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被遗忘的初遇

额,这其实是送给朋友的生日贺文,而且是迟到的。

但是还是感谢鹫,你给我意见对于这篇文的诞生非常重要

下面开始正文

——

1191年7月中12日,阿/卡围城战光荣胜利①

亚瑟·柯克兰觉得自己绝对是疯了。

他坐在一张破旧的草席上面,横着腿,捂着右臂,和一群伤兵一起等待治疗。

这里的条件算不上好,还算大的石屋里面铺了大大小小新旧不一的草垫,窄小的窗户和打开的门里透出的阳光和零星的油灯大概是这里仅有的照明。在草垫之间的缝隙里面来来往往的医者有的甚至连锁子甲都没有脱下,带着洗干净的纱布和捣烂的草药,甚至连腰间的配剑都用上了。

但是,这些都不是令亚瑟·柯克兰一刻都呆不下去的理由。

在这场从两年前开始的远征中,伴随着那一位同样享有英、格、兰王冠的诺、曼、底,公爵王来到中/东的亚瑟曾经经历过许许多多比这里条件差劲更多的地点,但是那些地方绝对不会像这里一样充斥着语调快得惊人的高地德、语。

是的,德、语,都是德、语,不论是痛苦呻吟的伤兵还是忙里忙外的医者都像是开玩笑一样地说着这种亚瑟只能大致听懂的语言,就算捂住耳朵那些并非母语的单词也会不讲理地从缝隙里挤进来,而且现在他的惯用手还完全不听使唤。

可以这么说,现在作为英、格、兰的亚瑟·柯克兰几乎是被德、国、人的海洋淹没了。

该死的居然有这么多?

和对于弗兰西斯的深恶痛绝完全不同,亚瑟之所以讨厌这里完完全全是因为他那位伟大的王在几天前的惊人之举

——为了羞辱那个来自奥、地、利的公爵,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骑士居然当众把神、圣、罗、马的旗帜摔在了地上。

哼,这些德、国、佬估计气扁了吧?毕竟他们到现在还是津津乐道于“红胡子”②的荣光。

不幸的是,现在他只有一个人,而且左腿和右手都受了伤,这个远离英、格、兰的鬼地方让这原本一天就能消失的伤痛愈合的特别慢。而这里,最不缺的就是人高马大的德、国、佬。

所以暂时不要暴露我是个英、格、兰人。

这样想着,亚瑟·柯克兰几乎是有些神经质地观察四周,所以当那个奇怪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面的时候才会表现出十二分的惊异。

哦,上帝,他看见了什么?

那个人小小的,抱得高高的水壶和纱布几乎遮住了他的脸,他小跑到亚瑟的身边,有些宽大的衣服呼呼作响,倒是让人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在下一秒摔倒。

等那个身影就在眼前的时候,亚瑟才确定那只是一个也许连2岁都不到的小奶娃,脸和头发都是脏兮兮的,但是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却意外的美丽。

虽然听说过德、意、志地区也有所谓的男童十字军,但是眼前这个也···还是说这是那些德、国、佬的孩子?原来这里人手已经缺到了这个地步了?

亚瑟·原本以为,这个小家伙只不过是在为大人运输医药而已,所以当这家伙把纱布放在水壶上面,用小刀划开他的衣裤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就是他的“医生”

可恶的德、国、佬!

外貌绝对不超过14岁的英、格、兰化身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狰狞万分,骂人的话几乎要从他的喉咙里从出来了,要不是一旦开口就会暴露身份的话。

没过多久,这份表情变得更加扭曲了,不过这次是痛的。

手臂上面的伤来自于异、教、徒的弓箭,箭头还在肉里面,要治疗的话首先要用刀把它挑出来,事实上那个小鬼就这样做了,他的下刀比想象要果断精准多了,但是依旧让亚瑟痛的脸色发白,但却倔强地死咬着嘴唇不让一点呻吟泄出来。

血的腥甜在唇间漫开,但是比起在一个乳臭味干的小鬼头面前大叫亚瑟更愿意咽下自己的血。

“痛的话叫出来。”小鬼头的声音软软的,但是却有着完全超越年龄的成熟,“或者···”

他捡起一旁有些烧焦的废木块,抵到亚瑟嘴边。

“咬这个”这个小鬼居然像一个暴君一样下达着‘命令’。

“别再增加我们的负担。”他,他居然敢这么说?真是好胆量!

