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多弗朗明哥x赤司征十郎,不管就是本命。
心花同好征集中!
令君大美人,我永远喜欢曹荀。
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独普版命运石之门(非国家设定,全员高IQ大龄向)1

火,那场火,那场发生在那个晚上的火。
就像心中永远挥不去的梦魇,它常常出现在路德维希只有一个人独处的深夜里。
就像一个憎恨着的他的厉鬼般不断纠缠着这个强壮的德/意/志/人。似乎是只有当那在路德维希左胸的那一颗心脏停止了跳动的时候,那个厉鬼才会心满意足放过他一样。
今晚,路德维希有见到了那个“厉鬼”。
醒来的时候,汗水浸湿了黑色的背心,路德维希抓了抓同样是汗淋淋的金色头发,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
床头柜上的闹钟的时针和分针组成了一个完美的直角,但是路德维希却起身走向浴室。
冰冷刺骨的水从他的头顶浇灌下来,在日内瓦的十二月的冬天里面,路德维希却像是没有感觉一样。
是的,怎么会感觉冷呢?
对于一颗已经死掉的心而言。
是的,路德维希的心已经死了。
就在那个晚上,那场火烧起来的晚上,那个他永远失去基尔伯特的燃烧着的晚上——那个一年前的2月25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霍哼索伦院士,这样真的可以么?”路德维希看着眼前的白衣学者,虽然用上了疑问的语气,但是那双狭长的蓝色眼睛里却是满满的坚定。
拥有伯爵头衔的白衣学者的嘴角是很淡的笑,钛合金材质的眼镜掩饰不住那双淡蓝色的眼镜里的犀利,他看着眼前那个已经比他要高一些的金发男人,还是不禁地在心里感慨着时光飞逝。
曾几何时,那个常常被他最最骄傲的学生挂在嘴边的路德维希还是一个小小的,只会躲在哥哥背后的害羞孩子。
而现在,代替了自己那个不幸的哥哥的工作的路德维希却已经变得优秀的无可挑剔。
真要说是瑕疵的话,路德维希对于研究项目的认真态度与其说是出自对于未知知识的好奇还不如说是仅仅在于负起责任。
就好像死去的基尔伯特与他合二为一,所以他必须要完成基尔伯特没有完成的事业。
即使,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回到上帝怀抱之中的基尔伯特是无可替代的。
是啊,先不说感情上面的东西,就从专业而言这一对同姓贝什米特的兄弟所擅长的领域截然不同。
“如果真的成功的话我的助手依旧是基尔吧?”这一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拿着手里的iPhone,看着现在作为自己助手的路德维希,“路德,谢谢你这几个月来对于这个项目付出的努力。能和你一起工作,真的很开心。”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如果这次实验真的成功的话,时间线就会发生位移吧?如果是那样的话除了路德以外没有人会记得这段时间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吧?”
“所以有些话现在不说就来不及的吧?”
“我在您这里学到了很多……”良久路德维希轻声说。
“那么,另一个世界线再见了……”
“全体准备,第57次实验开始。”


评论
热度(10)

© 阿沫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