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叶周,闪闪迷妹,求同好

关于

【墻倒日炒冷飯系列/aph独普同人】Mauer&Vogelkäfig I(修改版12-15)

写在前面的话

这个以前写的文的上篇,只是重修,不是新文,主独普,除了独普其他一切cp向都是错觉,有国家x人类情节,避雷注意。

额,大量原创人类人物,没有修改版在我的lofter上也能找到。

感谢 @獨意志黑鷲 @缪斯 没有你们估计就没有它了。

以及如果,我真的只是说如果,墙的上下册会议本子的形式和大家见面会有人认领么?(以此人的坑品真的只能是如果)




十二

 

对于德、意、志而言,90年代最最值得纪念的大事情无疑是那道看似“只有飞鸟才能越过的高墙”的倒塌与国家的重新统一。

 

当然,那已经是将近两年前的事。

 

对于新闻而言,这件大事已经失去了被报道的价值。

可是对于《Der

Spiegel》的优秀拟稿人本而言,有些事情就像就像红酒一样,会随着时间的酝酿发酵出让人惊喜(各种意义上)的“芬芳

”。

 

在半个月前,最吸引人眼球的新闻是关于一个就读于自由大学的“Ostdeutschen”自杀的消息。好吧,现在已经不存在什么BRD和DDR的区别了,但是抢先报道这篇文章的那一位记者用了这个词来称呼那一位年纪轻轻就自己放弃上帝给予的生命的女孩,于是,接着,不论是广播报纸还是电视新闻,都纷纷沿袭了这一称呼。

其实这是一位非常迷人的小姐,本曾一边吃着夹着猪肝肠的三明治,看着那个叫做爱丽莎•冯•罗恩的女孩的照片,一边在心里感慨着。

 

那篇报道是一个新闻界刚刚冒头的新人写的,文笔非常好,内容生动详细,情节跌宕起伏,从头看到尾就像在看一篇小说一样令人回味无穷。只要你看过它,就不会对那个不珍惜生命的的“Ostdeutschen”有任何同情,因为在那篇报道里,她是一个差劲到不行的疯子,除了美丽的外表一无是处,懒惰而又自私仗着自己和赛门•艾德鲁的恋人关系想要不劳而得。

 

当然,会这么认为的前提没有认识这个叫做爱丽莎的女孩子。

 

本就见过这一位迷人的小姐几面。

 

这多亏了他所深爱着的“ Ostdeutschen”。

 

是的,现在的本爱着一个叫做路易莎的女护士,一位非常迷人的东方美人。而通过这位美人的关系,他见过这个叫做爱丽莎的女孩子。

 

与那一篇好评不断的报道完全不同热情而又彬彬有礼的爱丽莎是一个天才,摄影的天才。

 

 

“Welt(世界)。我想看见Welt。当然,并不只是看见而已,我想把我看见的Welt和大家一起分享。以前,那道Mauer(墙)就像一个Vogelkäfig(鸟笼)。把像我一样的很多人困在里面。什么是Welt?Welt是什么样子?我们看不见,因为那道墙挡住了我们的目光。”那时的女孩子扬了扬新买的相机,美丽的脸上是对未来的憧憬,“现在,那道Mauer已经倒下了••••••终于可以亲眼看见了。”

 

 

“我需要它,”爱丽莎温柔地看着手中的EOS Rebel T4i,“它会帮我记录下来的,我所看见的世界,就像只属于我的眼睛一样。”

 

 

是的,这是那个女孩子的梦想,她才不想呆在灯红酒绿的大都市里面为靡丽的城市生活锦上添花,带着心爱的相机,追逐着风,在世界的角落里留下自己的足迹••••••用摄影技术记录下自己的旅途,然后分享给大家••••••

 

 

这,才是那个爱丽莎•冯•罗恩的梦想。

 

是不是非常美好?

