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独普版命运石之门(非国家设定,全员高IQ大龄向)4

“ciao咩~”红褐色头发的意/大/利/人笑着把一盘薄piazz摆在路德维希面前,当然,也没有忘记放下一杯意/式/浓/咖。
“ Danke ”路德维希微微点头。
这个意/大/利人的名字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据说在是做食品与人的心理课题的研究生,现在是负责他们这个研究小组的后勤与饮食。
说实话让并非小组研究人员的费里西安诺来承担这项工作其实有勃惯例,但是没办法,在小组中最最擅长料理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似乎只要是就站在炤台前面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制作豪华大餐的冲动,这个脑科专业的医学博士其实最最骄傲的依旧是博大精深的法/兰/西料理,——在费里西安诺没有加入之前,这个身性散漫的法/兰/西人以前可为此不少地拖累了小组研究的进度。
虽然不是CERN的正式成员,但是其实费里西安诺与CERN的联系绝对不算少。他的那个双胞胎哥哥罗马诺是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的那一位重点研究植/物/转/基/因/学的西/班/牙恶友的爱徒,现在跟着那个爽朗的西/班/牙人一起向着“超级番茄”的方向不断努力中。
“基尔伯特博士今天没有来咩……”费里西安诺揉揉自己的头,“果然是太辛苦了咩?研究可以改变过去的时间机器……”
“愰铛”原本拿在路德维希手上的钢叉掉到了白瓷盘子上面,原本冷淡的蓝色眼睛在一瞬间犀利。
他抬起头看着这个站着他边上的意/大/利人,目光如刀,“时光机器?你说听谁说的。”
没记错的话他们的项目是经过严格保密,即使是费里西安诺能知道的也最多是他们的就餐时间罢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继承法/兰/克/尼/亚系霍亨索伦伯爵头衔的院士所主导的项目一直是对外宣称为探索黑洞的粒子运动吧?
难道说,这个家伙……
“咩——”被吓到了,完完全全被吓到了,似乎除了料理以外都笨手笨脚的费里西安诺吓的开始语无伦次的解释起来,“那个……我真的没有偷听咩……真的……那个……”
“是波诺弗瓦博士和卡里埃多博士说的……咩,我真的不是故意……”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无视掉眼前的意/大/利/人,路德维希直接盯着那个在费里西安诺说出时间机春天器一词之后就开始默默的向门口挪动的巴/黎人,目光冰冷的让这个热衷于展现自我形体之美的金毛以为自己来到了南极。
“呵呵呵……哥哥我想去厕所…呵呵呵”
“是么,解释一下再去也不迟。”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看着路德维希站起来,不紧不慢的向他走过来。他看上去真够迷人的,五官线条凛冽英气的就像是用剃刀削出来一样,被健美的肌肉撑起来的衬衫和白大衣裁剪考究,即使穿着保守也可以散发着一种要命的性感。
和他哥哥一样,同样是贝什米特出品的路德维希也是有着不可多得的优秀外貌。说句实话这两兄弟总是让弗朗西斯热血沸腾,特别是想着如果哪一天能……
但是现在……
“啊啊啊啊啊啊,小基尔你弟弟好可怕!!!!”
以上的声音来自弗朗西斯现在的内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致上的情况我了解了”现在是下午3点,坐在窗边享受着日/内/瓦午后温暖的阳光的霍亨索伦院士轻轻的抿了一口呈在有着精致浮雕的KPM瓷杯中的茶,淡蓝色的眼睛里的锐气藏在了慵懒之后。
而在他的边上,作为助手的基尔伯特正在和一块起司蛋糕奋斗着。
对于路德维希报告的问题,基尔伯特的唯一反应是在看见自己弟弟的时候抬头问个好。
“弗朗吉说实话你这种行为真是会让大家困扰呢。”
“那是意外啦意外!快看哥哥我无辜的眼神!哥哥我只是喝高了!真的!”
“所以是酒后失言么?”还不到半百的年轻院士放下手中的杯子,“看来似乎要麻烦娜塔莎了。”
“如果弗朗吉再一次的……”故意没有把话说完,带着笑容的霍亨索伦院士看着一旁安静而又淑女的吃着茶点的斯/拉/夫女人。
被称为娜塔莎的女人点点头,精致的像是冰雪砌成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的眼睛是冰,皮肤是雪,唯独红艳的唇是火,来自雪国的冰美人甚至不愿把半分注意力停在已经开始对她狂抛媚眼的法国人身上,即使,她刚刚已经答应了对于醉酒的法/国/人的管辖。
“还有就是,费里,你应该有话要说吧?”在处理完法/国/人的问题之后,霍亨索伦院士抬起冰蓝色的眼,看着因为过度紧张而脸涨得通红的意/大/利/人。
“咩……”
虽然是带着温和的微笑,但是主导着CERN最最隐秘也是最最重要项目的淡蓝眸子却像是结了冰一样。
“拜托请让我可以给过去发一条短信咩!!!!” 


评论
热度(7)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