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Mauer&Vogelkäfig21

在基尔伯特赶到之后的一刻钟左右,GSG9也是火速到来。
这一只德意志联邦的精锐部队其时早已全员出动,他们封锁了这一条通向波、滋、坦的公路——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基尔伯特所驾驶的3000S一辆车插入路德维希与RAF之间的战斗的原因。
由于国家身份的特殊性和隐秘性,以及这个事件的恶、劣、性,这个晚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成了这个名为德、意、志的国家的机密。这个晚上留下来的现场将会在快速的取证之后大概就将会被处理成一起的车祸事件,在明天的早间新闻里面也许你能找得到它的影子。
当然也许提都不会提,总之它会怎么样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面全看这些穿着黑衣的精英们的表现了。
“比起收拾烂摊子他们其实更适合制服恐、怖、分、子。”路德维希坐在医护车的担架上面,看着一旁忙的热火朝天的GSG9,他看着把医生们都挤到一边固执的亲自为他处理伤口的基尔伯特,“能帮我外套里的那包DAVIDOFFMAGNUM拿过来么?”
基尔伯特的回答是是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地从路德维希的脚踝处取出了一颗子弹,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弟弟,基尔伯特的眼睛颜色厚重的就像是凝固的血一样。
路德维希看着那双眼睛,就在刚才,这双眼睛的主人仿佛是让时空进行了逆转,那个在百多年之前让整个欧、洲为之胆寒的的军国似乎穿越了时间的屏障,从过去来到了他的眼前。就像以前一样,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又一次的的保护了他。
“基尔伯特···”他把他的名字放在嘴里轻轻的念着,仿佛是在品尝这个世间最最美味的佳肴。
“···真是拿你没办法。”被叫到名字的德、东人无奈的放下镊子,开始脱手上的橡胶手套,不过,他这个动作大概是多余的,因为被晾在一旁的一位医生非常乖巧的从已经是一块脏兮兮的碎布的里摸出了这种昂贵的烟,当然还有殷勤的递上了同在破布里面找到的一个imco6700打火机。
“基尔伯特···”路德维希依旧看着那个粗暴地拆开烟盒的银发男人,,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
“本大爷知道了啦,马上就给你点上。”动作强硬而又粗暴地把一根烟插进路德维希微微张开的嘴里,基尔伯特点上了烟。
“Kesesesesesese?现在爽了吧?赶快来赞美本大爷啊~~~”银发男人似乎很满意自己刚刚的行为,他重新带好了橡胶手套,低下头开始专注的用酒精棉擦拭着路德维希脚上的伤。
不得不说国家的自愈能力真的是非常可怕,再由基尔伯特一个人来包帮的话很可能在伤口愈合了也没有把嵌在肉里的子弹取出来。
显然,基尔伯特也发现了这一点。
“喂,你们是傻了还是怎么着?还不快帮忙!”
有些不情愿的的邹邹了眉,基尔伯特几乎是面带杀气的转向四周围绕着他和路德维希的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们。
在短暂的惊讶之下,白、大、褂们蜂拥而上。
当然,这些心高气傲的白、大、褂绝对不承认自己的热情是受到了这个凶神恶煞的银毛的威胁。
他们可是为祖国殿下服务。
这可是无上的荣光!
基尔伯特退了出去,靠在车门那儿点了一根DAVIDOFFMAGNUM。
但是,那根烟并没有被放到那张几乎吐不出好话的嘴巴里,基尔伯特只是拿着,目光游离在
活跃的黑衣服和包围路德维希的白大褂之间,而视线的焦点在哪儿?没有人知道。
路德维希依旧看着基尔伯特,虽然这样说很奇怪,但是路德维希却开始对那群袭击他的人有了大概是感激的感情。
真是要谢谢他们啊。
托他们的福,他所确定的事情绝对不止是眼前基尔伯特就是他的哥哥那么简单。


评论
热度(12)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