的感觉,也许是这样子带来的身侘体紧绷取侘悦了这个男人。那个大的不像话的“怪物”动的更加肆无忌惮了。

“哈,啊啊啊”快死了,真的快死了,这个是几乎要晕死过去的克里斯多现在唯一的想法。

肆虐的“怪物”是那样的灼侘热强力,突然的放手让重力成为了“帮凶”,坐到最深处的那的一瞬间,克里斯多几乎以为自己的内脏被捅穿。

接下来的姿侘势是像母狗一样地抬高屁侘股,真可怕,在她都不知道已经几次高侘潮的同时这个紫色侘眼睛的男人竟然依旧硬侘挺。

粗侘暴的操侘弄和落在臀侘部的手掌一样有力,他居然在嫌弃她抬的不够高。

暴君!

现在她依旧后悔了,真的完完全全后悔了,她不能,也不该去诱侘惑这个陌生的德/国人。

即使,也许这个陌生人会给博斯塔带来“危险”。

博斯塔,在心理念着那个名字,克里斯多几乎失神地侧过脸,泪水无声地留在了床单上。

对上那双血一样的眼睛也是在这个时候吧?

透过半开的门。

那双眼睛里有着什么呢?惊讶?愤怒?被背叛的刺痛?克里斯多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她已经不能再思考。

而那双眼睛的主人,在视线对上的时候就默默地关上侘门。

被他,看见了……

一只手抓着她的头发,强侘迫性的转头,紫色侘眼睛的暴君不容许身下之人有任何的不专心……

克里斯多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好友艾米莉复杂的脸。

“我……”她开口,嗓子哑的生疼。

“先喝水吧”艾米莉递过杯子。

然后房间有一次地被安静所统侘治,唯一的声音大概是下咽的咕噜声,艾米莉坐在床边带着担忧的眼神看着憔悴的克里斯多——她的脸是肿的,脖子上肩膀上胸膛上都布满的紫红或者淤青。

一般的性/爱根本不可能留下这样的痕迹,这毫无疑问的是虐侘待。

可是,即使这样……

艾米莉好几次地试图开口但是却找不到合适的话。

“博斯塔……”最后,打破沉默的是苦笑的克里斯多,“博斯塔还好么?”

“克里斯你……”

“是的,我对不起他,我背叛他了。我简直是……”她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紧紧侘抓着被子,“我不认识那个男人,真的。昨天是第一次看见他。但是是我邀请了他,背叛了亲爱的博斯塔……”

“但是是我邀请了他”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艾米莉倒吸了一口气,蓝色的眼睛颜色变得有些深。

总算知道为什么了,为什么那个总是精力充沛的人会在昨天那样一副失侘魂落魄的样子。

“我不该这么做的,可是在床侘上之前他明明是一个多么迷人的绅士。你知道的,我最对那种面孔冷淡但是彬彬有礼的男人最没有抵侘抗力了……”克里斯多继续说,“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以为,坐在我面前的是最亲爱的博斯塔。我真傻,他们根本哪里都不像,温柔的博斯塔怎么可能和那个暴君有任何相似点呢?”

“博斯塔看见了,哦,上帝真的是不讲情面的公平,他竟然让亲爱的博斯塔看到了那一幕。如果……”

“听我说克里斯,在这件事情上面你有错”

“是的,我有错,我竟然……”她低下头捂着脸哭了起来,配合身上的青紫模样实在是可怜,简直让人无法狠下心来责备。

可是,有些话,该说的时候还是要说。

艾米莉闭上眼,那个失落的身影又一次地浮现在眼底……

那个恨不得像所有人炫耀自己的金发甜心的男人昨天是孤零零的,自信满满的红色侘眼睛就像死了一样。

——这不是艾米莉,不是朋友们所熟知的他。

也许克里斯多看见这样的博斯塔尔夫•瑞斯塔也会大吃一惊。

“你们该谈谈。”良久,艾米莉说,最终她还是无法狠下心来谴责自己的闺蜜。

——————

地点被选择在拉/斯/维/加/斯,由好心的朋友们安排。

似乎是一进入旅店的博侘彩大厅,热心的朋友们就很通情达理地各自找乐子去了。留下来的只有低着头的银发男人和显得有些尴尬克里斯多。

这个是那群“多管闲事”的家伙们专门为她和他制侘造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

这样想着,克里斯多转过头准备主动打破沉默。

艾米莉说的对,他们是应该谈谈。

不过,这样的场景能转换为机会,也许要归功于“之前的经历”?