 

就像被改编后的《Grimm》一样••••••

 

赛门•艾德鲁在爱丽莎死后的一个星期后发表了那一篇据说爱丽莎死皮赖脸想要加上自己名字的作品,引起里极大的轰动。

 

那是一个名为“Revel”(陶醉)的冰酒广告,不得不说,那是一个棒极了的作品。有着耀眼的银色头发与勾人的玫红色眼眸的模特慵懒地斜靠在柔软的布艺沙发上面,纤细修长的左手拿着一个盛着冰酒的百合杯。模特樱红色的嘴唇闪着淡金色的水光,微微挑起的嘴角和略带迷离的艳色眸光述说着满足。

 

就像作品的名字一样,陶醉,陶醉于美酒的醇厚,陶醉于模特的妖娆。

 

谁也不知道赛门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找到这样的美男子,就像谁也不知道他竟然会有这样优秀的摄影技术。

 

很显然那明明是路易莎的作品。

 

本不是没有试图用自己的笔杆子来为那个死去的女孩儿讨回公道。但是,他没有决定性的证据,现在,他的文稿被扣在《Der

Spiegel》的编辑室里,在那里,他的朋友们提醒他要慎重,不能因为个人感情而丢了名声。

 

模特的名字叫做P,当然,谁也没有见过P这个人,可能除了赛门和他的新女友海伦——来自慕、尼、黑的红发女郎以外没有人知道P到底是何许人也。

 

也许,还要算上死去的爱丽莎。

 

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名为P的男人居然是路易莎的房东,就像,本从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爱丽莎的葬礼上见到那个传说中的P。

和广告里穿着复古风的家居服有点相像,被一辆黑色的Mercedes-Benz

300S

来送行的P穿着一套Boss的定制黑色西服,连领口的白色丝带都扎的整整齐齐,就像本世纪之初的绅士一样。

 

也许,再加上一个礼帽和绅士棍就更像了。

 

与广告里不同的是,今天的P那张精致深邃的的脸上没有表情,庄严的美貌与眉宇间不经意间流露的英气让他有了另一种迷人,特别是当他手里捧着一大束矢车菊的时候。

 

是的,在别人都像是约好了一样带来白色的花朵的时候,P却选择了蓝色的矢车菊——这种在夏季随处可见的野花,当然,现在已经不是夏天,而且它在过去也曾是普,鲁,士的国花。

 

“早上好基尔。”路易莎和她的弟弟向P打了声招呼,爱丽莎的死给这对姐弟的打击很大,特别是托马斯,爱丽莎和托马斯从小学开始就是同班同学,两个人的关系式极好的朋友。

 

恩,也许对于托马斯来说,爱丽莎不仅仅是朋友。

 

爱丽莎是自、杀的,教堂后面的墓地里面没有她的位置,自然,这场葬礼也不会有牧师出面。

 

其实,这只是爱丽莎的朋友们的一次聚会。

 

只是这场聚会不会有大餐和欢笑罢了。

 

“恭喜了,史密斯先生,”在临近末尾的时候,P在经过本的时候轻声说。

 

“?”

 

“您的文章可是这一期的《Der Spiegel》的封面故事哦。”

 

“哈••••••?”

 

“记得要买今天的晚报。”P半眯起血色的眼睛,嘴角微扬,露出了一个邪肆的笑——这是在今天的葬礼上他所遇见地第一个表情。

 

“••••••诶,等等说清楚一点••••••”本追了上去。

 

“等等••••••????”

 

P在转角处停下了。

 

 

送他来的那辆300S停在不远处。

 

 

“她•••••,是谁?”P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

 

 

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是莉莉安,路易莎的朋友莉莉安,一个漂亮的单身妈妈。此时她正仰着头,和一个正靠着那辆黑色的300S抽着烟的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说这些什么。她白皙的脸上带着绯红,蓝色的眼睛里有幸福的笑容。

 

 

但是,更加吸引本目光的却是那个金发碧眼的高大男子。和P一样,他也是一身黑色的BOSS定制西服,但是健美的身材却撑出了与P截然不同的气势。他们其实非常像,本在心里说,特别是眉毛到眼睛的部分,虽然毛发和瞳孔的颜色截然不同,但是他们的眉型都是剑一般的锋锐,眼睛深邃且的形状细长。鼻子并不是很大但是非常挺直,大小适宜的嘴唇薄的就像是用剃刀削过一样,似乎是只要钩钩嘴角就可以显得非常性感。

 

 

当然,这个男人和P还是存在区别的。除去不一样的颜色,还只是一个大男孩的P在轮廓方面显得更加精致,也许还有一点稚气和柔媚?

