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扫图+翻译]恶魔人插画集(1999)

我心中永远的神作,以及飞鸟聚聚请一定要he

えげつねえな:


96年由竹书房《COMIC MANGA》杂志发起的让各路名家来画《恶魔人》同人的企划(后转移至讲谈社《新MAGNUM增刊》) 。其中插画被汇编为这本插画集,漫画则收录于三卷本的《NEODEVILMAN》之中。


翻译草率还请谅解。






1 高田明美(插画家)


以恶魔人为主题,我脑中浮现出许许多多想画的场景,然而只有一张的话,又叫人苦恼不已。最后,我决定从不动明这个名字入手。不动明王是大日如来的化身。所谓明王,乃是面对经柔和的菩萨式的说教而不悔悟的凡人,以忿怒之姿使其畏惧从而进行教化的尊格。这个名字与爱着人类又渐渐对人类绝望的主人公是十分相称的。所以,我采取了对称的构图与宗教式的姿势,力求表现出密教般的气氛。没怎么接触过这样的题材,画得有些辛苦,不过辛苦得很有意义。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想画飞鸟了与不动明的组合。



2 小畑健(漫画家)


画了撒旦,既能画少年又能画少女可谓一箭双雕。真开心。




3 浅田弘幸(漫画家)


真的很憧憬恶魔人啊。明在失火的街道回想起与美树的过去,那则没有台词的短篇,我真是太喜欢了。我要回炉重造一下。不过如果有下回的话,还请叫上我。谢谢。




4 寺田克也(漫画家、插画家)


隆起的恶魔之肌,睥睨魔界的恶魔之眼,咆哮的恶魔之喉,斩断疾风的恶魔之翼!我不禁呐喊:我画的恶魔人真是太帅了!!但就算如此,就算再如何拼命地画啊画啊画啊,终我一生都难以超越原作中恶魔人的迫力哪怕1mm。




5 村田莲尔(插画家)


记得TV版与原作之间的鸿沟使我幼小的心灵深受震撼。




6 绵贯透(插画家、游戏公司设计师)


《恶魔人》是我如何都无法忘怀的一部作品。这回有机会以这种方式与之久别重逢,真的很感谢。干劲满满地画了这幅图!




7 大本海图(CG设计师)


有个说法是恐怖作品成为名作的条件里,既视感是很重要的。那么,成为这部作品的背景的,作者所见到的风景究竟是什么呢……闷热的夏夜我沉溺于这样的思索之中。各位还请留意健康,不要感冒了。




8 横尾忠则(美术家)


一把年纪才来读永井豪的《恶魔人》。说是一把年纪,但现在的年轻人也读《恶魔人》,我觉得自己和他们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或者说,站到了同一比赛舞台上。我是先读了《神曲》而了解到这个人的厉害之处的。将《神曲》化为自己的作品到这种地步,其精神境界之高使我感动。这回我画了恶魔人,不过是抱着临摹永井先生的画的心态而提笔的。油画,尺寸是100号,贴了邮票。此外画面里还藏了60多处短句(即使是原始尺寸也很小,印成书估计全都看不见了吧)。我觉得要理解永井先生的恶魔人,临摹是最好的手段,所以这么干了。小时候我也总拿喜欢的画来临摹,想象着自己变成了创作出那幅画的作者——




9 田岛昭宇(漫画家)


能够作为工作来画从小就最喜欢的恶魔人的插画,真是开心得一塌糊涂。下回请让我画漫画。



10 田岛昭宇




11 鹤田谦二(漫画家)


小时候读《恶魔人》的体验太刻骨了,以至于想画怪物的时候笔下不自觉就画出了其中的恶魔。于是我提醒自己不能如此,小心翼翼地构筑着自己的漫画与绘画风格。不过这回画了这样的图再一看,那点努力简直可以说是白费了。身体里流着的恶魔之血从未消失!




12 多田由美(漫画家)


动画版我看了多遍。它教导我,所谓的正义不是指道德啊平均之类的东西,内心所信之物才是正义。



13 IGORT(漫画家、插画家)




14 萩尾望都(漫画家)


为了画这幅画而久违地重温录《恶魔人》,并再度为之折服。读罢,我前思后想,得到许多的启示。这部作品包含着“人类为何而存在”这一本质性的问题。这幅图画的是飞鸟了在电视上公布不动明真身后二人的对决场景。曾经培育了让二人并肩战斗的友情的那份互相信任,此刻却如朝阳映照之下的废墟一般瓦解成灰。光明与黑暗,恶魔与天使——宁静的对决,亦是诀别。这一幕令我百读不厌。




15 田岛照久(图像设计师)


最近想要画恶魔人的想法一点一点地愈加强烈,画了这个,暂且安下了心。不过马上又心痒了。还想画更多、更多……这莫非是恶魔人的意图?



