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给双生的生贺/aph同人】瓷器(子独普,初恋组出没)

  @獨意志黑鷲 

双森双森,生日快乐!

这个是送给你的礼物,不知道小时候的双森是不是也和小阿西一样的可爱?当然如果是双森的话小时候也是攻吧?和小阿西西一样。

虽然有点短,但是不要嫌弃嘛。

我有努力滴写我心目中那个帅帅的阿普。

今后还是要和本大爷一起愉快玩耍吧!

 

瓷器(子独普,初恋组)

 

“这样真的好么。”小心翼翼接过画笔,稚嫩的声音因为害羞而有些颤抖。

“呗~一起来嘛,神/圣/罗/马的话一定可以的”回应他的是宛若亚/平/宁的日光般灿烂的笑容

小小的手握住画笔,认真地去勾画一朵小小的雏菊。

————————————————

“哥哥,对不起。”一只小手拉住了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上衣后摆,银色头发的普/鲁/士/人转过头来,对上了一双矢车菊蓝色的眼睛。
“怎么了,阿西”不知道是因为已经到了就寝时间还是因为其他,放轻的声音竟有几分温柔的感觉。
但是,被称为阿西的蓝眼睛的主人却低下了头,摆出一副等待挨骂的模样。
“对不起……”
基尔伯特听到孩子的声音小声的说,说实话,他只觉得莫名其妙。
放下手中的烛台,坐在床边的普/鲁/士人揉了揉金色的脑袋。
“乖,发生了什么?”他低下头,纤长睫毛挡住了血色的眼瞳,配合声音竟然可以形成一副很温柔的画面。
“……是我,其实是我,打碎盘子的……”像是被那放柔的声音蛊惑,被称为阿西的孩子断断续续地说,大概是因为过分羞愧,他的声音很轻,就像某种胆怯的小动物。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眨眨眼睛,总算在被公务堆砌的记忆中找到那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似乎听到家中的女仆讨论关于储藏室里的古董瓷盘被人打碎什么的。
关于那个瓷盘,这个普/鲁/士人绞尽脑汁才勉强想起大致的模样。就像老旧的纸张,原本素白的瓷面泛着黄,中间画着两朵小小的雏菊,是不一样的落笔,其中一个怎么看都像是孩子在偷偷模仿着大人,唯一的相同点大概是画得都还很认真吧?
那可不是普/鲁/士瓷①,基尔伯特能够拍着胸膛保证。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会在储藏室里,不过作为行家的普/鲁/士人还是看出了来历。
不过,该说惊喜么?这个小东西居然会怯生生地像他道歉,仅仅为了这种小事。
真可爱。
带着厚茧的双手揉上了圆圆的脸,捏着孩子的脸颊向两边拉去, 强迫那双蓝色的眼睛和他对视。
“阿西你根本不用道歉啦”
开心地把那张小脸揉成可笑的鬼脸,普/鲁/士人的好心情直接地写在脸上。
“不过是一个不值钱的玩意儿,就算没摔坏下次大扫除的时候本大爷也会把它丢了。”
“撑的(真的)?”
很明显,那双蓝眼睛不相信。
这也难怪,谁叫那东西的确算是古董。
“本大爷有骗过你么?”在放过孩子的脸蛋之前,基尔伯特又狠狠地揉了一把,面对那红彤彤的脸颊就像在面对亲手制作的艺术品般自豪。
真是越来满意啊,这个听话的弟弟
毕竟已经到了规定睡眠的时间,在确定不过是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之后,基尔伯特意示孩子躺下。
而他的弟弟,这个金发碧眼的听话孩子当然是乖乖照做。
动作轻柔地替孩子盖好被子,基尔伯特又趁机在那毛茸茸的金色脑袋上揉了揉,“这是威/尼/斯瓷器②,在素色的中/国瓷上彩绘的骗人的玩意”像是为了让孩子完全安心,基尔伯特又解释到,对于听话的好孩子,他一直都是有着十足耐心,“和那个相比,本大爷家的出品的简直是帅过头了。”

“阿西喜欢瓷器么?”那双紫红色的眼睛垂下来,认真而又温柔地看着孩子的眼睛,那如同天空般淡淡的蓝,总叫他感觉到莫名的舒心。

“···也,也不是,”可是有着但蓝眼睛的孩子却逃开了视线,他的脸是红彤彤的,分不清是因为害羞还是缘由基尔伯特刚刚的动作,“听说,那个是第一帝国时候的东西,所以有些好奇·····”

孩子的声音很小,和刚刚一样,断断续续的话语有些含糊,已经闭上眼睛的样子就像在准备面对迎头怒骂。

本大爷有那么可怕么?

这个想法让基尔伯特有些茫然,但是孩子的语言却让那双眼睛亮了几分,他弯了弯嘴角,孩子怯生生的模样只让他想要再一次好好揉捏一遍。

事实上他就这么做了。

“嘿嘿,阿西不早说嘛,”再一次的,孩子稚嫩的脸颊在有力的双手间变形,“帅得像小鸟一样的本大爷就给你好好讲讲那家伙的故事吧!”

