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WIR SIND UBERAL part1

part1

 

洁癖是利维尔·施莱的一个缺点。

作为‘Stasi’的一员,为了任务有时难免会遇到必须在一些环境较差的地方常驻——比如像现在,为了调查这个叫做埃尔温·史密斯的男人利维尔就必须在这个阴暗的阁楼里面呆上好一阵子。

“上尉,西侧已经打扫好了。”

“东侧应该干净了。”

“这边已经···”

“恩,不过你们好像还有别的工作吧?”带着扫除用的白口罩的利维尔看着自己曾经的部下,是的,曾经的,现在他们从属于那个代号是‘夜莺‘的女人,而自己······对于埃尔温·史密斯的调查是单人任务,虽然上面的意思是会排一个资深人员来协助他,但是,利维尔不需要。

还真是要感谢他们呢,如果只有他一个人打扫的话估计在那个剧作家聚会回来的时候也许还不能完成,而这些忙着架设监听设备的高大男人估计完全不会理会他的扫除要求。

可惜的是,曾经的利维尔小组的成员在帮助扫除之后就必须马上离开了,他们是Stasi内部的精英团队即使突然更换了队长也必须以任务为重,而且现在他们面对的可是一条麻烦的‘大鱼’。

‘团长’,Stasi内部是这样称呼他(Er)的,当然也许是她(Sie)也说不定,直到现在即使是Stasi对于这一位西德在东柏林地区的间谍总负责人的了解估计还只是停留在他就住在东柏林这一个绝对弱势的层面上面。

利维尔与‘团长’的战斗是从一年前开始的,虽然也曾抓住了‘团长’的爪牙,但是那个神秘的负责人依旧是隐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面。这大概是‘Libero’(清扫者)利维尔第一次在工作上面遇到了对手,也大概是那些上面的家伙第一次明明白白地找到攻击他的地方。

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吧?这一次利维尔调换任务的真相···

“佩德拉,”在要道别的时候,利维尔叫住了那个红棕色头发的女部下,“能把这些带着么?”

利维尔指的是这一次关于阁楼的扫除整理出来的杂物,说实话把这些那去垃圾场的工作比起女士更适合由男士来担当。但是就像是用脑电波通了一次话而已,曾经的利维尔小组几乎是在同时微微颔首。

身材较为高大的衮达·舒尔茨和埃尔德·琴首先向前一步,巧妙地挡住了那些正在监视设备做最后调整的男人们的视线,而奥路欧·博查特虽然一副漫不经心的的样子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全身紧绷地就像一只即将发动攻击的猎豹。至于被利维尔指名的佩德拉则是走进了自己曾经的长官,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似乎也是什么都没有做——如果忽视掉利维尔迅速传给她的那个纸团的话。

佩德拉金棕色的大眼睛眨了眨,一个一如既往的甜美笑容挂在脸上,“明白,上尉。”

“再见”

这一次大概是真正的道别。

曾经利维尔小组离开了,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们的名字会改为夜莺小组。而在他们之后的是那些组装监视设备的灰衣男人们。

现在,整理一新的阁楼里面只剩下了利维尔一个人。走到监视设备前面,这次还真是准备充分呢,那个叫做埃尔温·史密斯的家伙的公寓简直是毫无死角地呈现在眼前。

“切,还真是乱。”翘着腿坐在椅子上,带上耳机的利维尔几乎是嫌弃地瞄了一眼,而且好像也是同时,公寓一楼的大门被打开了。

是那家伙。

埃尔温·史密斯回来的要比预想之中的要早许多,差不过是在Stasi的人员离开后的一刻钟内就回来了。

和上次看见的一样,这个男人穿着简单而又得体,挂在脸上的表情说不出到底算不算是笑容。

虽然突然调换任务对于利维尔而言是百般不愿意,但是他在正式参与之前还是去对着个男人进行过较为详细的调查.

说实话这个叫做埃尔温的男人的过去简直干净的可疑,那份满满是赞许之词的履历表虽然最后的下场是被利维尔撕碎丢进了抽水马桶,但是这并不代表利维尔在轻视这个男人.

事实上,似乎在第一次见面开始利维尔就不自觉地把他归在了危险的列表里面.

那个男人,有一双海一样的眼睛.

并不只是因为颜色.

 

tbc

评论
热度(12)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