 

 

当然,这不是在说P长得有些女气。毕竟P应该还是一个还没有完全长大的孩子罢了,也许再过几年他就能•••恩,虽然要像那个金发男人那样还是有一点困难的,但也一定能够长得高大帅气——随让他的骨架似乎是日/耳/曼人之中算是比较娇小的类型。

 

 

他们是兄弟吧?既然P认识路易莎和托马斯,那么他的哥哥认识路易莎的朋友似乎也是说的过去的吧?本在心里猜测着。

 

 “阿西,”P快步走向那个靠着车的金发男子,微微皱起的眉宇似乎在述说着自己的不满,“本大爷肚子饿了。”

 

 

“诶,你是?”很显然莉莉安十分惊讶P的到来。

 

 

“那回家吧”金发男子吐了口烟,从刚才开始他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抽着烟,听着莉莉安的话。不过现在,他要等的人终于来了,一下子就夺走了刚刚大概在莉莉安身上的注意力。

 

 

“冰箱里不是还有松饼么?”冷着一张脸的金发男人的语气不容质疑,明明没有什么表示,可却带着一种上位者才会有的强硬气场。

 

 

“诶~~~~~~~~~~~~~,可是本大爷已经吃了一个星期的松饼了呢~~”P拉着男子的手臂,如同真的小孩子般撒娇道。

 

 

“讷讷•,阿西,本大爷要吃Paella。”

 

 

”那个•••••“很显然莉莉安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P与那个金发男子都没有理会她。

 

 

“ost,我迟一点有会议••••••”金发男子的声音似乎有点无奈的成分。

 

 

“这样啊,那本大爷去找安东了。”P放开男子的手,作势要离开一样,“顺便叫上弗朗吉,本大爷和他们好久都没有聚一聚了•••诶??”

 

 

金发男子一把拉过P动作强硬地像一个暴君一样不容置疑,然后他们接吻了。

 

 

是的,他们接吻了。

 

 

金发男子单手捧着P的脸,强迫他仰起头,另一只手抓着P的左手,就这样在本和莉莉安面前肆无忌惮地接吻了。P没有反抗这个吻,相反的他伸出那一只自由的手勾住男子的脖子。很显然,这两个人都沉浸于这个吻之中,这不单单可以从表情上面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动作也反映了这一点。男子放开了P的左手,改为环住那狭窄的腰肢,而P的左手则做出了和他的右手一样的选择,勾住了男子的脖子。

 

 

嘿,他们吻的时间还真够长的!看样子还真是激烈呢~

 

 

本有的没的想着,偷偷瞄了莉莉安一眼,却发现这个女人已经呆愣住了。

 

 

喂,怎么了,难道DDR没有么?这不会是第一次见到男人之间••••••所以吓呆了?

 

 

他们分开的时候P的脸非常红,或许是因为那过分白皙的肤色还是别的什么,反正他几乎是依着金发男人的胸膛才能够站立的,但是那双夕霞色的眼睛却非常有精神••••••嗯,大概吧?

 

 

本觉得如果不是他的错觉的话,P在看着莉莉安,眼神冰冷而又充满挑衅的意味,就像一只大型的猫科动物在像入侵者宣示自己的所有权。

 

 

“Paella是么?买回家怎么样?”男子的目光并没有离开P。

 

 

”一切都听阿西的好了。“P离开了男子的怀抱,开心地跑进了副驾驶座。

 

 

”再见喽,史密斯先生,帮本大爷向路易莎他们问声好~~“做进柔软的真皮座位上面的P探出头,脸上的笑容开朗而又放肆,简直跟刚刚参加爱丽莎的葬礼的那个面无表情的p判若两人。

