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Mauer&Vogelkäfig23

如果有一天,再也不用随时做好战争的准备的话,那么【日常】会变成怎么样呢?

关于这个问题,基尔伯特在他被称为【玛利亚】的时候就已经想过。

“那个时候,主的荣光一定是传播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了吧``````”

“大家都会是神的子民,像是亲生手足一样生活在主的庇佑下,非常非常非常幸福地活下去,就像```就像重新回到伊甸园一样!”小小的白衣骑士抬起头,蔷薇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憧憬.”呐,赫尔曼,本大爷,本大爷真的超级期待那一天的到来的!”

“``````”

一只带着粗布手套的大手落在了蓬松的白色头发,被称为赫尔曼的男人有着一双青空般的眼睛.

“``````那么,为了那一天的到来而成为国家吧,我亲爱的骑士团倪下.”在硝烟之中的十三世纪里,那一位披着白底黑十字斗篷的骑士说如是

·····`

基尔伯特的一天是从早上九点一刻开始的.

然后等到用着浴巾擦拭着头发的湿漉漉银发坐在餐桌前面享用已经冷却掉的火腿蛋的时候时钟已经毫不留情地走成了一个接近60°的锐角.

当然,被塞进嘴里又冷又油的东西这可是他的west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专门给他做的,所以非常好吃.

在美美的饱餐一顿之后,站起来的基尔伯特非常自觉地开始收拾起自家的厨房起来,当然被盯上的也是这个时候.

盯上他的是三个圆滚滚毛茸茸的小东西,它们说起来算是这个家中除了他与west之外的另外三个小成员吧?只见摇着尾巴”啪嗒啪嗒”地跑了过来的三只狗狗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停在了基尔伯特的脚边,用可爱的脸蹭着,简直是和像长辈撒娇的小孩子一模一样.

真是可爱啊!

把盘子浸入水里的基尔伯特看着那三双明亮的眼睛,以及被其中一只萨摩耶叼过来的牵绳.

“真是输给你们这群小混蛋了.”无奈的,基尔伯特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工作,收拾餐具什么的west回家也会做吧?

这样想着,基尔伯特像往常一样把自己的饭后时光交给Aster,Bkackie,Berlitz这三个小混蛋.

距离基尔伯特现在居住的施/勒/赫/滕非常近的观光胜地就是万湖.

万湖很美,真的很美,不论是矢车菊一样蔚蓝的湖水还是四周青葱的绿树,当天空晴朗的时候,湖面上面还会出现属于富裕者的白色游艇---作为散步的话可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

但是,对于基尔伯特而言,他更喜欢搭乘公共交通来的柏/林最热闹的那些地方---当然,用的是他亲爱的west给他还有三只狗狗所买的月票.

和那道墙还在的时候不同,不论是勃/兰/登/堡/门还是巴/黎广场都回复了它曾经的繁华不论是按照历史模样重建的李/伯/曼/大楼和桑/摩/大/楼或者是加入了现代建筑风格阿/德/隆/饭店,回归了鹰鹫和铁十字的niki神像从朗汉斯的杰作之上俯视下来所看见的巴/黎广场怎么看都是像他的最初设计者所想要的样子.

不论是Aster,Bkackie还是Berlitz都喜欢现在的广场,非常喜欢,从这三个小/混/球几乎是拖着基尔伯特像那扇敞开的门的中央冲去就能看出来.

说起来,以前除了他和后来的west,能通过勃兰登堡门中央的也只有``````

……...

 “这扇门,这扇门是为了纪念’伟大的弗里茨’,为了纪念我们在’七年战争’里所取得的荣光”

“把沙多夫的杰作命名为Niki怎么样?”

“不,她是Pax”银发红眸的国家抬起头,看着宏伟的勃兰登堡门之上的的驾着一辆四马两轮战车右手手持带有橡树花环的权杖的女神像,用着不常有的轻柔语调认真说.

………..

她,好像是在打败那个科/西/嘉矮子之后才开始被叫做Niki的吧?

“Bkackie,等一下,还Aster你这个小/混/球也是,给本大爷慢一点!!!!”

“喂, Berlitz,不要往那边跑!”\

“你们三个混蛋给大爷我安分一点啊!!!!”

家里的狗狗可都是通过贝什米特式的”军/事/训/练”的,只是这样短距离的奔跑可是一点也难不倒它们----额,或者说它们热衷于让它们的这一位银毛主人积极锻炼?

这三只狗狗是west选的.

是的,分开的日子里面他的west并没有养狗,起码在基尔伯特还是以敌人身份的时候得到的情报里面是没有的.

所以当这三个小东西出现在成天呆在家里的无事可做的基尔伯特面前的时候可真的是一个大惊喜.

