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Loki 9

.”哈```啊恩```你```艹```恩```”

如果可以的话,弗兰茨想要狠狠地揍这个男人一顿,他才不管什么最尊贵的祖国殿下呢!

 “你大可以叫的更大声一点,我想海蒂会很乐意看到你浪成这样的,你说对么?荡货”毫不留情地从背后竈进入弗兰茨的身竈体,像一个暴君一样地抽竈插着,紫色竈眼睛里面却没有一丝竈情竈欲的意思,扬在嘴角的冷笑似乎能把人的灵魂都给冻结.

想发竈情的母猫一样抬高屁竈股被身后的男人干的喘息不断的巴/伐/利/亚化身的目光开始模糊了,身竈体已经开始失去控竈制,仅存的理智在心里磨牙

该死的这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9小时之前

那是一场闹剧.

有时候,当海格薇回想起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的时候总是会用这个词来概括.

是啊,怎么不是闹剧呢?

靠着600多个武竈装人员和被挟持的州/政/府/人/员,居然就开始妄称建立了新的德/意/志?有什么比这个还要好笑的?

作为被挟持的人质,海格薇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晚上了,说实话他们还算绅士,并没有为难她,或者说是她和弗兰茨似乎被不动声色地照顾着.

她小小地抿了一口啤酒,终于把这一扎黑啤喝完了.

快十一点的时候,那个黑头发的消瘦男人还有他的伙伴们离开这里了,,只留下几个守卫——着正是恰好符合弗兰茨的想法。

看着暴怒的弗兰茨和几个同样高壮的大男人已经放弃枪竈械开始肉竈搏的时候的海格薇撩竈起裙子,取下绑在雪白性竈感的大竈腿上的左轮手竈枪,从组装弹匣到来开保险的动作都熟练的对于一个女人实在是不可思议.

她开竈枪了.

原本拿着机竈枪的`男人惊异地看着那个打扰他的美丽女人,真是可怕的射击能力,就在刚刚,这个女人废掉了他常用的右手.

改用左手,颤竈抖地把枪口对着那个站起来的女人,果然单手还是太过于勉强了么,不要瞄准,紧紧是扣下墙板到话应该还做的到吧?

可是这样的话•••

就在这个男人还在犹豫的时候,门开了。

难道

难道他们已经回来了么?

带着欣喜和期待,男人转过头,却在目光触及到那一双冰蓝色的眼睛的时候,停下了动作.

那双怎么样的一双眼睛啊.

明明是在这片中/欧/土/地/上如此常见的瞳色,为什么却好像在被看到的刹那间冻结了灵魂.

就像是```

确是有一群武竈装分竈子聚竈集在啤酒馆的门口,但是却找不到昨天的那一个黑发男人.

当然找不到啊,今天来的人可都是穿着慕/尼/黑/的警竈服呢!

额,把那个冷着一张脸的背头西装男除外的话.

 

“艹,路德维希,你ТMD快放开老竈子!!!”双手被手铐固定在窗边,已经是衣襟大开的弗兰茨愤怒地看着那个正在查看着他所收藏的马鞭的高大男人.

男人并没有理会他,只是用手来试一试皮鞭的柔韧性,显然看他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大概是还算满意的意思吧?

“已经是迫不及待的要接受惩罚了么?”明明是疑问的话语却没有任何的起伏的的语调,大概要被称为”路德维希”的男人,随手一扬, 将它挥出一个空响,划破空气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流畅,看样子似乎有着不错的韧性.

这是当然的咯,毕竟可是巴/伐/利/亚化身的个人私藏嘛.

“你这个猪猡到底想干嘛?我竈艹竈你个```”没有骂出口的脏话被落在后背的剧痛给硬生生地打断了,当然这只是开始,毫不留情地鞭打就像一场急促的暴雨,火竈辣而粗钝的疼痛接连在背后,前胸以及腿竈间绽开.鞭竈子破空的声音还是在皮肤爆开的声音相互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场弗兰茨绝对不想要聆听的交响乐.

身为巴/伐/利/亚的化身,从加洛林时期就开始的记忆使得弗兰茨几乎是什么样的伤痛都是经历过的,可是像现在这样被人铐着双手鞭挞却还真是一个新鲜的体验.而且,这个艹他竈妈蛋竈蛋的小崽子居然``````

“只是这样就兴竈奋了?还真够淫竈荡的.”当鞭梢触竈碰到弗兰茨腿竈间的时候,力道竟然被放轻了,当然疼痛依旧还是有的,只不过这种针对脆弱的敏竈感竈带的鞭挞竟然让弗兰茨的身竈体感到快乐.这可把本人都吓了一大跳.

“我竈艹,你```你TM是基尔伯特那个小崽子去了远东欲求不满么?”每一个字母都像是从相互摩擦的的齿缝间挤出来的,弗兰茨的眼睛都快要喷竈出蓝色的火焰,他不断的想要冲上去给这个面不改色的男人一拳,可惜的是,自家的手铐似乎质量太过于优异,每一次都瓦解了他的行动.

“想那个小荡货就去找啊!!!关老竈子什么事”

在听到基尔伯特的名字的时候”路德维希”的眸色略微的暗了几分, ,一脚踩上弗兰茨的胯间,用折起来的鞭竈子挑竈起弗兰茨的脸。

“你似乎误解了”‘路德维希’说道,“这个惩罚只是针对于你想独竈立这件事。作为德、意、志,我想我应该有义务要让你明白,你是我的。”

不轻不重地用带着纹路的鞋底揉压着弗兰茨勃竈起的性竈器,‘路德维希’依旧是那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就像他现在所做的只不过是一件公竈务而已。

“德、意、志并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分竈裂国竈家行为。对于推动这种事情的主竈谋,只是这样子惩罚的话其实一点都不过分吧?”

“老竈子TM的只不过是想把普、鲁、士那个小崽子丢出去罢了!丫的,那个荡货要不是靠在男人身下哼哼恩恩浪得很才不能把日耳曼尼亚写在姓氏里面呢。ТMD如果不是普、鲁、士的话我们怎么可能这么惨!!!”

‘路德维希’的回应是狠狠的一脚,要不是有手铐铐在栏杆上面,他估计已经倒到了地上.

然后那只原本踩着弗兰茨性竈器的脚转移到了他的脸上.

“能在说一遍么?刚刚我好像没有听`清`楚.”明明刚刚在听到弗兰茨的怒吼的时候紫色的眼睛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激烈的翻滚着,但是现在隐在帽檐的阴影下面的那双眼睛却平静地叫人害怕.

是错觉么?

为什么弗兰茨觉得那双眼睛在发光.


评论
热度(17)
  1. 仙落ruobing阿沫复健中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