 

十三

 

”呐,阿西你不会以为本大爷和你只能吃这么一点吧?“基尔伯特看着自己的弟弟买回来的分量,好笑地问。

 

 

”不,这只是哥哥的午餐。“路德维希并没有回头看着自己的哥哥,”待会的会议很急,把哥哥送回家然后赶去会场时间刚好。“

 

 

”那午餐•••••”基尔伯特捏着手中的食盒的力度加大,他看着路德维希那张早已褪去青涩的侧脸,小声问。

 

 

“费里答应帮我准备的。”路德维希依旧专心开车,不得不说他的车技好极了,又快又稳。

 

 

“••••••这样啊••••••”基尔伯特垂下了头,看着手中的纸质食品盒。

 

 

一路无言。

 

 

“呐,阿西。”在黑色的300S驶进万胡区的时候基尔伯特突然开口。

 

 

“本大爷啊,刚才和托马斯约好了晚上一起去看电影的。”

 

 

“嘶嘶嘶嘶——————”

 

 

原本已经开始减速慢行的300S突然来了一个近乎于360度的漂移,车轮摩擦着地面,发出令人牙疼的声音,最后这辆几乎是贴着行道树停下来的。

 

 

“喂,W•••···”

 

 

“对不起Ost,能再说一遍么?”这时路德维希才转过头来,北冰洋般的蓝色眼睛直直地望向基尔伯特夕霞色的眼眸,有那么一个瞬间,基尔伯特几乎以为自己被这样的目光给硬生生地刨开了。

 

 

“本大爷我•••本大爷晚上想••••••···”

 

 

没有说出口的话被路德维希强硬地打断了,“不可以,我们家的门禁时间是18:30.”

 

 

“诶————————-???可是本大爷想看的电影是在19点的。喂,阿西,18点半的门禁什么的太没有人性了吧?”基尔伯特抗议地大叫。

 

 

路德维希不说话,他下了车,走到副驾驶座的那一边。

 

 

“阿西~~~~~本大爷超想看的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基尔伯特对着车窗外面的弟弟说道。

 

 

“什么电影?想看的话去借录像带就可以了吧?”路德维希打开车门,把手伸到基尔伯特面前,“无论Ost说什么,门禁时间是不会改的。”

 

 

“可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基尔伯特还想为自己争取一点权力。

 

 

“别闹了,Ost。”路德维希今天显然没有平时的好耐心,他一把把基尔伯特拉出了车外。

 

”阿西??"

 

 

“阿西等等,喂,阿西!”

 

 

一路拉着基尔伯特,最后路德维希单手用钥匙打开门后,把基尔伯特甩进了门里面。

 

 

“阿西??!!”好不容易找到平衡感,基尔伯特抗议这被自己的弟弟用这种态度对待。

 

 

“Ost,这次的会议很重要。”看着基尔伯特,路德维希最终还是放缓了语气,“呆在家里吧,出去的话万一又迷路了。”

 

 

“本大爷才•••”不是那个小少爷。

 

 

“晚饭就用松饼将就一下吧。”

 

 

“本大爷••••••”

 

 

“抱歉,Ost,我必须走了。”路德维希低下头,在基尔伯特的额头轻轻滴烙下一个吻。

 

 

“乖一点”最后,他说。

 

 

门被关上了,然后是锁孔转动的声音。

 

 

基尔伯特把手中的食盒放在鞋柜上,然后转动把手。

 

 

果然,从外面被锁住了么?

 

 

什么啊,就这么不相信本大爷?

搞得这个家像鸟笼(Vogelkäfig)

一样•••••

 

 

混蛋阿西,

 

 

还有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把本大爷当成你养的宠物鸟了么?