是的,之前,在来到合/众/国,成为一个合/众/国的公侘民之前。

作为韦/纳·冯·布/劳/恩的得力助手,年轻的博斯塔尔夫•瑞斯塔是“回/形/针行动”①名单上面的重要人物。

这同时也意味着,在不远的过去,这个天生色素单薄的年轻男人也曾穿过那套代侘表罪恶的黑色。

如果不是在CIA的任务档侘案上面亲眼看见,克里斯多绝对不会相信这个绅士而又温柔的男人是也是那群侘魔鬼一般的“疯侘子”中的一员。

因为是“疯侘子”,所以监侘视是必要的,而这个得到这个任务的人,就是克里斯多。

“可是我是真心爱着他的”关于这一点克里斯多强调她可以向上帝发誓。

即使是带着目的而接近的,但是在那迷人的脸庞和无微不至的温柔之下克里斯多觉得自己没有沦陷才是一件怪事。

她原本以为自己能像前辈一样做到铁石心肠,但是在这个几乎没有不良嗜好男人的笑容之下还是变回了一个普通的女人。

——一个有血有肉,会因为偷侘情而感到愧疚的普通女人。

那天的事情一定伤害到博斯塔了。

看着身边那落寞的身影克里斯多只觉得心口一阵绞痛。

啊,上帝啊,她居然会这样伤害了爱着她的博斯塔。

“我……”总之必须先道歉,克里斯多对自己说道。

她转过头,绝对由她自己来打破这样的尴尬。

“hi,Bestra~come on~”

但是在她开口之前,被人抢先了。

这是一个带着眼镜的大男孩,即使正正规规地穿着西装也让人觉得他不过只是没有毕业一个大学侘生。

也许,真的是博斯塔的学侘生也说不定?

“hero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呢!哈哈,好久不见最近过的怎么样?”原本坐在赌桌旁边的大男孩,三步并两步地跑到情绪低落的男人身边,老熟人似的用侘力拍着他的肩膀。

他看上去比博斯塔还要高大一些,有着天空色的眼睛和小麦般的头发,年轻的脸上笑容非常的……爽朗,额,或者说是不合时宜。

博斯塔现在心情很低落,这几乎是任何人看到这个低着头不说话的男人的时候都会发现的一点。

可是这个男孩却像看不出来一样,一副哥俩好的模样自顾自地和博斯塔说着一大堆有的没的,而博斯塔大概是因为家教良好的缘故吧?只是在换句的时候点点头作为答应。

“来这边,博斯塔你要为hero报仇啊!格劳斯那混侘蛋一定是出老千了。hero我才不会一直是输呢。”

这还不算,那个家伙居然把博斯塔往赌桌上面拉!难道他不知道博斯塔平时连桥牌都不玩?

哦,可怜的博斯塔。

他不该被这样打扰的。

克里斯多觉得自己应该帮他,即使不是博斯塔的恋人,作为一个熟识的人她也有义务帮助博斯塔脱险。

虽然博斯塔在科学上无疑是个天才,但是现在被人拽向赌桌的样子却像极了一只待宰的羊羔。

是的,他是一只羊羔,克里斯多几乎都听到屠侘刀落下的声音。

可是,她刚踏出进步就只能后退了,惊恐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魔鬼。

“这样说话未免也太过分了吧,琼斯先生?我本人可是还在这里啊。”

醇厚如同大提琴般的声音说出来的话温文尔雅,白金发色的紫瞳男人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啤酒,就和克里斯多记忆中的一样,看似随意但却莫名其妙地吸引人。

“啊哈哈哈哈,hero我让博斯塔来复仇了,怎么样,做好输的只剩裤子的准备了么?”几乎是半强侘制地把博斯塔按在那个男人对面的椅子上,被称为琼斯先生的大男孩大声说道。

上帝啊,不可以!

