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Sechs

放文之前,感謝 @獨意志黑鷲 ,

hi沒有你大概就不会有它了吧~下次再愉快的讨论脑洞吧!

本文是黑独普

黑独=爱因斯

黑普=尼可拉斯


“哥鸨哥,过来.我想要抱着你午睡”“呵!真是粘人的小孩子呢~嘛嘛,作为鸨哥鸨哥的本大鸨爷就陪你睡好了,”

    在5分钟前,他们发生了如上对话."

    呐,怎么办呢?爱因斯,我讨厌你跟别人亲近呢?"尼可拉斯说话的时候声音很轻,鸽血红一般的眼睛剔透的如同真正的宝石,但也因此也总是显露鸨出只属于无机质的冰冷。 

   “哥鸨哥你在说什么?嗯……”爱因斯的疑问隐没在尼可主动献上的吻之中。算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对于现在的爱因斯而言专心的享受才是头等大事。继续早晨被打扰的事,在顶级套房内动作也没了顾忌,三两下扯开了眼前这个名为尼可拉斯的男人身上整齐的调酒师制鸨服,着迷地吮鸨吸那令人疯狂的细腻皮肤——都是我的,我一个人的,谁也不能拿走。

   当然,尼可的热情也不下于他,不到一会儿爱因斯的衣服就被撕鸨破了,原本撑起正装的肌肉有着性鸨感到不行的爆发性线条就这样不要钱地暴鸨露在空气中。眯起紫色的眼睛,爱因斯并不准备隐藏自己的兴鸨奋,大手搭上那对于日耳曼人而言说不上宽阔的左肩上,嗯,附件有一个看上去很不错的长沙发,很适合来……可惜,他似乎慢了一步。

在爱因斯动作之前,作为鸨哥鸨哥的尼可拉斯先一步把这个在体型上远胜过自己的男人用鸨力按躺在沙发上,然后他居然主动扭鸨动着身鸨体坐了上来。

  把爱因斯按在长沙发上面其实并不费劲,或者说是,也许是对他的纵容?坐在爱因斯的腿上的尼可拉斯,舔鸨了舔嘴唇,红色的眼睛像捕食的猫科动物一样微微眯起,而那双手却不老实地抚上那厚实强壮的胸膛。向前俯下鸨身鸨体,把脸埋在爱因斯的胸肌之中,尼可拉斯的牙齿和舌鸨头简直是在挑衅一样地玩闹起来. 

  真是个小恶鸨魔

  爱因斯并不否认自己被理应算是哥鸨哥的尼可拉斯的挑鸨逗所诱鸨惑,现在下鸨身被裤子勒得他有点难受,这一点似乎也被那个坐在他身上的小恶鸨魔所发现,根本就是故意地用手隔着裤子来回抚鸨摸,那双似笑非笑的勾鸨魂摄魄的眼睛也是一样,带着汹涌的暗火足可焚烧理智的力量。该死的,他居然敢这样挑鸨逗。

  明显感到有什么东西抵住大鸨腿,紫红色的眼睛里带上了几分得意,一边看着那一双紫色的眼睛,一边伸出舌鸨头舔shì着爱因斯的心口,简直是故意要让他看见要害处遭受他人攻击一样.

"很舒服吧?"伸手身下之人握住开始勃鸨起的性鸨器,就这样隔着裤子开始套鸨弄起来"嘛嘛,小爱因斯果然是色鸨情狂,即使这样就硬了呢"几乎是故意在'小'和'色鸨情狂'上加上重音,尼可拉斯不会承认,他更喜欢鸨爱因斯生气的样子.因为那个样子的他,真的是```太可爱了

    尼可要为此付出代价。他总把自己当成小孩子,就好像是故意要惹人生气一样。不过话又说回来,会被他几句话几下套鸨弄就被煽鸨动的自己也的确像是个长不大的任性孩子吧?所以——都是你惯坏我的啊,哥鸨哥,自找的。微微勾起嘴角,猛的起身把他掀翻在沙发上,扯下他的皮鸨带把他的手捆在一边的桌腿上,再脱掉尼可的长裤,一系列动作完全继承了闪击战的风格,快狠准。