16 田岛照久




17 立石章三郎(CG导演)


对我而言《恶魔人》是教科书。从那时至今已26年了。最近,恶魔人又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从此往后的孩子们也一定会继续读该作的吧。虽说读着该作长大的我们有没有被社会认可是个问题……




18 铃木朗(3DCG导演)


试着表现了不动明所见到的梦。




19 庞统ひろし (造型师)


美树在浴室中展现的那一串裸体描写实在是冲击性的。当时小学五年级的我想把那画面画成更完全的样子,忍不住在她那光洁圆润的乳房和阴阜上,添上乳头和缝(没有画毛)……那种冲动只能说是幼稚的,但直至26年后的今日依然是我创作的源泉与主题。


(本作是将发表于“ARK”的作品修正后重新摄影的。摄影/原田教隆)




20 前田真宏(动画导演、漫画家)


我是在租书店借来,躲着父母看的。可兴奋了。给小孩子看这种东西的永井先生,您还真是邪恶啊。




21 米村孝一郎(漫画家)


事物流转不息,神话或宗教会有转世再生的想法或许是再自然不过的。因为有时神话的寿命还不如植物们的一生来得长。




22 木叶功一(漫画家)+贵光士(工学画师)


连载当时缺乏现实感的恶魔人的造型,在20世纪末的今天有了现实感。要拍摄恶魔人的实写版,唯有现在。过了2000年大概就不可能了。(木叶功一)


在法国看的第一部日本动画就是永井豪先生的。这回能参加这个企划,真的很高兴。(贵光士)




23 司淳(插画家)


我对于恶魔人的印象,大概是小时候看TV版时因为那个花里长脸的恶魔太吓人了而不敢看,以及看到原作里美树的脑袋被挥来挥去那幕时所受的冲击吧。不过现在最喜欢的是死丽濡(笑)!想看OVA版的最终战争啊。




24 天野喜孝(插画家)


恶魔人是可与超人、蝙蝠侠并肩的超级英雄题材的经典。我确信。




25 草彅琢仁(画家)


参加了秘密结社“黄金的黎明团”111年庆。亲身感受了由现代的魔术师召唤天使的秘术。由思念编织成的灵性的音乐。据说和谐音的结晶是天使,不和谐音的沉淀是恶魔。




26 草彅琢仁




27 萩原一至(漫画家)


小学时候只能看大人给的写着“小学○年级”的学习漫画的我,在初一时遇到了《恶魔人》的单行本。因这场相遇,可以说我的整个世界被改写一新。《恶魔人》于我而言是起点,是非常神圣的作品。思虑再三,我斗胆画了最末卷临近终幕时的不动明恶魔人,想给尊敬的永井豪老师。




28 饭田马之介(动画导演)


若OVA能受到好评,若得以制作最终战争篇的动画——那该多好啊。做着梦的动画导演饭田马之介。




29 工藤稜(插画家)


我可喜欢匕首六和木刀政了。还有铁拳锭、剃刀铁、铁链万次郎他们。政以外的人从中途开始就没戏份了,大家后来怎么样了呢。这个问题我想到现在。




30 伊藤明弘(漫画家)


提起飞鸟就想到他的短管猎枪还用狙击死丽濡时用的步枪呢。唰地从风衣底下掏出来三连射。




31 今井Toons(插画家)


虽然恶魔人我也喜欢,不过最喜欢凯姆和死丽濡,所以试着让他们以恶魔人的武器的形式复活(还加上了人面的背甲)。




32 平松实(漫画家)


今日的中学生们的烦躁,与得到恶魔的力量的不动明的困惑是何其相似。如果叫我再当一回中学生,啊,那除了成为恶魔人之外别无选择了吧——这么想着,不自觉地笔下浮现出这幅画。




33 工藤稜




34 岩明均(漫画家)




35 森冈慎一(插画家)


一边听着BECK的《DEVILS HAIRCUT》一面愉快地画完了。




36 岩明均+森冈慎一


我画《NEODEVILMAN》的漫画原稿,已是两年半之前的事了。让漫画家们得以重回读者的立场,相信这样的企划还能持续很久。顺带一提,这幅图画的不是不动明变身恶魔人,而是恶魔人逐渐恢复成不动明的场景。(岩明均)




37 岸启介(插画家)


为合理地提高杀伤力而与机械融合的恶魔人。翅膀与其说是用来飞的,不如说想表现成是近战用的武器的印象。就如人面一样,被打倒的对手化为骸骨而显现在翅膀上。




38 IGORT




39 篱谗赃(插画家)


致还没看过恶魔人的各位:虽然我也是前几天才看的很不好意思,但……一定要看啊!!