 

 

本大爷••••••

 

 

本大爷••••••

 

 

本大爷••••••

 

本大爷还是乖乖在家里等阿西回来吧······

 

十四

 

 “今天上午,在前段时间的‘爱丽莎•冯•罗恩事件’的中的‘受害者’赛门•艾德鲁先生和阿尼•罗伊小姐被发现死于艾德鲁•先生的公寓中••••••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根据现场的勘察,警方初步排除了他人凶杀的可能性并认为这是一场自杀事件••••••”

 

 

“••••••令人震惊的是,根据现场发现的一张写有字迹的白纸上,警方经过反复鉴定确定了这是艾德鲁先生的笔迹。就是这一封遗书,让我们了解到在‘爱丽莎•冯•罗恩事件’背后隐藏的令人惊讶的内情••••••”

 

 

“原来,一直以来饱受诋毁的罗恩小姐其实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而死者••••••在此我们要对去世的罗恩小姐致以最真诚的忏悔与最深切的哀思!”

 

 

“今日,引发社会对于‘爱丽莎•冯•罗恩事件’热议的文章作者弗兰克•拉马克先生的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同学对记者透露,拉马克先生曾是罗恩小姐的爱慕者,但在告白被拒绝之后就一直怀恨在心••••••”

 

 

基尔伯特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

 

 

他愉快地把起司与熏肉肠一起夹在了三明治里面,与刚刚从冰箱里面牛奶配在一起简直是棒极了。

 

 

“Kesesese,本大爷果然很厉害呢~~~~”

 

 

嘛~现在阿西是和小意在一起吧?

 

 

也许还要加上弗朗西斯那个胡渣男,恩•••也许安东和罗马诺那家伙也在?

 

 

不过为什么欧/共/体的会议会在布/鲁/塞/尔?

 

 

在柏/林的话午餐就可以和阿西一起吃了吧?

 

 

唔~那个组织现在好像叫做欧/洲/联/盟?

 

 

所以阿西为本大爷买的Paella就放到晚上吧?晚上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被按了两下。

 

 

嘴角微微扬起,基尔伯特并没有马上选择开门(当然门在外面被反锁了),他先是走上楼,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转了一圈,然后。当他下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说不上厚但绝对说不上薄的信封。

 

 

路德维希在走之前的确有把门锁好,厚厚的门有着一切德/国制品所拥有的美德,它美观,大方,同样也坚固耐用。但是这是建立在被关在里面的人不是基尔伯特的前提之下。

 

 

要关住基尔伯特的锁到底该是多少复杂和精妙?

 

 

这当然不是在说基尔伯特拥有什么超人般的怪力,虽然曾是国家的身份让他在很多地方都要比普通人要优秀的不止一点,但是这种身份带来的优越更多的是一种可以被称为经验的的东西。

 

 

无论是用博斯塔的身份来统领Geheime StaatsPolizei,还是以‘无面人“马库斯为代言人实际上在背后掌控着整个Stasi。

 

 

不同于苏/格/兰/场和几乎是被电影无限放大名气的C/I/A亦或是F/B/I,那些曾经深深地融入基尔伯特的生活之中的组/织拥有者前者怎么‘努力’也无法拥有的恶名,(额,也许他们也不想有),无论过了多久,只要翻开德/意/志或者是世界的间/谍史,他们的名字就像是幽灵那样可怕而又神秘,好像即使到了现在他们的也会在看不见的地方用那一双冰一样的眼睛冷冷的注视着你。

 

 

在那道墙倒下的时候,Stasi就开始销毁档案了,所以在西边人正式接受东边的时候,发现的仅仅只是其中的小部分,可是就是这些小部分,就足够惊人了。

 

 

轻而易举地打开门,就像这扇门从来没有锁上一样。

 

 

“博斯塔先生,您的快递”送货的小伙子看起来很普通,似乎是那种满大街都是的类型。

 

 

“谢谢”基尔伯特接过小伙子递过来的单子用右手龙飞凤舞地写了一下。

 

 

他接过那个长方形的小包裹,愉快地在礼貌性地道别之后关上了门。

 

 

锁好,就像它并没有被打开过一样。

 

 

只不过现在,原本被他拿在手里的信封不见了。

 

十五

 

 “咩~~~~~~~路德路德”来自/亚/平/宁/半/岛上的的红发意/大/利/人热情的招呼着自己的朋友,“今天我准备了pasta哦~~~~”

 

 

果然又是这样么?路德维希突然开始怀念煮好的腌猪肘。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大德/意/志的骄傲”而带来的“德/意/志/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观念在作祟,也不是因为什么‘因为时间紧急,摆在他面前的pasta只不过是对面街区叫来的外卖,完全不如现在坐在他对面的意、大、利友人的半分手艺’的挑剔心理,硬要说原因的话估计就是他开始想念那个还在柏、林的家里的,总是让人放心不下的哥哥吧?