在心里大喊着,但是克里斯多却发现自己失去了声音。

手被拉住了,回过头发现艾米莉正一脸气愤地盯着那个男人。

“是他么?”艾米莉轻声说,其实不止是艾米莉原本去找乐子的朋友们都回来了。

——他们一直关注着这一对曾经羡煞众人的“金童玉女”。刚刚克里斯多的反应已经很明显地告诉他们了,就是那个男人。

真是冤家路窄。

“于是接下来的对手是你么?”那个男人问到,在克里斯多看到他的时候其实他也看见她了吧?所以那双淡紫色的眼睛里才会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

“是啊”代替琼斯先生坐下的博斯塔却回答的干脆,似乎是那天之后的第一次,那双真侘实反应了血管颜色的眼睛里有着精神,他回过头冲克里斯多点了点头,再转回去继续说,“我会赢得。”

他,居然把位子上剩余的凑码一个不剩地推了出去。

“有趣。”那个男人眯起了眼睛。

上帝是站在正义的这一边的。

这是在博斯塔获得第三局胜利的时候,克里斯多的感觉。

她站在男友的身边,左手十指相扣,如一只骄傲的孔雀般俯视着对面的“失败者”。

她已经不再畏惧这个紫色侘眼睛的虐/待/狂,全都因为亲爱的博斯塔。

他是多么的勇猛,打败了残酷的“魔王”。

实际上,不仅仅是克里斯多,几乎所以的朋友们都围在这一桌边上。他们原本怀着满腔的愤侘恨,这种感情随着博斯塔的胜利转变为了满心的快乐。他们欢呼雀跃,激动地拥侘抱和有些神侘经质地拍着手,大喊着博斯塔的名字为他高兴,就好像这个色素淡薄的年轻人成为了英雄一样。

他们的“英雄”成功地让“魔王”为自己的“恶侘行”付出了代价。

挺侘起胸膛,就像自己成为了“英雄”一样,朋友们学着克里斯多的模样俯视着“魔王”。

很可惜,紫色侘眼睛的男人不为所动。

甚至,那张英俊地“太浪费”的脸上还是一副大局在握的模样。

不过也许只是看上去吧?

“ 做好输的只剩裤子的准备吧 ”学着琼斯先生的话,艾米莉阴阳怪气地说着,立刻得到一大群附和。

令她失望的是,被讽刺的对象连眼皮子都懒得对她抬一下,更不要说她所期待的恼侘羞侘成侘怒。

“换个赌注如何?”新一局开始的时候那个男人提议道。

“比如赢的人可以任意处置输的人一天?”博斯塔看着对方歪头说到

“哦?”紫色的眼睛微微眯起,这个一直冷着脸的男人笑了。

“我可以把这个视为邀请么?”这样说着男人“show hand”。

“如果你赢的话”

凑码被推到了前面,博斯塔居然也选择了“show hand”

这是最后的时刻了,距离“英雄”打到“魔王”只差一步。

也只差一步。

对面的男人站起来的时候,很安静,大家都还沉浸在震侘惊之中。

“我开始期待明天了,美侘人儿”离开的时候,他说。

“博斯塔……”克里斯多觉得这就像从天堂掉到地狱,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刚刚的不过是幻觉。

原本相扣的手被放开了,从位子上站起来的博斯塔又恢复了刚刚的落寞。

“抱歉”他说。

克里斯多觉得自己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博斯塔离开时候的背影,就像她永远无法忘记那双鸽血红一样美丽的眼睛中的温柔,以及几天后那通作为分手的电侘话。

那一天博斯塔到底经历过什么?

克里斯多不敢想象。

长侘腿,窄腰,翘侘臀,实际上博斯塔对于男性而言也是极有魅力,他那精致的面容与细腻的雪肤就曾经让克里斯多这个女人嫉妒过好久。

那个“魔王”,那个“暴君”,那个床侘上的“虐/待/狂”,他到底对可怜的博斯塔做过什么?和那一天的她相比又是如何?

克里斯多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所知道的和所以人都一样。

实际上博斯塔再一次出现在大家视线里的时候是一个星期之后,他很好,就看上去而言。除了和克里斯多正式分手以外没有任何的改变。

其实已经变了吧?

在看不见的地方……

原本带来快乐的性对于现在的博斯塔而言已经是可怕的事情吧?

“这,都是我的错……”

提交完任务报告的时候,她捂着脸,抽涕起来。

——————

“ 看样子俄/国/人的“旅行者”② 给这边带来不少麻烦?”

