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Herz22

亲父的亲父送给亲父的新婚礼物

美丽的莱茵斯堡(Rheinsberg  )

也是这次更新的背景

下面开始放文

————————————————————————

     普、鲁、士的化身站在雨中,依旧是一副步、兵军官的打扮。

  

      轻柔,细密,就像情人的爱抚般温柔。

 

       普兰色的军装的颜色更深了,没有带着帽子的银发沾着水珠,但那张脸就像结冰了一样没有任何表情,唯独红色的眼睛有些湿润——这不奇怪,因为倾斜的雨落入了他的眼。


   他对着水中自己的倒影扯动嘴角,露出一个歪着嘴的不算僵硬的笑容,看起来就像街边的流氓一样痞痞的,即使一身庄重的军服也压不住这样的气场。


    很可惜,现在他大概还是并不能很好的欣赏到自己的样子


    湖面像隔了层模糊的水气,氤氲弥漫的湿度紧紧粘在湖畔的草茵上。落下的雨就像细小的针,近乎于无声地下落在澄澈的水面上,荡开无数细小的涟漪。大概是即将要放晴的预示,铅色沉重的云朵之上,阳光兀自穿越了天空悠长的曲谱,把光一点点揉进湖水。湖面上的金光闪耀。圆圆的水纹延伸开来,水中的倒影摇曳着,模糊不清。


   普、鲁、士的化身无法看清自己的脸,但是那白墙红瓦的宫殿即使模糊扭曲了也能知道它的美轮美奂。


  真的是很美的地方,所以光光只是这片土地也要75,000塔勒。


  真是令人意外呢。


  用手指把没有多少上扬的那边嘴角挤上去,普、鲁、士化身当然不知道现在他的连怎么看怎么别扭。


  “笑容”是弗里茨临走前交代他的“任务”


   在两年前在带领部队跟随萨、伏、依的欧根亲王远征莱、茵、河之前,新婚不久的王储殿下说过的。


   “下次见面想要看见小基尔的笑容呢。”


    弗里茨是这样说的,而他,不想让弗里茨失望。


    可是,“笑容”这种东西要怎么练习啊?


    书上根本没有这种事。


    事实上学习“笑容”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因为那似乎是人生下来就会具备的技能,并不需要刻意地去学习···虽然一向抠门的威廉都可以自己出钱买下这里来祝福弗里茨的婚姻·····


     这样的话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吧?


    对着涟漪荡漾的水面,普、鲁、士的化身叹了口气。


    明明,已经很努力了。


    轻微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这位“偷袭者”也许不知道,在一开始清澈的湖水里就出现了他(她)的身影,即使一片涟漪也不妨碍不了普、鲁、士的化身摆好了应对的姿势。


    他转过身,对着“偷袭者”微微点头,面无表情地向城堡走去。


    “等等,”‘偷袭者’叫住了他,很好听的声音,非常符合身上华丽的洛可可长裙与蕾丝洋伞。


    其实他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出于礼貌,普、鲁、士的化身还是停了下来,转过身直视这位美丽的‘偷袭者’。


    “弗里茨要回来了,陛下是这么说的。”她想要对着他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但是不尽人意,这个总是一脸严肃的女人并不常笑。


     所以,大概是最近看见她的次数多了吧?才会没有完成弗里茨的希望。


      这种感觉是···有点像书上形容的讨厌呢。

再一次的,普鲁士的化身冲她微微点头,转身走向城堡。

     

      既然看见她就无法熟练地运用“笑容”的话,还是无视掉比较好。


      即使,她是弗里茨的妻子。


评论(5)
热度(30)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