   是的,尼可拉斯形状优美的下鸨体颤颤巍巍地站起,一副亟待抚鸨慰的样子。

身鸨体姿态和位置的突然改变给尼可拉斯带来了一阵目眩,但是也只是短短的一瞬间的事情.不过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仰倒在沙发上,原本坐在爱因斯腿上的下鸨身高抬,而双手,双手已经被腰间的皮鸨带绑住了,可恶,目前的绑法的话,应该很难```

“啧啧,哥鸨哥你还笑我?自己也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啊。”爱因斯的紫色鸨眼睛深沉地叫人看不透,他微微勾起浅薄的唇,看起来真是该死的性鸨感,“想让我怎么做,嗯?”

裤子已经被脱鸨下,私鸨密鸨处就这样地完全暴鸨露在弟鸨弟爱因斯的面前.感到羞涩么?这么会?"你说呢?"即使处于弱势的状态依旧没有放弃挑衅,只是稍稍地移开目光.才不是因为讨厌对视的时候那种什么都看透的感觉呢!

“真是个坏孩子,完全不想温柔地对待你啊。”用还带着手套的手用了一点力气抓鸨住脆弱的分鸨身恶意揉鸨搓,尼可的身鸨体他比本人更加了解,怎么做才能让他贪婪淫鸨荡的哥鸨哥更加兴鸨奋和舒服。他需要的是暴鸨力,疼痛,强鸨迫和征服。另一只手掐住胸口的炽实,将它弄得更红。对于爱因斯而已,尼可拉斯的胸膛只要一只手就能掌握一半,紧实肌肉的触感不同于女人的柔鸨软,但却另爱因斯上瘾——他的哥鸨哥是开在荒野的毒花,天生就是为了诱鸨惑他诞生的。“你喜欢这样,对吧。”

“真是个坏孩子,完全不想温柔地对待你啊。”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尼可拉斯气的可以.那个小崽子居然这么说?他难道忘了谁才是真正的弟鸨弟么?但是脸上的笑似乎维持不了多久.脆弱就这样被人握住手中,手套的皮质表面直接刺鸨激着敏鸨感的性鸨器.这是报复么?爱因斯手上的动作比刚刚自己的要用鸨力很多,熟练地套鸨弄时不时地用指腹抠刮着玲口.快鸨感伴着疼痛直接刺鸨激着神鸨经```这简直是```

"唔```恩```我才是``刚刚恩``吧?"毫不在意地呻鸨吟出声甚至很配合地扭着腰一只大手恶意地揉鸨捏着胸前

“你喜欢这样,对吧。”爱因斯是这么说的,

真是该死,给他说对了!

"呵,如果恩```本大鸨爷说``啊``不喜欢呢?"挑挑眉,眼睛里带着十二分的挑衅

“你的身鸨体我可比你清楚的多。我倒是很想知道你的嘴巴还能硬到什么时候。”紫色鸨眼睛的回应是将铃口滴鸨出的滑液抹向尼可的后鸨穴,然后直接将两根手指塞了进去毫无怜惜之意地肆意开拓。虽然动作粗鸨暴,但尼可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对待——昨天晚上还被好好地“照顾”到凌晨呐。

“看看,光是前面根本满足不了你是不是?手指应该也不够吧。”说着话,探鸨入后鸨穴的手指已经进入了四根,应该差不多了。“看看,光是前面根本满足不了你是不是?手指应该也不够吧。”这样说的爱因斯好像已经插鸨进入```4根手指?

