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aph左独】晨间谈话(cp:独普,独奥,独法,法奥?)

之前说的脑洞,为了证明我爱着独all,时间点是柏/林/墙倒了,但是两德没有合并的时候,希望享用愉快!



“有时候哥哥我真的不懂”法国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海蓝色的眼睛下面是一片明显的乌黑,“比如什么时候可爱的小罗德成了挥动翅膀的丘比特?”
被打趣的奥/地/利人文雅地抿了口咖啡,也许对他而言这个法/国/人还不如眼前的蛋糕来得吸引人。
虽然这一直以来都是事实。
“小基尔这次可是要好好感谢你哟,哥哥我是知道的哦。我们好心的小少爷如何善良地将那些人送到了西/德。①”
“只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瓷杯轻轻地放在桌上,“还有,如果那个大笨蛋先生懂得感恩的话就不会是大笨蛋先生了。”
“您一大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恕我直言,如果这样宝贵的时光您愿意花在更加有意义的事情——比如说睡眠,也许,”被戏称为小少爷的奥/地/利人停顿了一下,“您会比现在看起来好很多。”
“真是毫不留情”法/国/人的脸上并没有任何不快,如果排除蓝眼睛里面的血丝的话。
“哥哥我已经尽力了,可是事实证明那只是无用功。”就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法/国/人语调轻快。
“小基尔和路德是两情相悦,恩,换个比喻的话就像朱丽叶与罗密欧,当他们要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没人能够阻止,无论要面对的后果是什么样的。”
“我可以理解为,您是在害怕么?一个强大的德/意/志。”
“哦,这样的说法可真伤人。虽然哥哥我并不否认。”
“可是这只是原因之一。”看着奥/地/利人的眼睛,法/国/人显得很真诚,“哥哥我太爱德国了,所以希望他有两个②。的确,这有在国家利益上的考量,两德合并必须要在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之下,这可是哥哥和小亚瑟为数不多的相同意见哦。”
“虽然小阿尔并不是这样想,好吧,哥哥知道那家伙满脑子都是如何让伊万.布拉金斯基快点躺进棺材,虽然,造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目标也不远了。但是哥哥想小阿尔一定十分乐意加速这件事,即使,他的导师会因此丧了命。”
“那个大笨蛋先生固执而又倔强,我还以为47年的事情以及足以让您认知到,他固执的甚至不肯消失。”
“那么确定,小基尔要感谢你的事情看样子又得加上一件了。不过可能性还是存在的,这样看小阿尔还是没有人情味儿”
“民/主/德/国在东/欧的影响力不容小视,如果那个大笨蛋先生离开的话,东欧褪去红色也只是迟早的事情,琼斯先生的决定在他的角度上并没有错误。”
“嘿,这真不像你,哥哥我记得小罗德你是……”
“是的,奥/地/利是中立国,但是这不意味着我喜欢看那两个笨蛋先生打情骂俏——请容许我这样形容。他们是一对儿,无论在分开之后做了什么。”像是满意蛋糕的口味,昵称为罗德的奥/地/利/人淡淡地说,他的皮肤很苍白,就像任何一个蓝血贵族一样可以清晰看见皮肤下青色的静脉,但是也是同样的,这种高贵的象征总是让他在表现出正面的情感时显得有些强颜,即使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况且,您希望塞纳河畔的巴黎成为笼罩上间谍的阴影么?”
“哥哥同情维/也/纳③的遭遇,但是说实话有点惊讶……这个”法国人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委婉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他皱起眉在喉间反复推敲着语言,可是明显,他失败了,证据就是,在支支吾吾许久之后,只能冒出一句干巴巴的“甘心么?”
奥/地/利人的注意力在现磨的蓝山和点缀着腰果和樱桃的榛子蛋糕上。他的吃相非常优雅,无愧于小少爷这个戏称,无论是细细品味咖啡的香醇,还是用银匙小口享受奶油的丝滑,垂下的眼睛被浓密的睫毛遮挡,透过水晶镜片,法/国/人无法看见他的思绪。
