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黑篮同人/赤司中心】赤司的胜利04谎言

写在发文前面的话
非常作死的,又有原创人物了……这次是天野的父母和赤司司家管家和女仆。
天野的父母都是魔术师,父亲比较全能母亲主攻幻象魔术的这种设定,以及现在一般一起表演。
关于管家,11区真的有秦这个姓氏,所以秦君和大天朝没关系……
女仆小姐的姓氏是藤原,但是她家获得这个姓氏是明治维新之后的事情了……嘛,现在藤原可是11区的大姓。
嘛,从小时候开始写果然就是大量的原创人物啊···毕竟很多原著人物要在初中和高中才会露面,所以为了故事剧情···原谅我吧···请相信在尽到自己该尽的义务(推动剧情)之后会退场的···所以原创人物多真的只是暂时啦
开头出现的魔术分别为火焰魔术中的火焰出金鱼和火焰玫瑰,穿越戒指(什么名字)“漫步纽约”属于幻象魔术···最后的吞针魔术也是真实存在的,过程大概是一连吞下十几根钢针和一根线绳,再吐出来时,所有的钢针应该是已经整齐地穿在了那根线绳上。非常危险也非常有难度的,请勿模仿·····
于是,下面是更新···因为最近比较忙,所以有点短(逃)

———————————————————————————————

小小的打火机用小小的火焰点燃了小小的纸团,开始在落入杯中的水里的时候却成了红色的金鱼;穿越玻璃的戒指,火焰之后的玫瑰,以及不可思议的“漫步纽约”

脸上还贴着膏药的孩子睁大了绿色的眼睛,而他身边枚红色头发的女孩子则是已经激动地站起来鼓掌。

留到最后自然是今天压轴戏——哈利·胡迪妮的穿针魔术

而今天,就在这个舞台上面,这个“奇迹”将被再现。

在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男子吐出那条整整齐齐串着十几根钢针的细线的时候,高潮时候的沸腾,终于来了

————————————————

不错的一天。

从会场出来的时候,赤司征十郎是这样觉得的。

“征十郎少爷,今天的表演如何?”赤司征十郎做上车才发现,原来这里除了秦管家以外还有别人。

“不错”把书包递给对方,即使是坐在汽车后座上面也是笔直笔直的赤司征十郎并没有看着对方。

“肯定很精彩吧!也是呢,无论是天野慎一先生还是艾琳夫人在国际上都是响当当的魔术大师。现在他们结婚了,开始一起登台演出了,据说更是精彩非凡,就像是神一样。啊,好想看,可是总是一票难求啊……”

又来了,又开始了。

赤司征十郎挺直腰板正视前方,决心不要理睬这个坐在他身边喋喋不休的女佣。

“听说这次是为了感谢征十郎少爷和绿间少爷解救了天野家的‘小公主’呢!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呢,嗯?讷,少爷可爱么?讷……”

“藤原”在赤司征十郎发话之前,作为管家的秦警告道。

“抱歉”姓氏为藤原的女佣抓抓头,算是道歉。

   她叫做藤原亚奈,半年前开始服侍赤司家,虽然聪明能干但是太过于聒噪,就像夏天里的蝉,秋天的蛐蛐。
  

  还有就是,她是一个很年轻也漂亮的女人。


赤司征十郎觉得自己不喜欢她,因为那头同样是红色的头发。

   可是这一点,被他父亲夸过机灵的藤原却似乎到现在也没有察觉到。
 

“讷讷,征十郎少爷今天表演了些什么呢?”这还没过多久,这个叫做藤原的女人不知悔改地又开口了。

   说道这次的魔术表演,就不得不说到发生在上周四的事情。 

  自从上周四之后,无论是赤司征十郎还是绿间都莫名其妙地接收到一种应该读作“崇拜”的目光的目光,这种从小孩子的瞳孔里面发射出来,伴随着“绿间赤司英武传”的广泛流传而越发粘稠的东西让两人都舒服不起来。
   

   当然,天野也不轻松,作为校园传说“绿间赤司英武传”的“女主角”,无论是高年级的霸陵还是绿赤两人勇敢的“英雄救美”,这样“特殊”的经历光是听着就吊人胃口。因此,这个话不多的女孩子在短短地几天内收到了她上学以来最大的关注度,似乎只要一下课就总是有人围着她,一遍又一遍地催促着这个女孩子能把那天的遭遇细细讲述。

      可是,天野还是那个天野,话少表情少,偶尔一个基础魔术(本人语)就可以成功地把大家的关注点吸引到其他地方去。所以到头来,她只对一个人撒了谎。

     是的,撒谎,对着教导主任。


   绿间和赤司的确是和高年级打架了,但“英雄救美”什么的是骗人的。

  

   这就是天野想出来的方法。

 

   因为身上的伤口,打架的事实怎么瞒终究都是纸包不住火,更何况出现这样的事情,学校的教导主任是绝对会通知家长的,可是,如果这变成一场“见义勇为”就不一样了。


  即使是家教严格的赤司征十郎,在回到家的时候也不过是被训斥“动手之前要先想好利弊”而已,这已经是非常好的结局了。

 

所以天野才会在把教导主任引过来的时候撒谎的吧?


而刚刚的表演,就是所谓的“答谢”。


 大概是那个心思谨慎的女孩子认为这样子才会更让人信服吧?


 赤司征十郎并没有拒绝女孩子的安排,的确是非常精彩的表演,即使是一开始死命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来的绿间到最后都张大嘴巴全神贯注,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会有这样的表情吧?


  真可惜呢,如果不是出于舞台礼仪而收起录像设备的话······


  好心情的,赤司征十郎笑了,嘴角的幅度不算大,却成功地让身边的女佣打开了话匣子,在滔滔不绝地自言自语中,秦的警告也不是那么有威慑力了。


  嘛,收回前言,如果这家伙不在车上的话今天的确不错。


评论
热度(5)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