在心里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亚瑟最终还是咬上了木块,味道居然还算可以接受。当然原因只不过是像上文所说的一样现在的他自愈能力大打折扣,多到伤口绝对是多道麻烦,绝对不是在一瞬间被这个小鬼的气场给镇住了。

被水泡开的草药刺激着伤口,让那双碧色的眼睛瞳孔收缩,滚烫的液体不受控制地掉出眼眶。感谢上帝,要不是那块烂木头,他的形象估计就在这个小鬼的面前碎成千万片吧?

终于到了包扎伤口的时候。这个小鬼的还真是让他有点惊喜,完全不像同龄人一样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力度,动作轻柔地就像是母亲的手——虽然亚瑟·柯克兰并没有所谓的母亲。

“好了。”打了一个漂亮的节,红眼睛的小鬼头宣告道。

他抬起头,对着边上的一个德、国骑士用快到听不清的德、语说些什么。

这感觉很糟糕,似乎在包扎结束就被当成空气的亚瑟·柯克兰这样想着。他想要躺下来,虽然很脏,但是他需要休息。

但是,显然,这些德、国、人并没有如他所愿。实际上他的背还没有碰到草席,那个和小鬼说过话的骑士就已经在他面前了。

“阁下。”他开口,英语说得蹩脚,“很抱歉,我们的床位不够···”

他断断续续地解释了,但说白了就是来赶人的。

亚瑟·柯克兰睁大眼睛,却没有生气。

只是有点惊奇而已,到底是什么时候暴露的?他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

原本还想靠着撒、克、逊的血统蒙混过关的。

难道那孩子?

在骑士的搀扶下,亚瑟·柯克兰一瘸一拐地离开了这个简陋的战地医院,但是在离开的时候碧色的眼睛却根本没有从那小小的身影上面移开。

原来如此,如果这样的话···

决定了呢!

————————————————————

“真难得,你居然那么看好居伊③?”日后被称为狮心王的伟大骑士用轻快的法语④调笑着他的国家。

“起码比那个康拉德靠谱,而且······”接下来的话国家是用王听不懂的英语所说,能知道的只是他温柔地抚摸着包扎好的右手,碧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笑意。

到底怎么了?王在心里想着,怎么突然这么开心?

 

 

 

  1. 这场战役位于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后期。狮心王理查德领导的英、国骑士法王腓力二世领导的法国骑士和士、瓦、本的腓特烈以及奥、地、利公爵利奥波德五世领导的神、罗(德、意、志)骑士均有参与。当时,阿普是神、罗骑士在阿、卡地区设立的占地医院,所以外形还是一个小婴孩,当时亚瑟外表这里设定是15岁
  2. 红胡子(Barbarossa),音译过来就是巴、巴、罗、萨,指霍、亨、斯、陶、芬、家族的腓特烈一世,1155-1190年为神、罗皇帝。他参与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所带领的队伍在人数上面是最多的,但是可惜的是,在进军圣地的中途,1189年他在小、亚、细、亚的萨、列/法/河中意外溺死。虽然德、意、志骑士在他死后并没有形成强大的势力,但是他所带去的德、意、志人和他的意志都为未来条、顿、骑、士团成立契定基础。至于为什么被称为“红胡子”,那是因为他在位期间曾经6次进攻意、大、利。Barbarossa是意、大、利、语,意思是这位入侵者在意、大、利残杀无辜,让意、大、利人的血染红了他的胡子
  3. 这里的居伊和下文的康拉德都是耶路撒冷王的候选者。英、国支持前者,法,国和神,罗支持后者
  4. 狮心王理查,少年时期与母亲埃莉诺生活在法、国的阿、基、坦,本身并不懂英语,在英、格、兰的时间亦甚为短暂,所以应该是用法语与亚瑟交流的


评论
热度(42)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