“您甘心么?”
漫长的沉默最后还是被奥/地/利人打破,他是在把咖啡喝到一半时候说的,随意的语气就像在讨论咖啡的水温。
问题被抛回来了,但是法国人有预感如果他不回答这个奥/地/利人又会把专注力放在在他的早餐上。
他放下酒杯,苦笑着,抚摸并不凌乱的头发。
“当然不甘心啊”蓝色的眼睛里是失去掩饰的疲惫,这个只喝过几口红酒的法国人像是醉了一般地述说着。
“怎么可能甘心?哥哥我可是输给了那个愚蠢而又白目的小基尔啊,虽然他很可爱。但是在这种事情上输给他哥哥我以后还有什么脸当担欧/洲初恋这个名号?”
“这是弗朗西斯先生的烦恼么?”
“对,这是属于总是容易坠入爱河的弗朗西斯,他曾经为了捍卫爱情而努力过,而现在他悲惨的失恋了。”
法/国/人对着方桌对面的奥/地/利人举杯,漫不经心的语气就像在讲一个笑话。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起码本人是这样坚定的认为。所以,弗朗西斯想知道,罗德里赫是怎么想。”
他用湖蓝色的眼睛看着那双紫水晶般的眼睛,安静地等待着答案。
但是,奥/地/利人并没有看他。
“那个大笨蛋先生是笨蛋。”名为罗德里赫的奥/地/利人说如是。
“从我认识他开始,大笨蛋先生就总是卷入或者制造麻烦,他是一匹养不熟的狼,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狠狠地咬上一口。可是,德/意/志很强大。”
停顿了一下他淡淡地解释。
“您也知道,要让这种东西听话就必须足够强大。而德/意/志,比那个大笨蛋先生优秀的地方可不只是力量上。”
“这个是夸奖?”
“不,只是对比。”奥/地/利人的的回答坚定而快速,突然提高的音量和他原本的平静相比显得有些突兀,这引得法/国/人看他的的目光复杂了几分。
不知道是因为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还是因为法/国/人的目光,奥/地/利人雪白的脸上泛起红晕。
“这样的说法容易让您误解么?”语音又降回了常态,“德/意/志的各方面都很优秀,但是这是在参照物是那个大笨蛋先生看来。即使不管那个大笨蛋先生怎么倒腾都可以将其牢牢控制住,也不会改变德/意/志本人就是一个笨蛋先生的事实。”
“大笨蛋先生是一匹狼,但是德/意/志却可以给他带上口枷,让他只能像一条狗一样讨好地摇尾巴。没人讨厌温顺的狗,顺带着也会对于狗的主人存在好感。”
他抬起头直视法国人的眼睛,反光的镜片让后者看不清他的表情。
“您会喜欢么?一条属于您,只要摘下口枷就能为您咬人的狗?当然,您不需要给我答案,但是,我必须诚实的说,德/意/志本人对此是相当沉迷。”
法国人看着说完最后一个单词之后又继续开始享用早餐的奥/地/利人,蓝色的眼睛试图在那张高贵的脸上找到什么,不过显然,他失败了。
“哥哥我,依旧不懂啊”良久,他苦笑着,喝尽了杯中的红酒,“包括小罗德的回答,以及接下来他所会做的事情。”
“您喝醉了”用餐巾文雅地擦拭着嘴角并不存在的碎屑,奥/地/利人的早餐结束了。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是奥/地/利,不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他站起来,意示这一场私人谈话应该画上休止符,“德/奥是奥/地/利最重要的外交关系之一。”
可是,他的声音却慢慢轻了下去,以至于最后的话语法/国/人无法听清。
“他对我有用而我对于他也很有用,我们,不会轻易离开彼此,这样,就够了……”

end

①这里指奥/地/利和匈/牙/利剪开国境边的铁丝网。这是柏林墙崩塌的序幕,在墙倒下之前通过奥/地/利来到西/德是一条捷径。
②原句是“我太爱德国所以希望有两个”出自 弗朗索瓦·密特朗(1916-1996)。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1981~1995)。东西合并在他看起来是一场使得法/国利益蒙受阴影的灾难。所以当时法/国曾经努力地反对这件事的发生,但是事实证明,这对于美/国支持的西德而言不算什么。
③间谍之都——维/也/纳。奥/地/利在冷战期间是是中/立/国又因为位于中欧,地理上是两大阵营的夹缝处,所以间谍活动频繁。东西德之间的谍战也经常在这里上演。

评论
热度(50)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