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团兵】某件事

佩特拉·拉鲁知道那件事大概是在进入调查兵团的第二个月.

“啊,唔```”

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双手已经死死地捂住了嘴,光是强压下了惊呼就已经浑身颤抖,那双因为十二分的不可置信而睁大到极致的金色眼睛中印出了在这个门虚掩着的办公室里面所发生的那件事.

在接吻,两个男人.

金头发的一手托着黑发的后脑勺,低下头时候阴影掩住了那双蓝色眼睛.而那个坐在金发的腿上的黑发男人虽然在形体上要比前者小上一圈,就连接吻也必须仰着头,但是他死扯着那头金发的力度可是一点儿都不能和温柔粘上边----即使只是远远地看着,但是佩特拉百分百确定那个黑发男人没有半点‘手下留情’

这是埃尔温团长和···兵长?

他们是在接吻?

.也许不仅仅只是接吻.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个金发的手在`````细小的门缝视野有限,但是印在佩特拉的视网膜里的却是那只似乎是属于她顶头上司的手是如何从灵巧地解开了另一位上司总是戴在脖子边的方巾,然后``````

到底吻了多久?佩特拉不知道,只知道当她因为那该死的好奇心而躲在她的那位顶头上司的办公室门外”偷窥”的时候他们的嘴唇似乎就是黏在一起的.

那时候到底距离现在有多久?佩特拉数着自己的心跳想要计算时候,却挫败地发现,那不断加快的节奏应该是不具有任何参考价值的。

当然,就在佩特拉开始胡思乱想到关于是不是今天韩吉分队长的难得下厨而导致她那两位上司的唇部皮肤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暂时无法分开的时候,门缝里面的那个吻结束了.

伴随着“啵”的一声,一条反着光的细丝出现在那两张嘴之间。

佩特拉并不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裸体。不过关于这一点的经验并不是因为她有了恋人或者已经成为了男孩子的母亲。早在还在训练兵团的时候她就因为种种原因多多少少见过一些,再加上作为死敌的巨人的身体就是皆为缺失生殖器的男性。

所以即使是奥卢欧那家伙全裸出现在她面前,她也应该除了”变态”以为不会有其他想法的.

可是,当看见那个在上一周刚刚结束的壁外调查里数次将她从鬼门关前救回的恩人褪去了衣物,赤身裸体地背对着她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的眼睛几乎移不开了.

除去立体机动装置留下的痕迹,那几乎布满后背的类似圆形的青紫色斑点到底是什么?是胎记?还是``````

佩特拉觉得自己的脸像是烧起来一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双脚就像生了根一样一步也挪不开.

门缝里的金发男人的前襟被扯开,露出了相当壮硕的胸肌-----当然,他显得一点也不在意,本身就没什么好主意的,因为比起那个应该被脱的精光的黑发男人,他的衣服还穿的好好的.

黑发男人低声说了些什么,准确说是一个音节并不复杂的单词,声音有点恼怒.

大概是因为隔着一定距离,佩特拉并没有听清楚男方男人的意思。

然后,另一个金发的男人笑了.

他抓着黑发男人的腰,抬起,然后似乎向前移动了一点.放置在在办公室里的那张木质方桌虽然说不上高,但是遮住两人腰部以下的画面还是绰绰有余的.

到底在进行着什么呢?

也许连佩特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脸都快贴上门了.

“哈呜```你不要突然放手”

奇怪的声音,出自与佩特拉交集更多的那一位黑发长官之口.可是在佩特拉看起来,另一位的手根本没有放开啊.

金发的男人低下头咬起黑发男人耳朵,这一次,佩特拉明显看见原本就没有松开的手是如何把那显得娇小的身体往下按去.

声音,奇怪的声音又出现了,还是出自她的直属长官之口,而且还夹杂着一些并不好听的话.与这些声音同步的是她的长官不断后仰拉长的脖颈以及顶头上司像吸血鬼一样的啃咬允吸的动作.两具男性的身体似乎是随着某种快速的节奏前后摆动着,看着有点像在骑马,而且是在大腿已经磨破的情况之下---------由她那一位黑发的上司发出的声音实际上听着有痛苦的成分.

可是,为什么呼吸越来越粗重的顶头上司,那张刚毅端正的脸上露出的表情却是像在享受一样?

难道说他们其实是在``````

虽然一直觉得自己的那位直属上司和顶头上司之间有着深深的信赖,但是佩特拉敢发誓在今天之前她都没有把这两人的关系往这种方面想``````

这样说起来,利维尔兵长总是戴在脖子上的方巾其实是为了```

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某些事情的真相的佩特拉这一次是真的把脸贴在了门板上了,真可惜,作为他直属上司的黑发男人是背对着她的,表情什么的完全看不到,话说像他那样强大的人在这种时候到底会露出怎么样的表情呢?居然会有这种想法,佩特拉自己都吃了一惊。

不过真的很好奇诶···难道是像团长一样的?不过说到团长,他是不是在看这里?

像天空一样色彩的眼睛对上了金色眼睛的视线,似乎还略带笑意,就像两个许久未见的熟人之间的招呼。但是,这已经足够让后者像看见巨人般地快步逃开。

“怎么了?”

“不,没什么”蓝色的眼睛带着有趣的眸光,看着门的位置

佩特拉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就像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于顶头上司对视的刹那间感受到了恐惧,明明眼神并不冷啊?不过,她知道当她好不容易地停下来,扶着树喘气的时候,上前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的韩吉分队长的笑容很奇怪。

好吧,看来她并不是唯一的知情者。

 


评论(7)
热度(35)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