“非常多,准确而言。”博斯塔尔夫•瑞斯塔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穿着一件明显就不属于他的大件衬衫,两条雪白的大长侘腿就这样不要钱地暴侘露在空气中,并且随着他走动的动作,夹杂几丝血红的白色粘侘液缓缓地沿着大侘腿侘根侘部流了下来。

“虽然麦/卡/锡③先生的不过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但是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终究会记得他的‘精彩表演’。这次的反应就是很好的例子。”他继续了刚刚的话,丝毫不在意沿着内侘侧流下的液侘体已经淌过膝盖,走进浴侘室之后也没有关上侘门——看样子这个叫做博斯塔的男人并不准备洗澡,即使两侘腿之间黏嗒嗒的。

“红色的幽侘灵已经飘进心里,才不会那么快就消失的。”轻声的,他说。

“可是哥侘哥你看起来并不紧张,甚至,高兴地过头了。因为冯•布劳恩博士的太/空/计/划终于可以提上日程?来自德/意/志的科学家在这整个自/由/世/界陷入威胁和恐侘慌的时候力挽狂澜——不错的剧本。”从化妆镜里,博斯塔可以看见那个称呼他为侘哥侘哥的男人站在门口,紫色的眼睛却看着流着粘侘液的腿。

“很棒对吧?”就像感应到男人的目光一样,博斯塔回过头笑的邪肆“不过啊小格劳斯,即使是我,也不能安排克/里/姆/林/宫的意思。不过真的是一个惊喜,简直是……”配合着话语伸出手,但是就像语言一样,博斯塔不知道该怎么来表达内心的澎湃。

准备万全的计划尽然以这种方式被提起实行了!如果他是一个拉/丁/人估计已经开始跳舞。

“惊喜么?”大提琴般醇厚的声音揣摩着这个单词,从面前的化妆镜里,博斯塔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个男人微微眯起的紫色侘眼睛。

真是……该死的性侘感。

就像这个男人尤其喜欢他的长侘腿一样,博斯塔同样也着迷于那具极富于男性魅力的身侘体。和在镜子里看见的一样,一件普普通通的黑色套装也被爆发性的肌肉撑出不一样的气场,即使隔着衣料,博斯塔也能知道那有着宽阔的肩膀与铁一样结实的胸膛,拥侘抱与抚侘摸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前的记忆,可是……

下意识地,博斯塔舔侘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呵,看什么那么入迷?”从后面被抱住了,两只大手探侘入衣下,动作粗侘暴地抚侘摸侘着怀中之人的敏侘感点,“那么想要的话付诸行动不是更好,恩?” 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在极近的距离亲侘吻着耳膜,暧昧,带着热度的呼吸更是加大了刺侘激。

上一次承受欢侘爱还是在几个小时之前,被调侘教的异常敏侘感的皮肤非常诚实地把触觉转换成刺侘激反馈到大脑皮层之中,而做出博斯塔的条件反应则是变得急促的呼吸,显然这样的表现让身后的那个男人挑了挑眉。

“和你的小女朋友在一起也是这样么?女人的手指和嘴唇也能让你改变呼吸?” 胸前的一边果实受到毫不留情地揉侘捏,而另一只手则是沿着漂亮的腰线划过平坦的小腹进而入侵到两侘腿之间。

“呜恩”脆弱被握住的时候博斯塔舒侘爽地一叹,左手抓着胸前的热物,转头凑近那张英俊的脸“女朋友?小格劳斯不会是指克里斯吧?她是CIA塞给我女人,一起演一场爱情剧的同事——虽然她似乎要比我入戏多了。”

“而且,下个星期的葬礼是真正落幕的时候吧?”有着新鲜血液色彩的眼睛眯起的时候,他轻柔的说。

“恩,放手,现在不想侘做。”

如果那只手是压侘制身后的人的动作而不是引导抚侘摸侘胸膛的另一侧的话,也许他的话还会有少许说服力。

“又撒谎,明明想要的不得了。”被称为格劳斯的男人只是微微低头就咬住了博斯塔被吻的红肿的唇。但是,就程度而言仅仅只是嘴唇皮肤之间的厮侘磨而已。

“ Ummm~ 被发现了,难道小格劳斯是超能力者?那还真不愧是我最骄傲的弟侘弟”分开的时博斯塔已经单手抚着这个男人的脖子,没说完的话隐没在一个绵长的吻之中,灵巧的舌侘头缠绕在一起,就像一场真真切切的战斗一样谁也不肯让出主导权。

