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aph同人】Mauer&Vogelkäfig II——深蓝(上)(普中心)

前面的话。
没有看错, Mauer&Vogelkäfig的下篇来了,和上篇不同,下篇是阿普环游世界的故事,虽然cp依旧是独普,但是阿西的出场率……
原创人物多到爆注意
莫妮卡是和子独很像的人类小Loli(喂)
能接受以上几点的继续看下去吧(^з^)
——————
“哥哥”
那个孩子就站在那,童音儒软。
他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样,小小的,有着阳光般的头发,看过来的眼睛是天空的色彩。
真的好可爱。
处于惯性,伸出手,对准那圆圆的脸。
应该和记忆里一样吧?
软软的,可爱的。
他亲爱的宝贝。
可是出现在视野中的那只手,却让动作硬生生地停下了。
赫红色的手指,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掌背雪白的皮肤。
这,是他的手么?
为什么……
本大爷我……
“哥哥‘’
孩子的声音依旧萦绕在耳边,可是,站在那里的人不再是孩子。
头发依旧是阳光的金色,但是眼睛……那淡淡的蓝,与其说是天空到不如形容成冰海。
对,就像是格/林/兰的海面,平静,冰冷,无人能看透底下的波涛。
但是,已经很明白了吧?
是厌恶。
在看某种脏东西的眼神。
“哥哥”
孩子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软软的,依旧那么可爱。
——————
像是从远处传来,轻轻的。
却尖锐地摩擦着耳膜。
……
樱醒来的时候耳边只有缓慢的海浪声。
从时钟上看离真正的起床时间还有一段时间。
但她起来了,轻手轻脚。
大概是依旧不习惯这片陌生的海洋,她觉得浑身黏湿的有些难受,这并不是第一次,实际上有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摇曳的波涛与讨厌的感觉中抵达梦乡。
梳洗简单而又仔细,这个来自温带的女孩如同她的外表一样乖巧地节约着淡水。
说起来,以及有一个多星期了,来到正片汪洋上的日子。
与船舱里不同,甲板上的波涛大声而又清晰,迎面而来的风气湿润而又咸腥,却不止一次地让樱感到清爽。
眯起眼,对着风吹来的方向伸了一个大大懒腰,樱的神情犹如一只饱餐的猫咪。
果然呢,大海还是很棒的!
今天好早,应该能看见日出吧?
真是让人期待!
几乎是出于惯性,樱想要从提包里拿出手机,可是她很快就发现,她已经不是一个月前的高坂樱了,无论是皮质的手袋还是可以记录下日出的3c产品现在都不在身边。
说起来,这次一起来的似乎还有 《国家地理》的摄影记者。
应该,还在睡吧?
毕竟是……
樱抬头望着已经翻出鱼肚白的东方天空,明亮的晨星已经等不及要宣布破晓。
不能记录下来,有点可惜。
“ おはようさん(早安) ”
也许是上帝发觉了樱心中的遗憾,她听见了一个略微沙哑的男声。
多么熟悉的语言,有多久,她没听到了?
回头的刹那是白色闪光,在樱惊讶的黑眸中,一个高挑的身影宣誓了自己的存在。
为什么他会在哪?
他在那里到底多久?
为什么完全没有发现?
以及……那句日语。
刚刚还因为关于对方的猜想而遗憾的樱此时只有满心的疑问,她有些紧张地盯着对方,却在视线交汇的时候像被那目光烫灼似地逃开。
当然,这并不是指这位与她性别相异的摄影记者存在某些龌蹉的想法。
因为实际上对方的眼神相当平淡,会引起这样反应的全然只是因为那副长相。
“很美丽的景色呢。”
依旧是日语,有着充满磁性的男中音完全听不出是一个欧洲人。
呆愣了好久,露出恍然大悟表情的樱转回了身,子夜般的眼睛染上了绮丽的金红。
原来在她吃惊的时候,已是黎明。
从海平面向天空延伸,绚丽的色彩由朱砂向玫红渐变,发光的圆球缓缓爬升,在碧波中开凿出一天黄金的河流,就连摇曳的波涛也被染上了朝阳的绚丽,波光粼粼,像是包容了即将睡梦的繁星。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在海上看见日出,但这并不影响樱在这份景致中完全摆脱了梦里带出来的疲倦。
然后,樱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失态。
“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早安) ”伴随着礼貌的声音的而来的是几乎可以说是公式化的鞠躬,有那么一瞬间樱几乎以为自己是上课迟到的学生,因为她的“老师”对此仅仅只是表示明白了地点点头。
