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WIR SIND UBERAL part3

更新之前的申明
恩```很抱歉更新的这么晚```
而且还存在着非常严重的问题
这次更新的灵感来源于[窃听风暴]开头的改编。
为了感觉所以就不做修改了,做个说明

沫子 敬上


STASI HOCHSCHULEPOTSDAM-EICHE

(波兹坦秘密警察学校)

“手放腿下,手心向下.啊拉~不用那么紧张啦~放松放松”录音机转动运行着,放出来的声音却意外地欢脱愉快,和气氛严肃的课堂简直是格格不入。

“hi,还有什么话要说?安心啦,我会非常认真的听的”

“我什么都没有做”另一个声音停顿了一下,”什么都不知道”

“诶——居然是什么都没有做什么和都不知道欸```难道你认为是我们一时兴起乱逮人?”

“不是```”与对方的欢快截然不同,这个声音显得非常沉闷

“没有就好啦~~谁叫就凭这个念头,我们就能抓你咯.那个,462号,那个泰门 ,对就是住在你对面的那个,你们是好朋友吧?”

“``````是```”那个声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小声回答

“哇哦~~果然是耶!!那么你一定知道吧?4月14日,泰门逃到了西德了.他居然不知不觉地就穿过了那道墙欸!是不是有人暗中协助他来着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幸运’?

 “我真的不知情,他甚至从没有提过想要离开,我是上班的时候才知道的.”

“嘛嘛,不要紧张啦~稍微回想4月14日当天的情形怎么样?你做了些什么?”

“我的笔录里有写.”

“那就再说一遍啦,”

“我带着安妮沿着菩提树下大街到马克思—恩格斯广场,遇见老朋友威廉海尔,我们到他家参加聚会,很晚才离开.”沉闷的声音说如是.,有着非常清晰的语序.

“他有电话,你可以向他查证.”沉闷的声音在过了一会儿补充道.

按下暂停键,戴眼镜的黑发教师有着和录音里面的审问官一样欢脱的语调“hi大家要记着哦!我们的敌人可是相当难缠,要有十足的耐心才行,恩,等上40个小时```”

按下快进键,反光的眼镜挡住了眼睛.

“我好想睡```”又是那个沉闷的声音,只是比之前的听起来要疲惫好多.

“求求你们,让我睡吧!”它哀求着,但是与此同时的开门声似乎更加引起审问官的兴趣.

“GutenMorgen~~’兵长’”审问官依旧是精神满满的,

“别这么叫我.”新出现的声音冰冷而又柔滑,语气中却带着明显的不爽,

“嘛嘛,别生气嘛~自从’黑色小鸟’把’他’称为’团长’之后怎么就讨厌起这个称呼了?明明都被叫了好多年了呢. Libero你的脾气变大了哦!”几乎是无视了被审理者,审问官与来者愉快地调笑着.

“别随便给上司起奇怪的外号.还有怎么叫我都和那家伙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他换了一口气”怎么还没有结束?”

“哦,对哦,我都忘了现在是工作.hi,麻烦把手放腿下,手心向下,然后再说一遍,4月14日当天你做了什么好么?”

那个理应回答的声音似乎出现有些慢,总之在一个清晰的物体撞在地上的声音出现之后也没有想起.

“我觉得他需要痛”被称为Libero的人平静的说,然后从录音带传来是夹着碰撞声的男人惨叫.

“hi, Libero你还是让他回凳子上吧!恩,不离开凳子就好.”

“真麻烦```”

“462,一定要把手放在腿下,手心向下哦!这是规定啦,虽然规定都挺讨厌的,但是该遵守的还是要遵守啦~~很好,再说一遍你在4月14日干了什么,恩?”

沙沙的录音里传来属于男人的抽涕声,回荡在安静的教室里面,然后,着分安静被打破了.