"啊```恩"高昂地呻鸨吟出声,向后仰去的头拉长了颈线.感受到身下的蜜鸨穴里的恶意玩鸨弄,昨天刚刚被好好的;疼爱;过的身鸨体自然是敏鸨感万分.爱因斯粗鸨暴的动作带来的绝不仅仅是疼痛.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加快,沙沙的呻鸨吟的声音不断地高昂

啧啧,本大鸨爷该感谢这里的隔音效果良好么? ;不知为何,在现在的尼可拉斯大脑里面的想法却是这个

"这种时候也会走神?该说真不愧是哥鸨哥么?"突然手指被抽走了,似乎习惯被鸨插鸨入的后鸨穴才刚刚开始叫嚣着空虚,有什么巨大灼鸨热的东西就这样不给任何思考余地地冲了进来. 

 爱因斯喜爱尼可拉斯的身鸨体,几乎是偏执地喜欢着.不管他已经进入多少次,柔鸨软紧致的内鸨壁都能给他带来无上的愉悦与舒畅。四面紧紧吸过来的触觉让人根本停不下来。用似乎要把眼前之人刺穿的力道抽鸨插着,将他体鸨内塑造成自己的形状。

“哥鸨哥觉得怎么样?这么做你还满意吗?”

伸手用鸨力拍打着雪白的臀,将它弄成鲜鸨嫩的粉红再恶意揉鸨搓,耳边回荡着尼可拉斯因快鸨感而止不住的高声呻鸨吟,爱因斯勾了勾嘴角,心中难填的欲壑似乎稍稍被满足了一些。

可是,还不够啊,哥鸨哥最适合被血染红了。

微微眯起的紫色鸨眼睛有着冰冷而又也许可以说是温柔的眸光,显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好大```明明是年幼者长这么大干嘛?这大概是被深深进入的尼可拉斯脑海中最最强烈的想法之一。

不断地仰着头,每一次都让尼可拉斯有一种这个幅度如果再大一点自己的脖子估计是要断了的错觉.但是显然这并不在爱因斯的考虑范围之内,抽鸨插的速度和力度都在不断增加,带动着尼可拉斯的身鸨体疯狂地摇摆着,而不断长仰的脖颈就是最好的证明之一。

爱因斯是一个暴君,一直都是.

在性鸨事上面同样不例外.即使看不见,尼可拉斯也能感受着那个凶兽在体鸨内横冲直撞,偶尔还稍稍退出然后变换着角度不断进攻,这感觉真的是```

嘴就像合不上一样地不断吐露呻鸨吟,尼可拉斯现在已经顾不上从嘴角不断渗出的粘鸨稠唾液了。如果说原本那双惑人的眼睛是有着无机质美丽的鸽血红的话,那么现在,被水汽完全浸鸨湿之后则变成了 磨人理智的RomaneConti 。

居然就这样看着我,哥鸨哥,我可以理解只是这样根本无法满足你这个淫鸨荡的妖精么?

“啊啊啊——”突然夕霞色的瞳孔快速收缩。

"看样子MANTRACK 军刀挺不错的.哥鸨哥喜欢么?"将插在靴筒中的军匕捅鸨进尼可的小腹,差点要将他彻底贯穿。一瞬间剧烈的疼痛让尼可惨叫起来——现在的声音果然更好听。

”太棒了,哥鸨哥,你是最棒的……”爱因斯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兴鸨奋起来了,伸手摸了一把伤口处的血舔入口鸨中,腥咸的铁锈味对极了他的口味。

“这样才对……”爱因斯趴在尼可的身上继续大力抽鸨插,手却抓鸨住刀柄旋转了半圈,尼可拉斯发出了更加痛苦的声音。是错觉吗?爱因斯的瞳孔缩成细细一线,嘴角挂着扭曲但又温柔的笑意。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这样对待但是,深入体鸨内的那个猛兽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狠狠地撞击着尼可拉斯体鸨内最敏鸨感的那一点,逼着他不得不更大声地呻鸨吟起来。

简直是得寸进尺!!!

