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Fate/Grand Order】幼闪宝具加强关:怜爱野花之人 剧情翻译

现在看起来,幼闪基本上把学妹和医生在终章的事情剧透了

Fate官方物翻译:

玛修:……


幼闪:……好棒啊……


玛修:嗯……对不起,我有些不明白,你说的“好棒”是指……?


幼闪:没什么特别的啦玛修姐姐,我现在纯粹是在抒发个人感想。


玛修:玛,玛修姐姐……这可真是新鲜的称呼方式哪。


幼闪:哎,你不喜欢?那真是对不起,觉得刺耳的话我就换个叫法。


玛修:没有,不是不喜欢,只是有点惊讶罢了。


幼闪:那就好,嗯……仔细想想的话,能被召唤到这里真好啊,尤其是我被召唤过来这一点。


玛修: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幼闪:幸好不是成人的我,这个意思。因为这次的召唤系统怎么看都有点奇怪,所以两者可以同时被召唤也说不行。


罗曼医生:啊……我这边对于怎么处理跟你相关的问题也很茫然啊……总之,该怎么称呼你才好呢?


罗曼医生:不对等等,安全第一,还是先调整一下遣词用句……在下不才,敢问应当如何称呼阁下才是?


幼闪:不要啦,医生不用那么紧张,我和那个我不一样,就算不喜欢也不会马上出手的喔。真是的,那家伙叫小孩子看起来真是最烂了。


罗曼医生:……(恐怕最古的英雄王也想不到会被另个版本的自己这么评价吧……)


幼闪:只要你们觉得合适,怎么叫我……对了,就请叫我吉尔吧。




选择1:请多关照,吉尔


幼闪:是,我也要请你多多关照了,Master




选择2:敬请多多关照了,吉尔大人!


幼闪:好讨厌啊,Master,我只是单纯的Archer英灵而已喔。照常处理就好,照常。




玛修:那我也……请你多多关照了,吉尔。


幼闪:是。哎呀——这样就让我想到另一个“幸好”的原因了。能够邂逅玛修姐姐这样优秀的人,实在是太好了。


玛修:哎?


幼闪:我对女性的鉴赏力可是很有自信的。如果是成人的我,大概不会发现玛修姐姐的美……也不是,该怎么说呢,也许会感受到某些部分的吸引也说不定。虽然能感觉到,但是无法用言语说明。


幼闪:嗯嗯,总之我是很喜欢这样惹人怜爱的玛修姐姐的,虽然有点过于老实,但这一点我也绝对不讨厌。


玛修:不要欺负人了,吉尔……




选择1:我完全同意


选择2:我一直知道玛修惹人怜爱之处!




玛修:学姐你也来!


罗曼医生:哈哈,这么直率的称赞没什么不好啊。你也坦率地为之高兴就好了喔?对于女孩子来说这些都不是坏事啊?


玛修:不是这个问题……


罗曼医生:嗯?等等,这是——


(黑影闪现)


罗曼医生:敌人啊!


玛修:不管怎么说,现在不是可以悠闲聊天的时机。


幼闪:哎呦,难得可以对可怜的花朵表达爱慕的说,真是不懂看眼色啊……不过,这也有好的一面啦,虽说我的确是小孩子,既然被召唤了那就该证明一下自己姑且算是战力之一嘛。


幼闪:(而且——我也有想要确认的事情,她这种花朵般的楚楚可怜是从何而来,这个答案——)




(杂兵战结束)




幼闪:是这么回事啊。虽说玛修姐姐的素质拔群,但是还有一些可惜了的地方。所以为了这样的玛修姐姐,请务必让我助你一臂之力!


玛修:哈……啊……?


罗曼医生:虽然我也不大明白你为什么要专门跑到这海边来。你所谓的一臂之力具体是指什么?


幼闪:我觉得玛修姐姐偶尔也该穿得更女性化一点才好。


玛修:更像女生一点……吗?我的迦勒底制服虽然是女性专用的……


幼闪:那个不行,不能算数,量产产品NG,可以的话最好是仅此一件的——


达芬奇:感谢!非常感——谢!


罗曼医生:达芬奇亲?侵入回路可不行啊?!