“为什么让他睡一下都不行?为什么还要施以暴力?”一个黑发绿眼睛的大男孩有些激动地站起来”他不是我们的公民么?这样不人道的做法我绝对不会认同的.”

原本靠着黑板的老师走向了讲台,用铅笔在Eren Jeager这个名字的右下角打了一个小小的叉,抬起头看着学生们时候的脸上是开朗的笑,”诶——我没有教过么?如果不是犯人的话可是会越来越愤怒的哦,毕竟是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嘛,恩,他也许会咆哮甚至暴怒呢!就像这样”老师做了一个咆哮的动作,大概是因为姿态看起来很滑稽吧,几乎半个班都不约而同地噗嗤一笑”但是,如果真的是犯人的话,不是越来越镇定就是会哭哦~~”

她看着大男孩翡翠色的眼睛,”就是因为他们都是我们的公民才要找出真正的犯人嘛~~而且不间断的重复审讯难道不是比严刑拷打好很多么?”

“```老朋友威廉海姆,我们来到他家参加聚会``````很晚才回家```他有电话,你可以跟他查证```”这一次,那个男人哭着,又一次地重复了他的回答.

“hi,boy,你在他的供词里发现了什么?”

“能,能发现什么啊!还不是一模一样的啊!”

“答对咯~~就是一模一样啊~词语都一模一样呢~你们知不知道,说实话的人会重组事件所以绝对不可能像462一样,所以他是骗子哦~”

按下继续播放键,出现在录音里面的声音简直和眼前的老师一样愉快

当然,比起审问官更多的是那个男人的惨叫.

“抱歉,因为你睡着了很麻烦” Libero的声音平静依旧,虽然只是声音,但是从那个男人的惨叫之中出现的打斗声响就足以想象当时的情景.

“Libero,也许我们去问一下那个安妮怎么样?”

“不错的主意,什么时候你也会有正常的想法.”

“好过分,这么多年嘴巴怎么还是那么毒?喂Libero,我们好歹是老同学啊~~’

“我可以不认识你么?”

``````

男人的惨叫就像变成了无人关注的背景音乐,映衬着两个聊得正欢的老友,当然并没有过了多久,他们又把话题转向了安妮,那个听起来像是那个惨叫的男人唯一的女儿的未来命运上面。但是也可以说是那个声音神似老师的审问官的一个人在无责任猜想,毕竟那个被称为Libero的只是偶尔回应一个“哦”或者“恩”。

终于,被审问者屈服了,他哭着说出了一个名字,也是在这里,录音结束了

“啊拉,都这个时间了,“老师看着后面的挂钟惊呼着,竟然开始先一步地整理器教案”恩恩,反正只要记住你们的敌人是社、会、主、义的敌人,记着,就好,先下课啦,再见~~~“

在礼仪性的掌声都没有结束的时候,作为老师的这个人居然就先一步地冲了出去,一点儿都不管学生们的眼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太慢了韩吉”利维尔回过头,眼睛下面的阴影让他眉宇下面的线条显得更加深陷。

“抱歉啦~‘兵长’”

“都说了多少遍,不要这么叫我。”

“嘛嘛,利维尔别生气嘛~~我可是一下课就从波兹坦冲过来的哦~这么样?梦想者有没有什么奇怪举动?比如,这样,这样,还有这样?”一连比划着好几个奇奇怪怪的姿态,这个被称为韩吉的女人简直无法让人想象也能够称为satasi的精英之一。

“都没有,下次交班的时候记得时间“

“是是~绝对会注意的!”那么坐在利维尔原先所坐的位置,拿着耳机的韩吉对着穿着大衣的同伴保证着,“要好好休息哦~~明天这个时候见啦~~”

“恩,再见”

门被关上了。

然后,几分钟之后,位于大门位置的摄像头传来了那个矮小的身影离开的影像。

并没有带上耳机,韩吉的眼镜反射着屏幕的光。

“Guten Tag.”

对着屏幕,她愉快地说。



评论
热度(12)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