仅仅只是用点头作为回应的“老师”现在正为了固定支架而忙碌着,被太阳的光辉镀成暖色的头发似乎柔和了过于分明的五官,浓密纤长的睫毛如同刷子,轻柔而又快速地扫过瞄准镜,与之配合的是手指按下快门的动作。
之后能向他索要照片么?
不行吧,知识产权什么的……
而且……
她偷偷打量着投入工作的摄影师,深陷的眼眶与直挺的鼻梁都不是好说话的样貌,即使现在和她同样身着印着骷髅图案的黑色上衣,也很难像船长所说的那样,“如同手足般亲密”。
是的,即使已经有了一个多星期的相处,樱与这一位摄影记者也不过是面熟的程度。
海/洋/守/护/者/协/会①的出海行动一般会有30人左右,像樱这样第一次参与的新人并不算少数,为了培养团队精神除了分发统一的制服与共同生活以外还会分配工作——对于这个靠着私人捐款来营运的环保组织而言,这是必须也必要的,当然也有助于这些成员之间增进感情。
但是对于在厨房帮忙的樱而言,这个能和技工一起去维护引擎的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和自己有熟识的机会的。
好尴尬,该说些什么呢?
“你也想看么?”
原本固定在支架上的胶片单反相机出现在樱的眼前,打破沉默的男人伸出另一只手,指向海面的一方。
疑惑地接过,透过镜头,朝着那个方向看去,然后,手指不受控制地按下了快门。
天空依旧是绚丽的红,波涛起伏的海是闪烁着星光的紫,而在浪间起伏的黑与偶尔显然的白则是不同于天与海的另一番美。
是鲸鱼,在那片粼粼波光中上下起伏的灰黑毫无疑问就是鲸鱼。
瞧那翻出海涛的尾巴,抬起的头,与跃出水面的惊起的水花……
明明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是樱却觉得自己被满满的惊喜给填满了。
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擅自按了好几下快门,这样的失礼举动让樱感到脸颊发烫,她慌乱地用双手把相机递还给它的主人,伴随着低头的动作是一声对不起,说到底她依旧对于这个表情凶巴巴的男人存在着害怕。
这种情况如果放在少女漫画里,英俊的王子估计会温柔地表示并不在意然后用摸头来增加好感度。
可惜这是现实,眼前的男人也不是王子。
“如果你愿意当本大爷的模特的话这点胶片倒是无所谓了。”
依旧是日语,吐字清晰,语调抑扬顿挫,在结尾加上【わ】的习惯怎么看都像是优雅的京都腔,但是为什么自称是【俺様】?明明其他的敬语和谦词都用的很好……
虽然,她也完全并不是在应该被使用敬语对待的范围内就是了。
“ Brüderchen (哥哥)”
软糯的童声成功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第三个来到甲板上的是一个可爱的金发孩子,穿着蓝白相间的水手装与白色的短袜,有着大海般的蓝色眼睛与洋娃娃般可爱的脸。
这个孩子是莫妮卡,船上最小的成员,一个乖巧,怕生,并不怎么擅长英语的孩子。虽然让她参与行动是一次破例,但是这些都不影响这个可爱的孩子受到所有人的喜爱。
当然,也包括樱。
“ Guten Morgen, mein Scharz(早安,我的甜心) ”用同样樱听不懂的语言回应莫妮卡的是她身边的这个男人。
男人把相机放回了支架上,向着莫妮卡走去,他是莫妮卡的监护人,所以接下来的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
“ Mein Prinzerin ”
蹲下来,揉揉金色的脑袋,男人宠溺地笑了。
眼眶依旧深陷,鼻梁依旧挺拔,嘴唇依旧刻薄,但全部都被这个笑容给柔化了。
其实笑起来的时候一点都不可怕吧?

btc


① 英语: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 是美/国的一个非营利的、注册免税的组织,且是荷/兰的一个已注册的基金会。它驻扎在美/国./华/盛/顿/州的星/期/五/港(Friday Harbor)和用于其南/半/球行动的澳/大/利/亚/墨/尔/本。协会说成员们在联/合/国/世/界自然宪/章(1982年)和其他保护海洋物种与环境的法律法规的指导下开展运动。但实际上,这一组织在行动中一般以手段过激而被舆论诟病,其创始人甚至被称为“绿/色/的/恐//怖//分/子”

评论(1)
热度(30)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