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黑独普】接吻日

【黑独普】接吻日

 

前面的话

 

 

本文是基于黑塔利亚二次创作同人,与真/实/国/家和人/物无任何关系。

 

cp为独普双黑,基于本家异色的原创个人设定,和Nazi紧密相关,三观洁癖者雷者慎入。

 

因为剧情原因,会出现bg和bl直接的性爱描写,雷者慎。

 

故事时间为ww2,黑独普还只是床伴关系的时候……接吻日抽风之作。

 

设定

 

黑独格劳萨维格(Grausawig)

 

黑普博斯塔尔夫•瑞斯塔(Bestrafung richter)

 

可以接受以上者,希望这篇几乎算自娱自乐的文章能符合您胃口。

 

 

————

 

再一次见到那个普/鲁/士人是在凡/尔/赛宫过分华丽的房间,见面到的时候那家伙正撅着屁股对着身下的高/卢俘虏做最后的冲刺。

“哟,这不是亲爱的小格劳斯么?”伴随着支离破碎的呻吟,普/鲁/士人抬起头,果不其然是一双鲜血般的眼睛。

“来的正好,要一起来么?体会一下‘法/国/人的浪漫’,滋味很不错,本大爷可以保证哟~”

“他晕过去了”说的是实话,紫色的眼睛冷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以及我并不记得已经熟的可以和您以名字相称”更别提可笑的昵称。

“呵,真是冷淡”慢慢地退出了法/国/人的身体,带着不同于寻常笑容的普/鲁/士人直起上半身,坐姿几乎是故意地大张双腿,湿漉漉的私密处大大方方地暴露在空气之中。

这个皮肤和头发一样颜色淡过头的家伙只看身体的话的确很有魅力。完美地倒三角身材肌肉精悍而又优雅,笔直修长的腿在视觉上简直性感地要命——特别是配上他现在的姿态。

虽然是养眼的场面,但是格劳斯维格甚至连一个表情变化都没有就准备转身走人。

实际上来这里的目的是见一见他们的高/卢俘虏,但是现在,目标已经昏过去了,已经没有必要再呆下去。

“要走了么?”这样的意图在转身之前就被眼前这个狡诈的普/鲁/士/人所识破,证据就是,他站起来,看似随意地走过来。

刚从法国人身体里拔出来的欲望并没有得到解放,立起的柱身上黏着着半透明的液体,随着走路的动作洒落亦或是顺着大腿的线条滑下。

他的腿很长,尤其是在什么都不穿的情况下尤为明显。

“真是的,别害羞嘛~机会难得就让我们继续上次的话题吧!”暧昧地绕过,关上门的普/鲁/士人转过身来的表情依旧是笑,这一次,他是真正向着格劳斯维格走了过来。

向后退是本能,名字为格劳斯维格的皱着眉看着黏嗒的部位。

看起来还真够脏的,在心中这样定义,格劳斯维格突然有点感谢眼前这家伙于眸色一样怪异的体毛分布,如果那又湿又黏的地方还要加上乱糟糟的毛发一定是非常恶心。

说起来,这家伙想干嘛?如果是……

“我拒绝,我想这个答案是不会改变的普/鲁/士先生。”刻意在称呼上咬了重音,格劳斯维格几乎是意外自己现在表现出来的耐心。

“德意志这个称呼属于路德维希,而我,对这个虚名没兴趣。”

“让开”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这家伙如果识趣也该停止纠缠,毕竟是聪明人。

但是事实证明,或者说在之后的回想里,格劳斯维格坚持认为当时的自己一定是高估了那个普/鲁/士人的某方面才会导致接下来的展开。

被碰撞的疼痛以及倒在床上的位置变化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嘴唇就先一步地被一片湿软占据,薄薄的嘴唇出乎意料地柔软丝滑,而探入唇间的舌确是那样的不安分。

伴随着唇部皮肤的厮磨,细细描绘着贝齿于挑逗着无动于衷的舌尖,很显然,这个普/鲁/士/人是一个接吻好手。

然后舌头被咬住了,足以出血的力度,然后大力地允吸,这个是格劳斯维格对于普/鲁/士/人的回应。

当然,这只是开始。

夺走主导权的过程可以说是轻松过头,就像这个普/鲁/士/人有意放弃一样,但是格劳斯维格吻得一点都不马虎,甚至认真地让那家伙舒服地眯起眼。

所以腹部招受攻击被凶狠的力度打飞,也显得后知后觉。

“没有下一次。”

擦掉嘴角的唾液,冷着脸的格劳斯维格脱下了被粘液弄脏的外套,毫不留念地丢在一边。

然后他走了,重重地甩上门。

 

end


评论(2)
热度(30)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