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多弗朗明哥x赤司征十郎,不管就是本命。
心花同好征集中!
令君大美人,我永远喜欢曹荀。
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独普版命运石之门(非国家设定,全员高IQ大龄向)2

路德维希视线里的整个世界都在颤抖着,一种类似于晕车的恶心感一闪而过。
但是在那张冷峻的脸上你估计看不到任何的感情变化,毕竟,对于路德维希而言,这种感觉并不算是陌生。
那是说明世界线已经发生了位移。
这是不是意味着……
当路德维希回过神来的时候依旧是位于SERN内部的那个整洁而又巨大的实验室,在这个拥有为数众多的显示屏幕的房间里路德维希看见了他。
那头银色的头发就想记忆里一样凌乱的像个鸟窝,手指飞一般的敲击着键盘的男人桌边摆着喝到一半的速溶咖啡。虽然好歹穿着严肃的白色研究服,但是脚上那双人字拖还真是扎眼到不行。
那个人是……
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就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WWWWest????!!!!!”如同记忆中那副沙哑的声音听上去有明显的惊讶,那个坐在转椅上从后面被路德维希抱住的男人明显被吓到了。
“你丫的本大爷都差点被你吓死了!!!!”
路德维希不说话,他只是低着头,把脸埋在还带着薄荷味香波的柔软银发里。
现在,手臂所环绕着的是真真切切的实体,皮肤所触碰到的是属于活人才有的温暖体温,甚至连怀中之人的心跳声都能清晰记录,路德维希觉得属于那个人的气息充盈着他的全部呼吸……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路德维希觉得眼睛发酸。
胸口一直死寂的东西似乎重新开始跳动,路德维希把自己的头埋的更深了。
“……”似乎被从头上传来的湿潞感给惊到了,那个银发男人老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似乎发觉这个从后面抱着他的金发大男人在哭。
“喂喂,West,你怎么了,难道有哪个不长眼的猪/猡欺负你?快点告诉你最最帅气的哥哥本大爷,本大爷保证……”
路德维希摇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动作在这个男人眼中直接等于撒娇。
“Kesesesesesesesese,本大爷知道了!West你一定是吃到了芥末味的柏/林乐甜甜圈吧?嘿嘿,小West不要怕,对于新人,弗里茨老爹他总爱用这一招。”
“其实老爹他人挺好的,真的,以本大爷人品保证。倒是千万别吃那个姓柯克兰的死眉毛的任何东西,要不然……”
这个男人还是和记忆中那样一旦打开话匣子就滔滔不绝,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路德维希宁愿可以永远就这么听下去。
那个银发男人显然就是误会了这种举动,他喋喋不休的向着路德维希鼓吹着自己的博士导师的光辉形象,生怕因为一个甜甜圈使得自己最最亲爱的West讨厌上自己最最崇拜的人。
“……总之老爹他超级帅气的,虽然比不上本大爷~Kesesesesesesesese,本大爷今天依旧帅的像小鸟一样!!!”
“是是是……”语气中带着无奈,路德维希惯性下垂的嘴角却扬起了好看的幅度。
是的,哥哥。
你所说的我都知道……
只不过……
能在这条世界线上看见你真好……
我只是……
能再次看见你,太激动了……
仅此而已…


评论
热度(9)

© 阿沫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