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Herz24

前面的话,久违的更新,没有诚意的字数(土下座)

请相信我不会坑的

下面正文

——————————————

现在,让我们来说一个女孩的故事。

 

或者说,现在,让我们来说一个童话。

 

和所有的童话一样,美丽的公主爱上了英俊的公爵,而公爵同样深爱着她,甚至能为了爱情放弃本该属于自己的领地。

 

他们是如此般配,连上帝都为了成全这段爱情而提前带走了公主的曾经的未婚夫。

 

现在,公主嫁给了公爵,并且有了三个,不很快就会是四个可爱的孩子。

 

多么幸福啊!

 

故事说到这里,想必聪明的你已经发现了吧?

 

这是一个没有说完的童话。

 

美丽聪慧的公主,英俊高大的公爵,美满的婚姻……可是,那个总是阻碍爱情的恶魔去哪了?

 

在所有童话里,都会有在么一个恶魔,美艳狠心的后母,丑陋肥胖的巫婆或者干脆就是邪恶的巨龙……不管是哪一种形态他都会是公主爱情上的阻碍。

 

而幸福的结局,往往都是在这个恶魔被消灭之后。

 

可是,这个诞生于五月的公主过去却没有遇见恶魔。

 

或者说,现在,是她与恶魔的【初遇】

 

——————————————

 

她轻盈地穿梭在结霜的荆棘丛中,如同雪仙子在舞蹈,微风抚摸着带着晶莹的皮毛,却在那双温润的眼睛的装饰下少了冬日本该有的寒冷。

 

像是发现了什么,她的脚步停下了。垂下黑色的眼,细小的咀嚼声洋溢着欣喜。

 

真是太美了!

 

老汉斯一边想一边咬开了火药,他有一口好牙,坚固有力,可以算是一比傲人的财富。

 

把火药倒进枪管,虽然手上正忙,但是他的眼睛却一刻都没有离开有着温顺眼睛的她,这个年迈的猎手几乎兴奋地憋住呼吸,似乎在害怕惊吓到这好不容易的“艳遇”。

 

他盯着她,摆好了前膛枪,有些浑浊的眼睛里带着某种饥渴。

 

手指缓缓地推进,快了,马上···

 

她就要属于他了!

 

然而,她却像是提前知道了一样,抬起头,对上了猎人的眼。

 

枪声回荡在寂静的森林里,惊起了一群寒鸦。

 

灰色的鹿跳出荆棘,几乎要失去平衡地跌倒在地——强壮的后脚流着血,但这已经是万幸之中了,刹那间的跳跃让她她躲过致命的一击,接下来只要甩开饥饿的猎犬就······

 

但是,出乎老汉斯的意料,受伤的鹿并没有选择看起来最好的逃离方向,看样子要让猎犬追上并不是很难。

 

但是,老汉斯却没有对爱犬下达命令。

 

年迈的猎人脸色凝重,几乎是快速地咬开火药装弹,摆好姿势。

 

有什么东西要过来了。

 

从鹿曾经位置的后面,就像来自天边的雷鸣。

 

听起来像是马蹄,但却混杂着重物规律落地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冬天里也只有诡异能拿来形容吧?

 

强盗吗?

 

不,如果这是强盗的话,那会是多么庞大的团体?而且不论是马蹄还是脚步,都整齐地不可以思议。

 

老猎人握紧了手中的枪,这把来自上个世纪的老东西此时是他勇气地来源,他上前轻轻地绕过结了霜的荆棘,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

 

此时,地面上的积雪是他最好的伙伴。

 

终于,他来到了森林的边缘。

 

上帝啊,他看到了什么?

 

一只军/队!

 

在西/里/西/亚这个落雪的寒冷的冬天,竟然会有一只军/队!

 

无论马蹄还是脚步都整齐一致,这只行走在冬天里的军队在雪地上演奏着肃杀的歌。

 

那是如同剃刀,锋利,毫不留情地割裂和平的独奏曲。

 

1740年12月21日,也就是哈/布/斯/堡的神/圣/罗/马/皇/帝查理六世驾崩的两个月又一天之后。

 

2.5万人普/鲁/士军队无声地进入西/里/西/亚。

 

此时,距离新国王,年轻的腓特烈二世的特使抵达维/也/纳,还有两天。

tbc

评论(12)
热度(28)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