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aph同人】不速之客( 由朋友的东西延伸出来的脑洞黑独+普)

某天看见熊先生写的战后N题引发的脑洞,因为熊先生没有lofter,所以先在这里代发一下,作者是萌萌的Bergama熊先生。

战后N题
1.作为战犯被关在斯潘道监狱六十年。
2.除了国家,不允许任何人探访的存在。
3.能够探访他的人都死了,老死,又或病死。
4.这是今天的报纸,瞧瞧你这家伙都写了些什么?……你该接受心理治疗。
5.你认为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吗?
6.接受治疗,安静顺服——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7.刑满释放。
8.路德维希呢?——他才没空理你,恶棍,本大爷肯来接你感恩戴德才对。
9.学习使用触屏手机和电脑。
10.在网上看到了有趣的东西,“新纳粹”。
11.社会保障局批准了自己去福利机构工作的申请。
12.你总算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
13.机械性协助着没有自理能力的老人的行动。
14.假日的闲逛,看到墙上带有驱逐字样的涂鸦。
15.南巴伐利亚的一个酿酒厂,遇见衰老到需要借助轮椅的小里宾特洛甫。
16.你还活着?——这句话该我说。
17.为战争和人心的黑暗而生,怎么会因为一次失败就消亡?
18.那些只是妄想,别再重蹈覆辙。
19.世界不会总是和平,我期待乱世的到来。
20.新纳粹?真是爸爸的乖孩子。
21.你去哪了?——我去散心。

是不是特别萌?恩,接着是延伸脑洞···我家的东/德/普一点都不弱哟!

 

不速之客

1968年4月
 西柏林•第五区•斯潘道监狱
当格劳斯维格因为脚步声而惊醒的时候,银色的月光刚好透过西边的窗撒在了灰色的水泥地上。
访客么?
这个时候,也只有那家伙了。
啧,烦人。
格劳斯维格只是躺着,视线对着天花板,偶尔瞄几眼西边的小窗。
脚步声愈发的清晰,然后是插入钥匙之后齿轮转动的声响。
 “晚上好啊,恶棍。”
来人说道。
格劳斯维格躺在床上,有点疑惑地看着天花板上不知何时多出来的蜘蛛,怎么回事?睡之前明明没有的。
“本大爷来看你有没有腐烂。”站在门口的人提高了音量,话语刺耳“不过,真遗憾,很显然时间还太早了。看样子你还能舒舒服服地活上好几年。”
“相比之下,阿西真可怜。”
终于,某个名字出现在了那家伙的口中,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才意味着真正的开始。
哼,果然又做了什么。
虽然心里冒出了这样的念头,但实际上格劳斯维格一点都不想听。
“可怜的阿西,即使现在还对你这个恶棍鬼迷心窍①,为邪恶与低俗的物欲而忙碌地度空虚的每一天,他的路走错了,简直错的离谱,作为哥哥的本大爷有必要也有义务要将他引上正规。”摆出一副属于长辈的担忧表情,银发红眸的不速之客完全没有等到格劳斯维格的回应就继续说下去。
——虽然,就算他等了也什么都得不到。
“这挺难的,但是幸好,阿西家的新一代里不乏头脑清醒的好人。”原本靠着门的拜访者走了进来,他的步伐平稳而富有节奏性,除了训练有素的军人很少人能拥有这样的脚步声。“就这今天,本大爷遇见了可爱而又聪明的乌尔丽克 。”
“当然,本大爷不指望你这个没有感情的侩子手理解一位富有正义感的女性从勇敢的行为里体现出来的美,不过你应该看过吧?本大爷找找看…… ”

坐在因为格劳斯维格的特殊身份而多出来的方桌上,深夜造访的不速之客推翻了叠的整齐的报纸,然后在其中捡出了自己想要的。

自己的东西被随意乱翻让格劳斯维格感到烦躁,这种事情倘若放在30年前,可不只是揍一顿就能了事。

但是,现在,是1968.

格劳斯维格平躺在对于他的身材而言有些小的单人床上,平静地看着没有任何装饰的天花板,模样安详地就像在做睡前的祷告。

如果完全把坐在桌子上的银发男人忽视掉的话。

啧,真吵。

那家伙的废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多。

他在说什么?

法兰克福的百货公司的火光很漂亮?

诞生在“婴儿潮“②中的英雄?

能换点新的说法么?

“无论是巴尔德还是恩施林③都是很棒年轻人,真好啊,阿西的未来会有他们。终于,本大爷可以把他从你这个混蛋的阴影下完全解放了!”虽然看不见脸,但是格劳斯觉得这家伙一定相当入戏,那越来越重的鼻音是说明被所谓的“少年英雄”感动哭了么?

要表演戏剧能换个地方么?

格劳斯维格现在只想贯彻自己的时间表。

但是,这里偏偏却有一个不速之客。

呵。

“一场革命就要开始了,由第一个星期二的那场火开始,很快的,会是崭新的德/意/志!④”

以火为开端么?崭新的德/意/志···
果然,这家伙的水平就不能来点新意么?
突然开始好奇,30年后,不会不又一次以道德的名义,去唾弃今天所说的的话,就像这家伙现在所做的那样?

“那还真是期待。”嘴角微微上扬,格劳斯维格说出了自从这个不速之客到来之后的第一句话。

 

 

End

 

  1. DDR一直把BRD视作nazi的延续,固然有因为BRD的government的构成问题,但实际上真正问题还在于两大主义的对立。唔,个人理解的普因为诞生于信仰,所以很容易借着信仰的名义而疯狂,并且有分寸可怕的占有欲。所以我家的普在DDR时期大概是怀着一种“阿西不和本大爷走同样的路,阿西被人带坏了”的想法吧,被玩坏了的病娇模样太戳萌点了(喂)
  2. 这里指,二/战后因为社会环境相对稳定而出现人口大量增长的局面,其实就是指年轻一代啦
  3. 这里的两个人是红/军/旅(Rote ArmeeFraktion,简称RAF1970-1998)的传说人之一。是,,是BRD的一支左/翼/恐/怖/主/义/组织. 他们认为自己为一群共/产/主/义的并且以南/美/洲的反/帝/国/主义游击队(如同乌/拉/圭的国/家/解/放/运动/组/织(Tupamaros)为榜样。他们犯下34次谋杀案,许多银行强盗案与爆炸攻击,主要活动时期自1970年至1998年。在其近30年的活动过程中,造成了34人死亡和无数人受伤。1977年,由于其猖獗的活动,导致了BRD发生了大规模的社会危机,史称“德/意/志/之/秋”。之所以选择了这两位创始人,是因为在1967年6月2日的那天晚上,这两人都目睹了引发了BRD学//运和RAF创立的导火索。便衣警察卡尔·海因茨·库拉斯枪杀班诺欧·诺所格的那一幕 ,而这一位库拉斯先生在前几年解密的资料中显示,他的真实身份是DDR情/报/组/织Stasi的一员
  4. RAF的的开端是1968年四月2日星期二恩斯林和巴德尔在法/兰/克/福的两家百货公司纵/火,所以说一切由火开始,和三十多年前一样。

 

 

 


评论(2)
热度(24)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