40 篱谗赃




41 高桥けんじ(画师)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想画画看永井豪世界中的另一支柱——富有魅力的女主角。




42 Wes Benscorter(插画家)


于我而言恶魔人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角色。因为他有着最适宜将新想法啊不同的风格加诸其上的基本造型。可以永无止境地创作出各种版本的恶魔人。





43 唐泽直树(漫画家)


如果我是恶魔的话要和企鹅合体(因为可爱)。




44 山崎浩(漫画家)


以前我考虑过要用8毫米胶片自制实写版的恶魔人,因为技术上的难关而放弃了。现在的技术应该完全办得到了,希望有谁来拍一下啊。




45 浅利义远(漫画家)


恶魔之耳是千里耳(笑)。


图中台词:我的话,最早是看的动画版的恶魔人。记得看原作时直到这一幕出现前(会因为看到这种场面而开心的小学生是长不成像样的大人的),都因为没有以下而不满:恶魔之翼——!!恶魔回旋镖——!!恶魔光波(是超音波)——!!恶魔手刀——!!○魔啤酒(是热光波)——!![译注:日文“射线”与“啤酒”发音相似]




46 Beb Deum(漫画家、插画家)


恶魔人是令人恐惧的角色。但同时也是暧昧的存在。善与恶,白与黑,在内部永无止息地角力着的二重人格。生而死,死而复活,在阴与阳之间反复……这种动摇的不安定生出了核分裂,生出了破坏性的能量。其实我也像恶魔人一样暧昧。美的东西也好,可怕的东西也好,都无法直接表现。尽管长着如发疯的猩猩般的面相,摆出仿佛拼命炫耀身上的刺青似的凶暴的姿态,但我的恶魔人不可怕。滴着血的嘴看起来不就像吃着草莓酱的小孩一样么。剖开这外壳,其实里面隐藏着一个沉稳而温柔的人。




47 丹地阳子(插画家)


啊啊,小时候因为害怕而不敢读的恶魔人。如今给我机会让我在这里画恶魔人真是无比感谢。




48 桂正和(漫画家)


对先看了TV动画,后来才接触原作的我来说,原作的壮绝给予我的冲击是如此强烈。




49 寺田克也




50 寺田克也




51 秋山晃一(CG设计师)


回想起来,我是在高中时候,过着单调无趣的男校生活的某一日,在旧书店与恶魔人初次相遇,而受到强烈的震撼。不用多说,那之后我陷于永井豪的作品无法自拔,如今竟能自己以CG来画那部作品,真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基调比较暗。使用的软件是SOFTIMAGE:3D和PHOTOSHOP。恶魔人出游戏了,大家快去买。




52 今野惠美(插画家)


原作我是最近才拜读的。因为与动画版的印象差距太大而有点晕。动画版只记得主题曲了。




53 佐藤肇(游戏相关画师)


由他的沟壑里钻出的乳白色的兽。金与银的眼眸巡视着绿色的地平。数亿的子孙,诞生、成长、在洞石上留下印刻。阴之星,理之海,飘洒的雨,焦烂的土地,与血淋淋的无垢的灵魂相会、崩坏、交融着、向着无主的天空飞升——千言万语诉不尽,到头来,一切只在飞鸟了的[哔——]之中。




54 广本森一(漫画家)


勇者阿蒙选择了不动明……这样的命运,想来也是必然。




55 沓泽龙一郎(漫画家、人物设计师)


对于从TV版看起的我来说,提到恶魔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明挥着皮带还喊“哟~哟~美树酱~”的场景。这种毫无主角样子的赤佬腔不能更棒。




56 ヨコタカツミ(游戏美术师)


恶魔人是我至今读过的漫画之中最“厉害”的作品之一。可以说是超越了喜欢或讨厌的“厉害”,希望自己何时也能画出像恶魔人那样的画。




57 Andrea Domestici(漫画家、插画家)




58 丸山功一(漫画家)


试着画了阿蒙的形象。某种意义上,我觉得《恶魔人》是究极的漫画。




59 安部幸雄(漫画家)


啊啊诸位,终于看到我,安部幸雄的恶魔人插画了吧。认为这幅画仅仅是“空想”的“你”,也将遭到这部作品中所包含的神罚。因为未来等待着接受神罚的不是我一个人。日本的年轻的单身男性全都会被卷入。“你”也不例外。“你”未来的新娘被恶魔(撒旦)夺去之日。不,已经开始了……爱情总是非旱即涝。神罚之日已经临近。




60 おおしまひろゆき(漫画家)


《恶魔人》真是好看到让人懊恼的作品。现在的我画不出,真不甘心啊。




61 TONY竹崎


《恶魔人》在我心中是与《亚马尻一家》并列的名作。说起来,这张图画的是“恶魔之翼~~!!”。




62 加园诚(立体造型师)


我认为《恶魔人》的魅力在于可以进行各种的编排与发展,有着将每一种演绎都视为正解来容纳的广阔胸怀。我心目中的正解是这样的。




63 永井豪(漫画家)




64 永井豪




65 读者投稿



评论
热度(104)
  1. 阿沫复健中えげつねえな 转载了此文字
    我心中永远的神作,以及飞鸟聚聚请一定要he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