不得不说这样的疼痛使尼可拉斯的理智从欲鸨望之中解鸨放了一些,微微眯起,那双已经含不住泪水的眼睛中有的不仅仅只是情鸨欲。

但是•••爱因斯的身鸨体就这么压了上来,身下的动作更加猖狂了,他的手抓鸨住刀柄旋转了半圈,剧烈的疼痛让从眼睛里掉出来的液鸨体更加停不下来了。

“你太美了哥鸨哥。这景色再适合你不过了”说出这句话的声音是那样温柔,就像是恶鸨魔在诱人犯罪•••像是被蛊惑了一样,尼可拉斯的双鸨腿像蛇一样环上了爱因斯的身鸨体,腰鸨肢不断地扭鸨动着,一次又一次地配合着身上之人的抽鸨插,被吻到红肿的嘴巴自然也是娇鸨喘不断,失去焦距的眼睛之中似乎只能映出那个现在正在疯狂地掠夺着他的一切的高大男人.

难道就这样沦陷了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大概就不是尼可拉斯了吧?在爱因斯开始温柔地亲鸨吻着他的头发的时候狠狠地咬上他的脖子,似乎像是临死一击的猫科野兽。是的,这大概是现在他能做到的唯一还击了

可惜,效果似乎一点都不明显.

尽管那已经被伤到了颈动脉,即使喷鸨出来的血溅了他自己和尼可拉斯一身, 爱因斯都没去在意自己被撕鸨破的脖子。是的,不在意,或者说是不用在意.身为前国鸨家化身,现在的黑鸨暗集鸨合鸨体,爱因斯和尼可拉斯的愈合力比起普通国鸨家都强上很多,这点小伤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十几分钟的事情.

说实话,比起攻击,爱因斯更喜欢把刚刚尼可拉斯的”垂死挣扎”归为一种撒娇.

将下鸨体深深地埋入身下之人的体鸨内,达到最深的地方,然后,他拔鸨出插在尼可腹部的匕鸨首扔到一边,用手指硬生生扒鸨开伤口去捣弄他的脏器,阻止他顺利愈合。

果然最喜欢了

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时刻.

因为自己的动作而发出惨叫的哥鸨哥。

真的好美.

“啊啊````恩```唔```恩”似乎也是在这个时候,尼可拉斯绷直了身鸨体,前端射鸨出的白鸨浊让两人帖近的交鸨合处.

高鸨潮时愈发紧绷的身鸨体显然让爱因斯觉得舒鸨爽万分,而随之而来内鸨壁的吸鸨允更是让他有一种想要射鸨精的冲动,

但是,还不够.

 “清鸨醒点哥鸨哥,还没完呢。”用刀面拍了拍尼可失神的脸,疼痛和射鸨精过后的虚鸨脱让他面色苍白浑身无力,瘫鸨软的身鸨体再次被拖起,承受着来自同血缘的弟鸨弟残鸨暴的动作。

“醒醒,你不至于因为这个就不行了吧?还是说你故意装成这样好让我放松警惕?”爱因斯改成缓慢地磨蹭,对准了尼可拉斯体鸨内的敏鸨感之处,他的目的可不只是想要在哥鸨哥体鸨内得到满足和釋放,他想要的,是看着哥鸨哥在他所给予的欲鸨望浪潮中沉浮。

“你……”

“还有力气说话,很好,哥鸨哥就是哥鸨哥,绝对不会让我失望啊。”

爱因斯笑了,很明显的笑容。

在没有退出的情况之下抱起了尼可拉斯骨肉匀称或者说是有些消瘦的身鸨体,凌空的体鸨位让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了交鸨合处,所以,每一步,依旧被紧紧含鸨住的凶器就会进到了更深的地方。

把简直像是蛇一样缠着他的 尼克拉斯丢到了床鸨上,爱因斯就这样覆了上去.,不过再次之前,他强行转过尼可拉斯的身鸨体,在越发甜鸨蜜的呻鸨吟之中抬高了被揉鸨捏地发红的臀鸨部,从后面狠狠地抽鸨插起来.