达芬奇:罗曼你给我闭嘴。是说小闪刚刚说了很棒的想法!是的说,我从以前就在想了,玛修的确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不用说,要想到达究极的美,服装是万万不能无视的究极要素。所以我就是这么做的,我的衣服当然是由我亲自设计,仅此一件的定制品。哎呀虽说我本人没有性别,但有蒙娜丽莎在就别在意这种细节了。无论是怎样的环境怎样的文化圈,都不会有不在意服装的女性的!


达芬奇:我懂你的,玛修。一直摆出一副对衣服没有兴趣的样子,其实你是一直为此烦恼吧?好辛苦啊……但是没关系,我作为美的追求者,是你的同伴。


玛修:啊……那个,所以说,我——


达芬奇:嗯!因为以上原因,我完全赞同小闪的意见!作为记录,分析,整理,建议,简历制作的艺能事务所,为从甄选会中脱颖而出,本李奥纳多·达·芬奇作为艺术家,一定会全力援助你!


幼闪:看来得到了值得信赖的同伴哪。非常感谢,漂亮的达芬奇大姐姐。


达芬奇:喔……不愧是英雄王,确实有眼力。比起大人的你,小孩状态可是帅多了喔?


幼闪:哈哈哈,答应我,这种话以后可别说了。


幼闪:回到原本话题。这次只是开始,正好场所也很合适——


(幼闪从旺财里掏东西)


幼闪:这·是给玛修姐姐穿的。


达芬奇:喔,泳装!确实说到大海的美丽,就该是泳装了!


罗曼医生:虽说不要怂,就是干,结果你们就在我眼前浪费起了宝具……


幼闪:请不要在意,因为我都不在意了嘛。来吧,玛修姐姐,给你。


玛修:就算你说了叫我穿这个——?!这个,这个,学姐,学姐你怎么想……?




选择1:讲真,非常想看啊


选择2:肯定合适绝对合适海什么的最喜欢了!




玛修:学姐……是,我明白了。我去换衣服,请你们稍等一下。


罗曼医生:好!




达芬奇:罗曼尼,我话先说在前头,请把录像权让给我。你作为男性,要是360度无死角地拍下玛修穿着那不成体统的泳装的样子,恐怕会有伦理上的问题。不过,这事要是我来干就没问题了!我只会把这录像当做纯粹的美的记录,观察保存而已!


罗曼医生:(唔……我作为医生,可是站在类似玛修父亲的立场上呢,我对玛修的肉体成长虽然负有责任,但是对那方面倒是不怎么关心……)


幼闪:那么在玛修姐姐去换衣服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就稍微认真点讨论吧。关于她行为的危险性。


罗曼医生:……危险性?


幼闪:嗯。从观察刚才的战斗中我已经明白了。为什么她会给人花朵一般楚楚可怜的感觉,是因为让人觉得会像花朵一样容易摧折的缘故。


达芬奇:唔,是怎么回事。


幼闪:她——把守护Master放在了第一位,她太看重这一点了。如果Master遇见危机,她会把自己的性命都拼上吧。但是……


幼闪:恐怕她并没有作为战士的觉悟和经验,对玛修来说,恐怖和困惑都还存在,她一直是在克服着自己的恐惧和迷惑,拼上了自己的性命。这种存在方式,真是正确的吗?


达芬奇:?没什么问题呀,这种事情不是很棒的美谈吗,为了Master献身,超越了迷惑与恐惧。好好喔,我也想要这样值得信赖的保镖啊。


幼闪:……哈。果然天才的家伙是不行的,完全不能理解一般人的心情。


达芬奇:你这话真失礼,我可是明白的。玛修是很能忍耐,诚实的Servant。虽说攻击力方面令人有少许不安,对于□□□□□来说却是最好的盾。


幼闪:——


幼闪:嗯也罢。那么医生呢?


罗曼医生:嗯?我怎么了?


幼闪:你对玛修的存在方式是怎么认为的?


罗曼医生:呃……怎么说呢?你一下子问我,我也说不明白……


幼闪:喔——果然,你是知道的呢。那我也不会再指出这一点了。这份怠惰之罪就由你在最后偿还吧。


幼闪:哎,话说回来,玛修姐姐有点太用功了,比Servant还拼啊。虽说是半英灵,她还是人类。我觉得把这个长处放置不理很可惜。


达芬奇:原来如此,所以你要引出她女孩子的天性。作为回复人类本性的契机。


幼闪:是啊,因为感情的表露是人类的长处呀,不去使用岂不可惜。当然啦,我只是单纯对她的泳装姿态感兴趣罢了。


幼闪:呼……我的千里眼不会被蒙蔽。她可是很有料的,就是嘛,我可是把她的身体看了个清楚!