当然在嘴上交战的同时,位于身侘体上面的“战场”也没有闲着,所以当暧昧的银线在唇侘间拉开的时候,一丝挫败爬上了他的脸上。

Ummm,输掉了,还以为会更迟一点。

不过如果是最亲爱的小格劳斯的话……

“小格劳斯……如果我说想要会发生什么?”亲切地地念着着男人的昵称,博斯塔的笑容是平常根本无法想象的魅惑。实际上,这个念着‘小格劳斯’,举手投足之间都似乎充满魔性的男人和那个打扮简单为人亲切的空/气/动/力/学家怎么看都是两个人——即使同样有着锋利的美貌和单薄的色素。

“是啊,会发生什么?”这样近的距离,彼此的呼吸都打在了对方的脸上,博斯塔甚至可以再那双淡紫色的眼睛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和镜子里面看到的一样,苍白的皮肤,红肿的嘴唇和青紫色的瘀伤,看起来莫名其妙地显得凄惨?

“呵,”伸出舌侘头舔掉嘴角的唾液,博斯塔身侘体前倾,双手撑着镜子弯下腰,挺翘的臀侘部因为姿态的改变而向后轻轻一拱。

满意地听到身后传来的吸气声,博斯塔回头一笑。

“不开始么?你的家伙可是从一开始就顶着我啊。难道还很期待啊。还是说,”恶意的他停顿了一下,待到明确地听到拉链的声音的时候才幽幽地说出了剩下的话,“已经不行了?”

身后的男人没有回答,或者极尽粗侘暴的捅侘入就是他的回答。

“恩,好厉害的尺寸啊,恩恩~~。”即使有着没有清理干净的粘侘液作为润侘滑,没有任何扩张的直接挺入还是难免地带来了撕侘裂的疼痛,况且还是那样的尺寸?而且这个被博斯塔亲切地称为小格劳斯的男人可不仅仅只满足于这样。粗侘暴大力地抽侘插,偶尔还变换着角度的进入,紫色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眼前的化妆镜。

原本,背后式最大的缺点就是无法看见彼此的脸,开始面前的化妆镜却完美的弥补了这一点。无论是博斯塔沉湎于欲侘望,不断吐露呻侘吟的嘴还是身后男人那明明白白写着欲侘望的眼睛,一切都被清清楚楚地印在了镜子之中,然后在被两双颜色不同的眼睛所欣赏。

“哈啊,恩恩,小,小格劳斯你……你好像野兽哈哈,呜,嗯嗯嗯”镜子中的影像增添了刺侘激与快侘感,一边感受着巨大的形状,一边努力看着镜子,也许身后的那个男人不知道,但是博斯塔几乎是爱死半眯起的紫色侘眼睛了,那个男人性质高昂的样子简直不能再迷人。

“好厉害,这边……恩……好侘棒”

臀侘瓣和腰侘肢动侘情地扭侘动着,高昂的呻侘吟近乎是一波接着一波。如果是博斯塔平日里的朋友看到这一幕一定是要大吃一惊。他们绝对不会想到那个温柔少言,也许已经对于性存在阴影的博斯塔竟然会在这个“不可饶恕的魔王”身下荡的像一个女昌/妇。

“这个样子的哥侘哥,他们没有看过吧?”

浑侘圆的屁/股受到用侘力的拍击,雪白的皮肤可怜兮兮地泛红,没等博斯塔组侘织好语言,同样的位置又一次地受到了重击。

“恩,喂……你,你干嘛?”

“哥侘哥的臀侘部受到打击的时候,直侘肠会收缩,那样的感觉很棒。而且,这也是我对于哥侘哥无视我的问题的惩罚。”理所当然的语气,就和镜子里那副穿戴整齐的模样一样令人火大。

“喂,哈”再一次落下了,力道绝对谈不上轻但是……不妙啊,这感觉,就像那个男人所认为那样的行为会带给他额外快侘感一样,博斯塔也觉得其实侘臀侘部传来的痛处感觉不坏——虽然他可不认为自己是一个m,但是每次那个男人的意外行为都让他不可自拔,如果没有捏着他的根侘部一切都完美了。

“虽然哥侘哥很会演戏,但是似乎只要被阴侘茎插侘入就会诚实地暴侘露本性。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情的话我会生气的”连续的拍打配合着大力的抽侘插,但是从脑后传来的声音几乎和平时没有不同。

是不是要感激可爱的小格劳斯没有在这个时候打电侘话谈公侘务?

