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Loki 8

 

出現新人物

巴伐利亚=弗兰茨.马克西米利安 

 下面开始放文

 

基尔伯特要回来了。

那个狡猾而又可恶的普/鲁/士/人要回来了.

弗兰茨·马克西米利安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吃饭。说实话现在即使是摆在他面前烤的香喷喷的咸猪肘和慕/尼/黑白肠也提不起他的兴趣了.

还真是一个好消息呢!

大口的灌下半扎啤酒,弗兰茨爽快的地舒了一口气,,说实话这还是第一次呢,第一次听到那个混蛋要回来居然会有几分期待.

那个乳臭味干的小崽子这次回来是回去柏/林吧?

这样的话他一定也会碰到吧?

毕竟那可是``````

啧啧,老子我都有点等不及了!

弗兰茨点了一支烟,吐出的青灰色气体模糊不了脸上的笑容.是的,他在笑,是那种带着仿佛是报了仇的快感的笑容——虽然他仅仅只是听说了那个普/鲁/士人回国的消息。

Hi,我当年受的罪,这下终于要轮到你这个小崽子头上了.

真是迫不及待想要看见那个”感人”的兄弟重逢呢?

你说对吧?嫁入德/意/志的小玛利亚..

 

1923年11月8日

德/意/志 慕/尼/黑 贝格勃劳凯勒啤酒馆(Bürgerbräukeller)

这里人真多,海格薇抿了一口眼前的的黑啤,,麦芽汁醇厚的的香味与苦涩萦绕在舌尖,却让这个被莱茵河潺潺流水养育的金发女子微微皱起了好看的眉.

果然习惯了Riesling之后,她是不会太喜欢这种所谓的“液体面包”的。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海德薇恨不得马上回到鲁/尔/区.,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了,距离法/兰/西和/比/利/时联合占领鲁尔区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个月——这也意味着,鲁/尔/区,这个极为重要的煤铁工业地区已经有十个月没有发挥自己该有的作用了.

即使在国际上,大家几乎都是一边倒地在谴责着这两个战胜国的霸道行径,但是他们的谴责仅仅是停留在口头.是啊,谁会管一个战败国死活?即使对面的那个金发男人不断用他那双蓝眼睛若有若无地调着情,但是海格薇不禁开始想念起估计还在柏/林辛勤工作的祖国殿下.只要回想起上一次见到是的那双带着血丝的蓝眼睛,海格薇就觉着座椅仿佛是烧起来一样.

是的,她一刻也坐不住了.

“弗兰茨,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Hi,海蒂,冷静,好戏就要开始了”显然是发现了海格薇的不耐烦,被称为弗兰茨的金发男人点了一支烟,“陪陪老朋友就这么难么?”

“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就不会约我到这来.”海格薇皱起眉头,虽然鲁/尔/区的形式的确让人担心,但是她也不否认这个几乎人挤人的环境才是让她烦躁不堪的罪魁祸首.

天哪.后面的那个不认识的男人都快要帖上她了!

明明该是寒冷的十一月,可是这里去弥漫着一股子的咸腥味.带着不满的目光环绕四周,说实话海格薇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聚会,竟然让这么多慕/尼/黑的政界和社会名流愿意挤在一个啤酒馆里.你看,那边那个靠着柱子的消瘦男人,哦,可怜的家伙,这位黑发先生肯定也觉得这个环境实在让人舒服不起来.

有人开始发表演讲了,海格薇觉得自己大概认得这家伙,是慕尼黑政界的三巨头之一,好像是叫做卡尔什么的.说实话这场集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处于万众瞩目的男人礼貌的行礼之后就开始发表演说看了,说实话他讲的还不错,可是海格薇却有一种想把面前的啤酒杯摔在他脸上的冲动.

“巴/伐/利/亚独立””和除了普/鲁/士以外的德/意/志地区一起建立莱/茵/共/和/国””脱离柏/林” Mein Gott!!!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蠢话么?

带着怒火,海格薇狠狠地转向弗兰茨,想要从这个巴/伐/利/亚人这里得到解释.

但是,没有.

这个高大英俊的南方人的脸上是满意的笑,他蓝色的眼睛里甚至带着兴奋的光.

毫无疑问,弗兰茨对于这个卡尔的话是双手赞成的,甚至,

有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海格薇的脑海里面一闪而过

也许那个台上的男人的发言```正是弗兰茨自己的意思?

似乎注意到了海格薇的视线,弗兰茨转过来,看着这个美丽的金发女人的视线里除了被鼓动的兴奋以外还有别的什么海格薇现在并不想了解的东西.她看见他抖了抖烟灰,带着明显的日/耳/曼特征的薄唇上扬着.

“亲爱的海蒂,其实我``````”

手指在衣袋里摸到了属于金属的冰凉,海格薇皱着眉看着眼前这个其实算是非常英俊的南德人,思索着给他的脑洞来一枪的这种做法的可行性.

但是,似乎有人先她一步.

额,当然不是冲着这个”南方蟑螂”的脑袋.

有一个30岁上下的男人带着25个武装人员冲进了会场,这当然还只是开始,在众人的慌乱之中,那个原先靠着柱子的消瘦男人出乎意料地跳上了一张椅子,他居然就这么的朝着天花板开了一枪.

“全/国革/命/已经开始了。”这个黑发男人叫喊道,说实话海格薇真的想不到那具不算强壮的身躯里为何会拥有这样的气势,“这个大厅已经由六百名有重武器的人员占领,任何人都不许离开大厅。巴/伐/利/亚/政/府和德/国/政/府/已被/推/翻,临时全国/政/府/已经成立。陆/军/营/房/和警/察/局/已被占领,军队和警/察正在纳粹旗下向市内挺进。”

这家伙显然是在虚张声势,根本就是一个试图用恐吓的手段来挤进政/治的暴发户,但是说句实话,海格薇觉得自己似乎还挺喜欢这家伙的,起码他终止了那个该死的演说.

弗兰茨现在的脸色很差,冷下来的蓝色眼睛就像是进攻之前的野兽,海格薇打赌,如果不是啤酒馆的大门外面有着一挺机关枪,这个其实脾气暴躁的巴/伐/利/亚人一定会跳起来把这群闯进大厅的”不速之客”给打趴下的.你瞧,这家伙都把手放在了腰间的枪套上面.

“看样子我们现在都成了俘虏了呢”唯恐天下不乱的笑着瞄了一眼强忍着怒火的金发男人,海格薇说的非常轻松.

她才没有觉得让这个南方佬几乎气炸了这件事非常有趣呢.


评论
热度(7)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