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多弗朗明哥x赤司征十郎,不管就是本命。
心花同好征集中!
令君大美人,我永远喜欢曹荀。
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Mauer&Vogelkäfig22

基尔伯特坐在家中柔软的沙发上面,看着坐在他对面一言不发的路德维希,几分苦涩从酒红色的眼睛里面闪过.

果然,这一天还是来了么?

“Gin和Genever要哪个?”最终打破沉默的还是路德维希,.

“有区别么?”基尔伯特勾了勾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容,”难道说是因为英语和荷兰语的区别?”

“产地不同的话口味并不一致吧?”路德维希笑笑,“都这个时间了,还是出去吃晚饭吧?”

“哈?”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基尔伯特原本以为那件事情之后路德维希应该是不问个清楚决不罢休的,但是```为什么好像和平常没什么区别?

不对,不像是平常,因为West他```

“是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带着几分不确定,基尔伯特问的时候却没有看着那双蓝色的眼睛.

“在说什么啊”

“抱歉”基尔伯特低下头,不再看着路德维希,紫红色的眼睛隐没在阴影里面,他接下来的表现简直是乖巧地不像话.一声不吭地换好路德维希安排给他的衣服,一声不吭地坐在副驾驶座上面,一声不吭地在喧闹的国家们之中默默吃着眼前的Pasta.

是的,喧闹的国家们,不仅仅只有他和路德维希,几乎所有欧盟国家都来了.

这是一场聚会,一场美其名曰庆祝路德维希’大难不死’的聚会,

至于主办方的担子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他们那一位热情的南方邻居的身上.

“呗~路德路德,你要不要紧啊?”几乎是在他的west走进会场的刹那,热情的南方邻居就这样子扑了上来,用一个拥抱来替代招呼.

阿西还真是受欢迎啊,看着被关心的国家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路德维希,几乎是坐在角落的的基尔伯特百无聊赖地用叉子摆弄着眼前的面条.

现在是属于国家的场合,而他,在不久之前,就失去了这个资格.

已经,不是国家了呢.

拿起摆在面前的的意式浓咖,在没有加过一块糖的情况下端起来了,小小抿了一口,回荡在舌尖的苦涩和香醇是那样的真实.

也许该来点酒?

主办方是意/大/利人,宴会开始的地点是一家米其林三星的意/大/利餐厅,准备的佳肴是美味的意/大/利菜,而酒水自然也是意/大/利著名的Chianti.

不,其实是有啤酒的,但是那是属于今晚的主角.

所以,要拿啤酒的话就去west那里就好了呢.

站起身,却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家只有两层的餐厅是禁烟的,所以要抽烟的话大概就要到二楼的天台上面.

基尔伯特为自己点了一支烟,却不急着放在嘴边..微微仰起头,在袅袅青烟中望着冬日的夜空,可惜寥寥星辰却让他有些失望.

“呵,本大爷怎么忘了呢?这里可是西边啊.”几乎是自嘲地把烧得只剩一半的烟放入嘴中,,基尔伯特对着几乎找不到星光的夜空吐了一口烟.

在不久之前,位于墙东边的柏/林还是一个乖巧的孩子,严格地按照着由父母制定下来的作息时间,会在夜幕深沉的时候沉浸在甜蜜的梦乡…

当然,墙的西边就不一样了.

那个笼罩在炫彩的灯光之下的城市就像不需要睡眠一样.

这一点,和一个十足的坏孩子简直没有差别.

而现在呢?

整个柏/林都变成坏孩子了呢

所以星星才会生气的躲起来吧?

一只抽完之后,基尔伯特又为自己点上一只,却只是放在嘴边.有着晚霞色彩的的眼睛望着升起的烟青,看着它们从燃烧的部位析出,缓缓上升然后消失无踪.

又浪费了一支呢.

把嘴里烧得只剩下烟嘴的条状物前的火星掐灭,基尔伯特想了想还是为自己再点了一支.

站在这个并不高的天台上面,从这里可以望见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商业区,霓虹灯的光芒变幻莫测,相互交织成一片美丽的’星空’```

这里,景色真好!

 


评论(1)
热度(14)

© 阿沫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