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叶周】落地窗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群里的“周受端午24h”文,cp叶周,娱乐圈paro,希望自己的渣文笔没有给活动丢脸

下面正文:

周泽楷在s市的房子是个有两层的顶楼,靠江面的墙全部用钢化玻璃制成的落地窗来替代,只要拉开窗帘就能看到对面的外滩。

周泽楷喜欢落地窗,他会在冬日的中午抱着那只名叫穿云的布偶猫在铺着毛毯的窗边睡觉,也会在夏天的晚上一边看着s市的夜景一边做瑜伽的拉伸。

他的房子很高,高到路面的声音无法传达,并且隔音设置极好,繁忙的城市在落地窗里看下来非常遥远,无论是白天的车流还是夜晚的霓虹都因为这份安静显得有些不真实。

美丽,炫目,像梦一样没有真实感。

叶修经常看见周泽楷安安静静的缩在落地窗前的软沙发上,不是有一下没有下的揉着他的猫就是倚着大提琴的琴柄,唯一的相同点大概就是视线的落脚点都在窗外。

以及如果没有人打扰,大概就能这样安静的看上一个下午。

周泽楷的眼睛天生颜色很淡,并不是浅浅的棕,而是更加冷清的灰,似乎也是因为这样,那双眼睛映出的事物都会有种朦胧的不真实感,就像迷雾里的花,水波中的月。

大概也就是因为这样天生的特质,叶修在当年拍摄《一叶之秋》的时候选择了周泽楷。

那是一部致敬维斯康蒂的电影,周泽楷的角色身上多少都带有塔奇奥的影子,他的戏份不多,甚至没有一句台词,却是美好的像一场梦。

那个时候的周泽楷17岁,越发单薄的脸颊逐渐褪去童星时代讨人喜欢的婴儿肥,那时的他还没长成现在的高度,手脚纤细,身形单薄,穿着故意做大的戏服的时候就如同一个偷偷在模仿大人的孩子般令人怜爱。和叶修主演的流浪钢琴家,擦身而过的时候穿着白色的衬衫,头发要比现在短一点,回眸一笑的时候腼腆而又羞涩,浅色的眼睛里好像装满了早晨的阳光。

他在清晨悄悄走来,穿着洗白的铅笔裤,离开的时候也是静悄悄的,就像从来不曾来过一样。

下一次出场依旧是那身白色的衬衫,一个人推着自行车走在落日的天桥上,停下来看夕阳的表情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微笑。

那时他的脸明明还没有褪去稚气,却因为过于精致的眉眼有了几分岁月静好的意味,就像卞之琳的《断章》。

下一个镜头是对于坐在咖啡厅里的叶修的脸部特写,据说两边的拍摄是同时进行的,所以周泽楷并不知道叶修其实也是和自己一样一次ng都没有就通过了。

最后的一次出场的戏份是一个难点,并不是因为要考验周泽楷脆弱的台词功底,但是要能跟叶修进行四手连弹实在对于没有钢琴功底的周泽楷非常难。

那个时候的周泽楷相当倔强,而同时身兼主演和导演的叶修,则刚好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到底ng了几次呢?

说实话周泽楷已经不记得了,他能想起的只有那个时候的自己为了不拖累拍摄进度而差点弄伤了手指,抓着他的手教他做手操的叶修表情哭笑不得,这也好像是他们真正开始熟识的契机。

《一叶之秋》作为影帝叶修第一部自己导演的电影无疑是成功的,但是对于周泽楷,作为童星的转型之作却是相当失败——只是由一个小男孩变成了一另个大男孩罢了,以至于在两年后他作为打星出演的《荒火》上映的时候才让人恍然大悟,那个如同秀兰邓波儿般可爱的童星原来已经到了该被称为男人的年纪。

叶修和嘉世解约的时候息影了一年,回来的时候把原本的艺名叶秋改成了本名叶修,带着新组建的兴欣工作室重新杀回了演艺圈。重头再来的第一部作品是网剧《第十区》,兴欣工作室的人几乎全员上镜,甚至偶尔还有各路大神友情客串。虽然是网剧,但是叶修依旧是周泽楷熟悉的那个叶修,对于自己热爱的事业专注到吹毛求疵的地步,无论是摄影,灯光还是剧情和台词,都比同时段在电视上播出的古偶高出一大截,几乎是毫无悬念的成为当年网络话题之最。

——在打上良心剧,高点击和一群自来水的努力下最终还是上了一些地方电视台。

周泽楷那年在筹备《碎霜》,并没有档期去欣兴的片场支援叶修,只能在视频通话的时候清唱几句《第十区》主题曲以表态度。后来叶修拍千机伞的时候《碎霜》已经上映,票房大爆并且一路拿奖,作为大功臣的周泽楷终于有时间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跑去打个龙套了。

似乎是为了照顾周影帝偏差的台词功底,叶修给他安排的角色依旧是那种只需要笑笑,负责帅负责美的的定位,戏份最多的个人展示也不是说话,而是一段二胡独奏,既符合民国的时代设定也充分展示了周泽楷的弦乐才艺。

然后,就是轮回邀请兴欣一同参与拍摄《一枪穿云》。

这是一个警匪片,周泽楷扮演的穿云是一个精通枪械的卧底,不爱说话,经常用那双太漂亮的眼睛看着落地窗外的维多利亚港,而叶修是个拿了男二剧本的boss,把卧底穿云视为自己的手足,在发觉背叛的时候却表现出了难得的犹豫。剧情的着重点在于枪战和男人的友情,导演是轮回的招牌佟林,周泽楷作为第一主角戏份也是绝对的多,但是在拍摄摊牌之前的平静的却在叶修的建议下加了一段合奏。

周泽楷原本想提议四手连弹,就和已经被视为《一叶之秋》经典镜头的那一幕一样,但是叶修捏着他的手指,笑着说“我可舍不得。”的时候就瞬间倒戈了,乖乖的在一旁拉起大提琴。

最后上映的时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而周泽楷也是在这个时候,遇见了他生命中可以说是相当重要的存在。

“哥看见的时候就在想,这家伙看着人的时候特别像你。”叶修笑着看着抱着奶猫的周泽楷,叼着烟的嘴角上扬,“果然哈”他捏着周泽楷的下巴凑近仔细端详,“还是我家小周比较好看。”

周泽楷和叶修到底谁先喜欢上谁已经说不清楚了,但是先告白的是叶修,差不多是在《荒火》上映前的某一天吧?那天叶修和周泽楷站在夕阳的天桥上,叶修抽着烟,而周泽楷吃着麦当劳新出的圆筒,接着叶修说“小周要不我们处一下?”

周泽楷楞了一分钟,然后从耳根开始发红,他没有说好还是不好,只是把手中吃到一半的圆筒递到叶修眼前。

“吃了这个甜筒,我就吃定你了。”没由来的,叶修觉得周泽楷那双在偷瞄他的眼睛是这样说的。

然后他掐灭了烟,抓着周泽楷的手冲着冰淇淋上有牙印的地方咬下去。

于是,他们就在一起了。

儿童车走p站吧

end

评论(10)
热度(101)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