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Loki 10

一直以来,基尔伯特都不是一个可以被忽视的存在.

关于这一点,只要看他的脸就知道了.

当然这并不是在赞美他的容貌到底是如何如何的精致完美,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不论是国家还是地区的人类模样都会呈现他们所代表地域之中最最优秀的外貌.即使是最初诞生与信仰的基尔伯特和他们的不同顶多只是表现在皮肤和体色上面.

他知道自己在来到这艘渡轮的一开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不论是纯白地不带任何血色的皮肤和或是之相对的猩红眼眸都是像极了斯拉夫传说之中的嗜血恶魔——即使他那深邃而又细长的眉眼和像是被刀削出来一样的薄唇怎么看都是日、耳、曼人的特征。

从外貌上面就是异于常人的基尔伯特其实只是坐在窗边的,手里拿着一个硬皮笔记本,懒懒地享受着夜晚的风,仅此而已.

但是即使只是这样,却让只有9岁的艾莉安娜移不开眼睛.

其实艾莉安娜在这场海上航行的一开始就注意到这个不一样的大哥哥了。

被烫的整齐的黑色旧西装,干净而又太过于随意的白色衬衫,当然还有笔挺得的是军装,这个在外貌上面纯白的就像是雪天里的国王湖的大哥哥在衣着讲究的头等舱里面显得是那样格格不入。

“希勒尔,今天贝什米特先生也没有来参加宴会么?”小小的深褐色卷发女孩子仰头望着身旁的黑衣执事,牧羊式钟型帽下的小脸上面把失望明明白白地写了出来。

“抱歉,小姐,那位先生···您也知道,他···”

“···这样啊···”又一次的女孩子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特意穿上的Schiaparelli刺绣套头筒裙一句话都不说。

3天后,这艘船将在停靠在汉/堡/港,这也意味着过去的两个月里的漫长海上之旅终于到了该和船长说再见的时候。

是的,结束的时间就要到了呢···艾莉安娜马上就能回到位于法、兰、克、福的家里,马上就能见到相别已久的妈妈了···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呢!

可以如果可以的话艾莉安娜是多么希望时间能走的慢一点——即使是都快要有两个月过去了,她对于那个“不合群”的大哥哥的认知也才停留在是一个姓氏为贝什米特的德、意、志军人上面。

好不甘心,就这样要结束了么?

以后也许再也见不到了吧?

没有参与宴会的德、意、志、军、人安静地坐在窗边的方桌边上,垂下的眉眼专注于一本摊开的书上面,从窗户外面吹来的风微微地撩起他不算太短的头发,煤油灯的光芒模糊了原本锋芒毕露的面容。

感觉···好温暖···

躲在门外偷看的艾莉安娜不自觉地把身子向前扑了一点儿,黑色的大眼睛里满满是那个被灯光染上暖黄的侧影。

真的,不一样呢。

似乎从出生起,艾莉安娜就生活在最上流的世界里面,吃穿用度都是最考究的,接触的人和事也都是最最优秀的,而她的人生,在计划之中也应该是最优秀的。一盆被冠上“红盾”之名的花儿总是能受到最好的照顾,在最好的温室里面无忧

无虑的生长着。

门缝狭小的世界里面的年轻军人消失了。

娇美而又金贵的花儿总是沐浴着赞美与艳慕,所以当漫不经心的目光扫过之后,她变成了蛾。

蛾着种生物总是不自觉地追逐着耀眼而又危险光。

门被打开了,因为惯性向前扑去的艾莉安娜一直向前迈了好几步才找到了平衡。

穿着厚底牛皮军靴的笔直小腿,这大概是好不容易找到重心的艾莉安娜看到的第一件东西,目光顺着它向上,最后停留在那张五官精致分明地就像是用劗刀刻出来的脸上。

“那个···晚安,贝什米特先生···”


评论
热度(12)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