————————

“完成了,呗,好漂亮!”小小的孩子看着瓷盘里的两朵小小的雏菊,对着同伴甜甜地笑了。

“对···对不起。”转过来的脸很烫,淡蓝的眼睛却忍不住地用余光去窥视那张灿烂的笑脸,视线扫过瓷盘上面的图案,然后脸颊更烫了,“我,画的不好···”

“没有那回事!”孩子大声的说,因为认真而张大的眼睛是焦糖的色彩,“神/圣/罗/马画的很棒!”

“咩~我很喜欢,所以,所以···”拉住那只手,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孩子急的就要哭了。

“所以,能一起等它烧出来咩?

小心翼翼地,孩子问道。

站在门口的红胡子老人干咳了一下,像是被吓到似的,孩子连忙放开手,低下头就像做错了事。

然后,孩子被再一次地握住了。

“我们一起等。”那双总是害羞的淡蓝眼睛坚定而又温柔。

——————————
“胡子,真的是被染红的么③?”淡蓝眼睛的孩子像是在担心着什么,他总是这样,对于什么事都过分认真,那张稚嫩的脸上摆出严肃的表情简直是犯了规的可爱,总惹的基尔伯特忍不住去逗弄一番。

“只是恰好长着一把红胡子罢了,那可是皇帝陛下。”像是想到什么,基尔伯特笑笑,“即使御驾亲征,夺取胜利也是骑士的职责。保护陛下的圣体不受血污侵扰可是骑士的职责之一哦~”

“这样···”很显然,这并不是孩子所追求的答案,在基尔伯特的戏弄中总是表现的过分害羞的他此时正直视那双凝血一般眼睛,“明天,意/大/利回来吧?”
意料之外的疑问不算空旷的卧室出现了一瞬间的安静,但是很快,基尔伯特打破了它。

“在担心什么啊,小傻瓜,小意可是非常好相处的哦!”又一次的,孩子的脸没有躲过那双大手的蹂躏,“他独立的时候本大爷帮过他,所以他一定会像喜欢本大爷一样喜欢你的!”

“而且明天可是本大爷最可爱的弟弟的生日,有本大爷在,即使来的是弗朗吉那个混蛋阿西你也只要微笑就够了。本大爷的面子可是很靠得住的!”

“法/国···要来?”孩子睁大眼睛,淡蓝色的眼睛十分忠诚地表达了主人的心情。

“阿西讨厌他么?”名为基尔伯特的普/鲁/士人体贴的问。

“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那个曾经侵/略,占领这片领地而又在不久的过去被报复性地羞辱的法/国④。

“所以说,阿西你,只要微笑就够了。”扯着孩子的嘴角向上拉去,基尔伯特显然很满意出现在眼前的这张的“笑脸”

“放心,不会出问题的,有本大爷在!”

放开脸颊之后,俯下身,在被自己揉的通红的小脸上轻轻的吻。

“该睡咯,我的阿西,把一切都交给本大爷吧。”

“Fein Liebchen,gute nacht”


end

 

 

 


①以柏林皇家瓷器(KoniglicherPorzellan-Manufaktur,下简称KPM)为代表,鼎鼎大名的普/鲁/士瓷,是欧瓷中的杰出代表。瓷器虽然源于天朝,但是在古近代欧洲也是大受欢迎,但是由于天朝的海/禁等原因,能够流入欧/洲的中/国/瓷数量稀少,所以价格金贵,某种意义上也助长了欧/洲/人,对于这种他们视为白色黄金的物品的热情。

KPM创立于1751年,1763年被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收购,并以国王之名,将勃/兰/登/堡/选/帝/侯/爵徽纹上的“蓝色权杖”作为商标。从此,王权徽章图案即为品质无暇,外型完美的注册商标.说是亲父留给阿普的宝贵财产也不为过。250年来的延续发展,从制模,塑型到绘彩,KPM仍是当今世界上少数仍坚持全手工制作的工厂之一,更加使其珍贵的是每一件KPM都是独一无二的孤品。并且,KPM也是世界上唯一所有产品可以以纯白色销售的瓷器手工工厂,同时它又可提供种类繁多的装饰图案,有些餐具的图案装饰可达19种之多,其尊贵之处还在于雕工精致的浮雕和手工精湛的花饰彩绘。(附图。KPM标志变迁)  

 

②威/尼/斯/瓷,和上文的普/鲁/士瓷不一样,这是重商主义的产物。控制地/中/海贸易的威/尼/斯人在得到中/国/瓷的的素胚之后在上面上色,经过二次烧制充当中/国/彩/瓷贩卖,在现在看来就价格而言并不值钱

③这里指神/圣/罗/马/帝/国的腓特烈一世,也就是有名的巴/巴/罗/萨(Barbarossa,意大利语:红胡子)对意//大//利进行过六次的军/事/侵/略.。红胡子这个别称的意思是,意/大/利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胡子。但是由于巴巴罗萨参与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把德/意/志骑士带到了耶/路/撒/冷,从而促成了阿普的诞生,所以,阿普对于这一位皇帝应该很有好感吧?可以拿来当弟弟的睡前故事!

④因为个人私设,莱/茵/联/盟=子独,所以对于曾经的侵略者(指拿/破/仑时期),还不太成熟的阿西有点迷茫是正常的吧?

 



评论(2)
热度(18)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