似乎是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博斯塔想大笑三声,开始很快的,他奏起眉。

就像前面说的,如果欲侘望的根侘部没有被握住那一定完美了。一连串的刺侘激之下博斯塔只觉得视线发白,实际上他本应该早就有一次高侘潮,但是奈何欲侘望根侘部被人握着,到达顶点却无处倾泻的情侘欲快把人逼疯。

“f……fick……恩,哈,等,等,等,你,你,恩”

“呜……我,我才没有,他,他们以为我有性,性阴影哈啊啊嗯,原本,原本我有克,克里斯……”

“似乎分手了也联侘系不少嘛,和所谓的‘CIA塞过来的女人’。扮演‘完美先生’很好玩么?接下来是要参加她的葬礼吧?说实话还真是‘令人感动’。不过,那位女士真的是因为抑郁症么?”

“怎么,怎么可能,我,那个女人……她的同事…身边的……间/谍…呜,啊啊啊啊啊啊”

剩下的话被尖侘叫所打破,还是被放开了,博斯塔在自己的前列腺经历了一次重重顶侘弄之后,射侘出了积蓄已久的白侘浊。到达顶端之后的体力消耗让他大口喘着气,下侘体含侘着的巨侘物虽然没有任何软侘掉的意思但是也很体贴地停下了动作。

然后他上半身被扶起,圈进了一个火侘热的拥侘抱里。

“她对我很愧疚,愧疚到不惜背叛祖/国来提醒我到底哪些人隶属于阿尔弗雷德。”体力渐渐恢复的博斯塔靠着厚实的胸膛,像是解释又像是自言自语,“真是傻姑娘啊,作为感谢我想我好好利侘用这次的监侘视空挡。多亏了她,接下来的行动可以方便不少。”

“不过,已经没用了。”

“…我的哥侘哥从来都不是一个浪费的人,接下来似乎可以期待一下,现在,还是觉得高兴么?”在下侘体连接的情况下,格劳斯把他转了过来,低头亲侘吻那双红眼睛边上的泪渍。

“真要说的话,应该是非常高兴。”刚刚的刺侘激让发侘泄过一次的欲侘望微微抬头,伸手抱住脖子,又白又直的长侘腿环上了腰。

就像一条蛇,博斯塔缠绕在名为格劳斯的男人身上。

“最近都是好事,所以超级高兴的。”主动献上自己的吻,博斯塔眯起了眼。

“换个地方,然后,干侘死我,不然我太高兴的话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这就满足你,不过可不要后悔,我亲爱的哥侘哥。”托起窄腰,格劳斯的眼睛更深了。

抱着怀中的尤物,他走向了卧室。


end



① 回形针行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吸收德/国/纳/粹/科学家的一项计划,当时美/国通侘过争夺纳/粹/德/国技术专侘家,将大批德/国/火/箭/技/术专侘家及高阶研究人员转移至美/国。这里提到沃/纳·冯·布/劳/恩就是行动名单首列——他是“德/国/导/弹/之/父”在美/国之后又成为了“ 现/代/航/天/之/父 ”顺便这次行动由美/国/战/略/情/报局/和联/合/情/报/调/查/局共同发起。由冯·卡/门组建一个由36位专侘家组成的调侘查团前往德/国,调侘查团成员全部被授予正/式/军/衔。

② 斯/普/特/尼/克1号,又称“卫/星/一/号”或简称史/泼/尼/克(俄语:Спутник,俄语发音:[ˈsputnʲɪk],原意“旅行者”,诸多欧洲语言音译及英语:Sputnik),是第一颗进入地球轨道的人造卫星。在苏/联于1957年10月4日于拜/科/努/尔/航天中心发射升空。由于这时正值冷/战,史/泼/尼/克1号的发射震撼了整个西/方,在美/国国内引发了一连串事侘件,如史/泼/尼/克危侘机、华/尔/街发生小股灾。同时亦开始了美、苏两国之间的太/空/竞/赛。

③ 约/瑟/夫·雷/芒/德·麦/卡/锡(Joseph Raymond McCarthy,19О8年-1957年)),美/国/政/治/家,美/国/共/和/党/人,麦/卡/锡/主/义的创始人。虽然在1954年本人已经在国内外开始被指责为“蛊/惑/民/心/的/煽/动/家”。但是依然存在于某些人的心中。

评论(2)
热度(94)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