West果然还记得啊,和本大爷一起养过Aster,Bkackie和Berlitz的那段时光,那时候的west小小的真的超级可爱呢~~~

虽然这一次黑背替代了灵顿得到了Aster这个名字.

不过不管是哪一批的的Aster,Bkackie和Berlitz都是一群活泼过头的小/混/球呢

……….

“Aster,Bkackie,Berlitz你们这些混/球给本大爷慢一点,真是的.”

“基尔,不要对它们那么凶嘛~”那个人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温柔,既然岁月无情地夺走了年轻时候的俊美,但是印在那双红色眼睛里面的永远是温柔地让人安心.

“嘛,弗兰茨,被它们牵着跑的是本大```我啦,又不是你”放开绳子,转过头的银发国家表情像极了一个闹脾气的小孩---虽然就外表年龄而言的确还是孩子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小/混/球力气可大了``````”莫名其妙的越来越小声

“噗嗤”

“喂.干嘛要笑啊??”

“呵呵呵”

“有,有什么好笑的???不要笑啊!!!”

“抱歉,只是因为小基尔真的很可爱,”那个人的手总是带着军配的手套,但是被揉捏头发的时候却很舒服,很安心,”呐,小基尔,和平的生活是最期盼的事情吧?”

“我啊,真的很喜欢现在.虽然还必须不断地为随时可能出现的战争做准备,但是想现在这样每一天都可以细细品尝着中/国茶,可以和可爱的小基尔一起照护着同样可爱的Aster,Bkackie还有Berlitz……吹一个晚上的长笛或者看一个下午的书都可以的生活,真的,美好的像梦一样呢```”

“才不可爱呢```”小声地低估着,但是那双红色眼睛已经用眼神出卖了内心的想法.

“这样的生活,小基尔也很喜欢吧?”

想一个乖孩子一样低下头任由不在年轻的那个人抚摸着头发,基尔伯特用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出了答案.

“超喜欢的```”

`````````

“我啊,真的很喜欢现在.虽然还必须不断地为随时可能出现的战争做准备,但是想现在这样每一天都可以细细品尝着中/国茶,可以和可爱的小基尔一起照护着同样可爱的Aster,Bkackie还有Berlitz……吹一个晚上的长笛或者看一个下午的书都可以的生活,真的,美好的像梦一样呢```”

不知道为什么,曾经那一位王的话回响在了牵着自家的三只狗狗的基尔伯特的脑海里.

和平而又美好的生活吗?

那本大爷现在应该比那个时候还要``````毕竟已经不用再随时为战争做准备了吧?

中/国的茶叶只要想要的话不用麻烦west就能在叫做超级市场的地方买到,吹长笛或者看书什么的别说一个晚上了,吹他个一天都没人管吧?至于和这群小/混/蛋一起什么的,不说每天了,随时随地都可以.

不用随时为了战争做准备,不用处理国家的事物````因为现在这些全部都是west的事.

很美好不是么?

“走开!!唔```别烦我```”

粗鲁的言语终于把基尔伯特唤回了现实.

他早已离开了巴/黎广场,而现在正处于一个柏/林/市区里面的小公园里面,然后他的小/混/蛋们正非常失礼地围着一个做在长椅上面醉醺醺的老人.

“抱歉,”几乎是下意识的,基尔伯特想要牵着这群小混/蛋迅速离开,红色的眼睛低垂着看着这三只精力旺盛的狗狗,硬生生地把它们拉到一边.

“hi,其实你不用和那家伙这么客气的.”在基尔伯特身畔的’城市美容师’抬起头看着这个非常耀眼的银发男人,”那个家伙可是德/意/志的罪人哦?”

“诶?”不知道为什么,基尔伯特发现自己总是视线不自觉地偏离那个醉汉,就像是并不像真的知道这个人到底是``````

可惜,醉汉的名字被说出来了,在一个基尔伯特根本不认识的人的嘴巴里面.

“库拉斯,那个家伙就是卡尔·海因兹·库拉斯①,引发’德/意/志之秋’的可恶间谍.”

即使岁月可以磨洗很多东西,但是基尔伯特还是在与他对视的第一眼从记忆中找到了那个名字.

那一刻,他忘记了呼吸.

tbc



①卡尔·海因兹·库拉斯 在1967年6月2日伊/朗/国/王访问联/邦/德/国的学生抗议中开枪射杀了班诺欧·诺所格的西/德/警/察,在之后的审判中被无罪示范.但是他的这一枪使原本较为平和的学/生/运/动走向暴/力.并且促使了恐/怖/组织红/军/旅(全称 Rote Armee Fraktion简称 RAF)的诞生.其真实身份是东/德/间/谍.
  •  


评论
热度(16)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