幼闪:哎呀,玛修姐姐差不多该回来了——




(黑影闪现)




幼闪:……哎?糟糕,是敌人!




幼闪:又来一次……哎呀?玛修姐姐,泳装呢?!性感小爆弹呢?!


达芬奇:就是啊,泳装呢?让人目眩神迷的美呢?!性感小爆弹呢?!然后趁此机会我也换上泳装合法提升好感,作为美的体现者,存在感那是蹭蹭地涨!Bravo!所以我的完美计划呢?


罗曼医生:你还想着这种事啊……


玛修:那件泳装……我准备要换的时候仔细看了看,那个,真不是我能穿的,衣服啊——


幼闪:啊……因为能进我的宝库的都是原典,不是现代风格的缘故吧?我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给了你好几种嘛。


玛修:不,不是这个问题啊!无论是哪一种,看起来都不对啊……有全部都是细绳子的,还有材质半透明的,或者上半身啥都没有的,就算该有的都有了,用的却是贝壳……


幼闪:哎——贝壳有什么不好的,我就很喜欢,尤其是穿着的人娇羞满面的模样。


罗曼医生:你到底是天然还是心怀鬼胎呢……总,总之先把眼前的敌人给驱除了吧!大家,要努力啊!




(杂兵战胜利)




玛修:呼……学姐,你没事吧?




选择1:嗯,一点伤都没有


选择2:多亏了玛修的帮助




玛修:这样啊,这样就好。虽说周围应该已经没有其他幸存的怪物了,我还是去巡逻一下。请学姐和大家也不要掉以轻心。


达芬奇:……确实,跟你之前所说的一样,比Servant还像Servant啊……


罗曼医生:因为玛修是由迦勒底养育出来的,凡事以工作优先的孩子呀,原本就是有这样的品性。


幼闪:没有给与其他选择的话,那就不能叫品性,而是适应性了。那可是类似诅咒的东西啊,阿基曼。


罗曼医生:……唔。现在就不要逼得这么紧了。你原本是这么厚道的英灵吗?


幼闪:怎么可能。只是口味有些变更,最基本的性格是不会改变的。大人的我既然是冷酷的人,我也一样冷酷,只是节制程度不同。


幼闪:不过,我确实是太多嘴了。对于结局,我已经知道我们能做到的界限。所以——Master,一直在她最近旁的你,请好好注视着她,她是怎样去战斗,是奋斗在怎样的战场上,请不要忘记这些。


幼闪:我要说的只有这些。




选择1:……我知道


选择2:……谢谢




幼闪:哎,因为Master看起来是聪明人,所以我觉得不用唠唠叨叨说太多的啦。


玛修:学姐,威胁已经完全排除了。


玛修:……那个,还有一件事,因为不想被您误解,所以我想解释一下。


玛修:……


玛修:我并不讨厌在学姐面前穿泳装,只是这次吉尔准备的衣服,那个,对我来说程度实在太高了……如果是普通的泳装,有机会的话,我,那个,肯定……就,就是这样的。我先走了。


幼闪:唔,有收获有收获。比起前景不明,更像是很有希望的样子不是嘛。这样的话我不出手应该也没关系了,继续琢磨宝石的任务就交给Master吧。啊,不过如果Master需要任何能引出女性气质的道具的话,任何时候都可以跟我说喔。不管是什么,我都可以从宝库里找出来的喔!


达芬奇:如果是关于美的讨论,请不要把我达芬奇亲给忘了哈。如果她对自己的美丽之处有任何的疑惑,请不要犹疑立刻来找我。不管怎么说,关于如何熟识女性的身份,我可是很有自信,没人能比我更了解了呢!


罗曼医生:……哈。哎,确实这件事多少值得关注一下吧。虽说只要玛修身体健康,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欢喜……不过嘛,人生能更加多姿多彩一点的话也是好事啊!玛修的泳装制作费就让我来筹备吧!

评论
热度(157)
  1. 霜杯雪盏fateextraccc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