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aph+fate】Fate Fantasia 序幕

毫无意义的写在前面的话

就是刚刚的脑洞啦,虽然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

非国拟情况下的圣杯战争,半架空吧?

因为太喜欢aph和fate了,其实就是太喜欢两个Gil了

最近终于成功安利双生去看fate惹,希望他不要讨厌吉尔大人···

下面是文

————————

 

现在,让我们说一个男人的故事。
如同戏台上丑角一样,这个男人的一生只能用可笑来形容。
和英雄不一样,从小到大他都不曾怀有伟大或者善良的理想,说不上漫长的人生里,同样没有任何事可以算做值得歌颂的功绩。
也许他的名字在他活着的时候曾经出现在一部分人的谈吐中,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注定被遗忘。
背叛者。
这是这个男人最常扮演的角色,也是除了小丑之外最贴切的形容吧。
但是,即使是这样。
这样可笑而又丑陋的男人也会拥有自己的救赎并为之奋斗。
这大概是神对于他的怜悯吧?
然后那个男人死了。
关于他是真正得到救赎无从得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男人,直到死亡的那一刻都认为自己是在为了某人而战斗,怀着这种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的谎言离开这个世界。
多么愚蠢,多么可笑。
不是吗?

00

 

“要说再见了啊。”

“诶,你问这个样子?因为那家伙认为接下来只是小孩子的游戏啦,连道别的礼貌都不知道,真是糟糕的大人。”

“要说为什么?唔,大概是因为很有趣吧?完全不会让人感觉到无聊哟。”

“不要个表情啦,这个可是饯别礼物哦。”

理所当然的,那个金色的孩子说如是。

——————————
“Wo bist du heut Nacht ,Bis gleich auf deiner Wolke ,Ich finde dich heute Nacht ,Denn ich halte dich,Bis du schlafen kannst ,Und alles hier vergisst ······①”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做在床边,刻意压低的嗓子里滑出了摇篮曲的旋律,他垂下的眼睛注视着床上的孩子,像是被什么给蛊惑似得,他向着孩子的金发伸出了手。

头发很软,虽然比不上被这个孩子抱在怀里的泰迪熊,但是,真的很可爱。

手指向下,却小心翼翼地没有触碰到脸颊,把被子向上拉去,基尔伯特终于唱出拉最后一句。“

“Ich halte dich bis du irgendwanneingeschlafen bist”

他伏下身,像是要亲吻孩子的面颊,但是就和他的手指一样,并没有直接地触碰到孩子的肌肤。

“Fein liebchen,gute nacht”轻轻地在心底说道,站起来的基尔伯特面无表情,双手放在背后的他面对着门口的位置,宽大的风衣很好地挡住拉他身后的孩子。

“您好,”背光出现在门口的男人依旧手记忆力那副拘谨的打扮,即使到了这个时代也没有忘记的丝巾与礼帽只让基尔伯特觉得好笑。

更别提那老头子般迂腐的口吻。

“也太积极了?小少爷,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也许是因为五官太过于锋利的外貌,没有笑容的基尔伯特看上去就像在生气,实际上他的语气里也带着浓浓的不耐烦。

但是这位礼貌的拜访者并不介意,虽然礼貌的定义也只是在口头上,因为直到现在,他对于作为这里主人的基尔伯特仅仅只是点头致意,虽然因为背着光的缘故导致基尔伯特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但是很显然,就像基尔伯特在对于其出现所表现的不满一样,这个不束之客同样也对基尔伯特极为不满。

“我只是在履行自己应尽的义务请您理解。”那个人的声音温润却显得意外地强势,“请放心,我并没有想要违背约定。”

“阿西已经睡了,而且你根本不用来,毕竟胜利的只会是本大爷。”

“我并不是来找路德,只是来提醒您,三大骑士已经被召唤,剩下的名额已经很少,如果······”

“本大爷的事不需要你管,还是担心你自己吧,罗德里赫。”打断了谈话的基尔伯特几乎就是明明白白地把不屑写在了脸上,很显然,他狂妄自大地模样就像是在表现压根就不在意自己接下来的搭档会如何一样。

不,也许不能称为搭档,毕竟master和servant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仅仅用压根简单的词语来概括的。

被称为罗德里赫的人叹了口气,似乎从他第一次表明立场开始,他和眼前这个银发红眼的男人就存在着单方面的沟通障碍。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结下的自我约束的条约估计已经打起来了?

这样想着的罗德里赫不自觉地挺直了身板,对面那个双手放在背后的白毛让他感到烦躁——虽然还有很大原因是因为回荡在耳边闷闷的笑。

还不是时候,他对自己说,努力地去忽视对面那双不善的红眸。

所以说为什么这种人会得到刻印?这样的想法不止一次出现在罗德里赫的脑海里。

所谓的刻印是有成为参与即将在极东之地爆发的圣杯战争的master的最好证明。这场由马基利,爱因兹贝伦与远坂创立的圣杯制度已经有了不算短的历史,关于即将降临在那片被称为冬木的土地上的圣杯所拥有的力量无论是魔术协会还是圣堂教会都有明确的记载。

“虽然目前并没有人真正拥有圣杯,但是那么强大的力量,依靠他绝对能够实现愿望吧?”

似乎,有谁这么说过。

一般而言只有魔术师才有资格成为master,像罗德里赫本人就是很好的例子,可是,这个男人,这个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他明明···

“从正面走,魔术痕迹会让阿西做恶梦的。抱歉,本大爷忘了某个贫弱的小少爷离开魔术可是连门都找不到。”刻薄的嘴唇微微向上,即使是微笑也显得凶狠,这大概也是基尔伯特的特长之一吧?

“不需要您的担心。”罗德里赫退出了房间,就像故意作对一样,他选择了门反方向的落地窗,打开之后的狭小空间组成了阳台的部分,该说不愧是凯悦酒店的家庭套房吗?在这里能很好地欣赏到城市的夜景。

然后他就从阳台上跳下去了,轻车熟路,果然不愧是第三次了。

要在这里布置法阵吗?脸上写着果然是这样的基尔伯特关上窗户,但是显然他在这之前还有着其他工作。

接下来,虽然顺着那少爷的意思让人很不爽,但是果然还是要召唤servant。

 

  • 选自Schlaflied,个人很喜欢的一首安眠曲

 



评论(8)
热度(12)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