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Mauer&Vogelkäfig25

“喂,你在干嘛?”
“当然是清理伊娃的’家’咯!”
“伊娃?这什么鬼名字,明明是这么帅气的小鸟”
“可她是货真价实的’淑女’,对吧伊娃?”
“啾~啾”
“所谓的’家’就是这个笼子么?感觉不够帅气啊,小鸟什么的用什么鸟笼啊,现在一点儿都不帅气了”
“可是要养小鸟的话这个是需要的吧.哦,基尔相信我,我不会让可爱的小伊娃有一点儿的不适应.”
“就在这个破笼子里?”
这个无营养的对话一直持续到午饭之后,午饭之后的托马斯必须要出门参加一场聚会,空荡荡的房子里面留下看家的只剩下了基尔伯特..
是的,看家.
虽然现在这个位于蒂/尔/花/园的老房子现在居住着的是一对姓氏为贝克尔的姐弟,但是从腓特烈大帝时期,这里的真正主人就是基尔...

Mauer&Vogelkäfig24

路德维希把审阅好的文件交给秘书----这个精干的女人礼貌地接过文件之后就迅速离开了.

如果把临走之前看向某个不请自来的客人的眼神和欲言而止的神态去掉的话.

蓝色的眼睛只是随意地瞥了一眼那被夕阳染上一层金红色的银发,然后又回到了印着字的纸张上面.

钢笔尖端划过纸张的声音在这个布局简明的空旷办公室里面被无线放大了,偶尔出现的翻页声竟然盖住了黄昏的风.

现在正是日落的时候,从敞开的窗户向外望去,天空红的就好像在燃烧一样.闪耀了一天的阳光此时已经失去了正午时分的那份咄咄逼人,可是透过被点燃的云彩的光却依旧炫目地不可思议.仿佛那不是光,而是某种会在夜幕降临染料,因为就连停在niki手中的权杖之上...

Mauer&Vogelkäfig23

如果有一天,再也不用随时做好战争的准备的话,那么【日常】会变成怎么样呢?

关于这个问题,基尔伯特在他被称为【玛利亚】的时候就已经想过。

“那个时候,主的荣光一定是传播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了吧``````”

“大家都会是神的子民,像是亲生手足一样生活在主的庇佑下,非常非常非常幸福地活下去,就像```就像重新回到伊甸园一样!”小小的白衣骑士抬起头,蔷薇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憧憬.”呐,赫尔曼,本大爷,本大爷真的超级期待那一天的到来的!”

“``````”

一只带着粗布手套的大手落在了蓬松的白色头发,被称为赫尔曼的男人有着一双青空般的眼睛.

“``````那么,为了那一天的到来而成为国家吧...

Mauer&Vogelkäfig21

在基尔伯特赶到之后的一刻钟左右,GSG9也是火速到来。
这一只德意志联邦的精锐部队其时早已全员出动,他们封锁了这一条通向波、滋、坦的公路——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基尔伯特所驾驶的3000S一辆车插入路德维希与RAF之间的战斗的原因。
由于国家身份的特殊性和隐秘性,以及这个事件的恶、劣、性,这个晚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成了这个名为德、意、志的国家的机密。这个晚上留下来的现场将会在快速的取证之后大概就将会被处理成一起的车祸事件,在明天的早间新闻里面也许你能找得到它的影子。
当然也许提都不会提,总之它会怎么样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面全看这些穿着黑衣的精英们的表现了。
“比起收拾烂摊子他们其实更适合制服恐、怖、分、子。”路德...

Mauer&Vogelkäfig 20

那辆车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就像是在公路旁边开启了亚伯龙根之门一样,从道路侧边冲出来的面包车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路德维希的视野里面,就这样直直的挡在他的车道前面。

“嘶嘶嘶嘶”猛地踩下刹车,轮胎和地面摩擦出令人牙痒的声音,路德维希在皱起眉头的同时快速的转动着手中的方向盘——只要那辆面包车没有下一步动作的话,他有九成的把握绕过它。

银色的保时捷959旋转着车身,这个最高足足拥有450马力的‘怪物’,在路德维希手里听话的就像一匹家养马。但是它的温顺显然仅仅只是对于它的主人,在车身产生漂移的同时,它几乎是擦着那辆面包车转弯的。

那辆面包车似乎没有下一步动作,如果顺利的话几秒钟后保时捷959就...

Mauer&Vogelkäfig 19

夜,越来越深。


原本开阔的视野不断的被黑暗所吞食,城市的灯光就像天上的星星那般遥远,除了路灯以外,这条通往柏、林的高速公路上面几乎找不到一点的亮光。


哦,也许还要算上汽车的远光灯。


一辆银色的保时捷飞奔在夜幕之下的高速公路上面,就像一道划破乌云的闪电。


它在前进,以极快的速度奔向施、普、雷、河、畔柏、林。


预计半个小时之后就能抵达波、兹、坦,然后······...

Mauer&Vogelkäfig 18

1967年6月2日,夜


“要本大爷说,卡拉扬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指挥家。”说这话的人靠着墙吸了一口烟,深色的兜帽投下的阴影掩住了他的面容。


他站在高楼之间阴暗的巷子里,抽着烟,扬着嘴角看着聚集在柏、林、俾、斯、麦、大、街上面情绪激动的人群,又吸了一口烟。


今天是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访问西、柏、林,可惜迎接这一位用黄金建造厕所,用钻石镶嵌马车的的“德、国人民的老朋友”的却并不是仅仅是不断挥动着的小国旗。为数不少的戴着尖顶纸帽的抗议者,高呼那些着那...

Mauer&Vogelkäfig 17

柏/林/万/湖/区·某高级别墅内


“真漂亮呢~”


明明有电灯和暖气,但是基尔伯特却依旧选择了蜡烛和壁炉。


五六张漂亮女人的照片都分别用不同的回形针和A4纸别在一起,散乱的摊在雕花长桌上面,就像是一个一个老贵族在为自己的子嗣寻找结婚对象一样。


“这个女人是上一次的吧?讷讷,基尔你是要怎么做呢”仿佛是恶魔的低语般甜蜜的声音在基尔伯特心底响起,似乎有谁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脖子,有谁说话时的热气萦绕在敏感的耳后——即使,这栋豪华的房子里只有基尔伯特·...

Mauer&Vogelkäfig 16

“咩~~~~~~~路德路德”来自/亚/平/宁/半/岛上的的红发意/大/利/人热情的招呼着自己的朋友,“今天我准备了pasta哦~~~~”


果然又是这样么?路德维希突然开始怀念烤的香喷喷的脆皮猪肘。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大德/意/志的骄傲”而带来的“德/意/志/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观念在作祟,也不是因为什么‘因为时间紧急,摆在他面前的pasta只不过是对面街区叫来的外卖,完全不如现在坐在他对面的意、大、利友人的半分手艺’的挑剔心理,硬要说原因的话估计就是他开始想念那个还在柏、林的家里的,总是让人放心不下的哥哥...

Mauer&Vogelkäfig 15

 “今天上午,在前段时间的‘艾丽莎·冯·罗恩事件’的中的‘受害者’赛门·艾德鲁先生和阿尼·罗伊小姐被发现死于艾德鲁·先生的公寓中······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根据现场的勘察,警方初步排除了他人凶杀的可能性并认为这是一场自杀事件······”...


1/3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