“恩```啊```哈哈```恩```”随着爱因斯的动作不断摇曳着纤瘦的腰鸨肢,抬高屁鸨股的娇鸨喘不断的尼可拉斯说实话像极了一只正处于发鸨情期的母猫.

看样子伤口已经```

轻轻鸨舔过沾着血的刀面,眯起眼睛的爱因斯就是是品尝到什么无上的美味.

当然只是这样一点点显然不够.

锋利的刀刃轻轻划过现在泛着一层粉鸨嫩的皮肤,轻而易举的的留下了狰狞的痕迹——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呢.

稍稍变幻了一下握法,爱因斯把刀尖压在了尼可拉斯的背脊上.

“哥鸨哥实在是太淫鸨荡了,明明是我的东西”

“看来我有责任让哥鸨哥记住这一点.”

Eins

当他抬起刀刃的时候,狰狞的伤口组成了这个单词.

俯下鸨身,啃鸨咬舔shì着自己的”杰作”,爱因斯的动作临界与温柔和残鸨暴之间.

真是好听呢,哥鸨哥的惨叫

怎么办,不想让这么动听的天籁结束呢.

下鸨半鸨身的抽鸨插力度更加大力起来,每一下都直直地顶到最敏鸨感的那一点,原本搭在小腹处强鸨迫那挺翘的臀鸨部高高抬起的大手好不留情的揉鸨捏着尼可拉斯又开始勃鸨发的下鸨体,却在欲鸨望即将喷鸨射的刹那间紧紧鸨握住.

“啊恩```不````不```让我```让我````”原本应该在高鸨潮发鸨泄鸨出来的欲鸨望被硬生生地截住,这件事情对于任何人而言都不好受,尼可拉斯几乎是艰难的回过头,任然流着泪失去焦距的眼睛大概是要狠狠地瞪着那个现在掌控着他的身鸨体的男人.

“哥鸨哥,难道不舒服么?每一次哥鸨哥下面的小鸨嘴咬得可是要比这个禁很多,我可是觉得很舒服.”故意曲解了那个在他身下哭喘的美鸨人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爱因斯的脸上是温柔而又狰狞的笑容.

“难道是不满我的名字很快就会消失?不用担心.” 

MANTRACK的刀刃这一次出现在了后腰上

“哥鸨哥的话想要我刻多少次我都不会觉得麻烦的.”

在重重的一顶之后,进入最深处的巨大阳鸨物一点退出的意思都没有地射鸨了出来.

“恩,啊啊啊啊——~~~”刀刃几乎和喷击内鸨壁的灼鸨热液鸨体同时出现,而那只原本阻止尼可拉斯发鸨泄的手也是在这个时候松开的,这个磨人的妖精几乎是在下一秒也到达了高鸨潮,加快收缩的内鸨壁带给了爱因斯一种来到天堂的错觉.

或者称之为地狱也不错?

真不愧是我的哥鸨哥,我的,尼可拉斯``````

“为了奖励一下哥鸨哥还是在所有地方都刻上去好了,很期待吧?”

在微微回味了一下高鸨潮的余韵的爱因斯说如是,他抱起尼可拉斯瘫鸨软在床鸨上的身边让他被贴着自己的胸膛坐在胯间,完全没有半点软鸨下去的意思的肉鸨棒就这样因为重力而深入了那个贪婪的小鸨穴之中,被挤出来的白鸨浊夹鸨着鲜红色的,还真是让人赏心悦目的美好景致.

果然是淫鸨荡的妖精,明明刚刚还被狠狠地干过一次,竟然在被又一次深入的刹那又开始了允鸨吸?

还没有被喂饱么?这还真是,棒极了!

“安心啦,我贪吃的哥鸨哥,刚刚的都只是开始”

与在颈窝处说出的话语同时出现的,是划开胸膛的军刀.

end

评论(4)
热度(71)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