 

 

“嗨,阿西快来尝尝本大爷的手艺吧?”明明应该是应该早已忘却的记忆却清晰的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带着棉质手套把冒着热气的猪肘子放在桌子上面的那个银发普、鲁、士、人霞虹色的眼睛之中的满满温柔隐在了得意与狂妄之下

 

 

“keseseseses,本大爷帅的像小鸟一样!!!”

 

 

明明那个人还在柏、林,可是几乎是从昨天开始,关于那个人的记忆就像本人一样总是隔三差五的跑出了骚扰认真工作的路德维希。

 

 

就像是那些年一样。

 

 

即使到了现在,路德维希依旧可以回想起在1947年到那道墙修建起来的时候的这段时间里的自己到底是有多绝望。

 

 

那时他几乎是病态的每天出门之前向着‘不存在的哥哥“问好,病态的准备着两人份的食物和用具,病态的认为那一天哥哥的心口被子弹穿过的亲眼所见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场噩梦••••••

 

 

直到,那道高墙傲立在德/意/志/兰开阔的胸膛之上。

 

 

直到那个神秘的“Sozialismus”的优等生第一次的出现在公众的视野•••

 

 

直到••••••

 

 

“咩~~~咩~~~~,路德路德不喜欢这家店的pasta?”见到友人用叉子卷起了沾着肉酱的pasta却迟迟没有送入口中,负责觉得今天午餐的意/大/利/人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把快要冷掉的pasta送入口中,被友人的呼唤从回忆的海洋之中浮出水面的路德维希回答道。

 

 

“•••咩•••”即使再怎么不会看气氛,意/大/利/人依旧明白了自己的德/意/志友人的不满,于是,他决定找个话题,“咩~~~~路德是准备把这些文件拷贝一份寄到莫/斯/科咩?”

 

 

“恩,只是欧/盟的入门门槛的话发布出去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心不在焉的搅拌着盘中的pasta,有一口每一口地吃着的路德维希回答道。

 

 

“······”意/大/利人看着他,难得睁开的棕色眼睛中倒影着路德维希的影子,他几乎是停下了进食的速度就这样地盯着路德维希看。

 

长期的军/旅/生/活与由于国家的特殊身份让路德维希对于他人的目光非常敏感,所以当他接受到他那个过于悠闲的北、意、大、利认真的目光的时候几乎是一愣。

 

 

北、意、大、利的化身费里西安诺太过习惯于眯起他那双其实挺大的棕色眼睛,一直以来,能接受散漫的北、意、大、利人这样认真的目光的人好像都只有•••••···天使脸蛋,恶魔身材的超级美女?

 

路德维希立刻把这种想法从大脑里赶出去。

 

“•••喂,我说••••••”

 

 

“咩,不是啦•••”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目光让正在吃饭的德/国/人感到不快,人类名字是费里西安诺的意、大、利、人立刻尴尬的移开了眼睛,“我只是觉得路德真的好厉害•••如果是我的话就绝对做不到•••”

 

 

“哈?”

 

 

“咩咩~~~俄/罗/斯是让基尔和路德分开好久的人吧?如果有人让我和哥哥要互相敌对隔离这么久的话••••••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的吧?”费里西安诺垂下眼,最后的话轻的几乎只是徘徊在他的口舌间的震动。

 

 

“所以•••所以就觉得•••会对俄、罗、斯伸出友善的手的路德真的很厉害••••••”

 

 

“••••••意/大/利我们是国家••••••”把最后一口的pasta咽下去的路德维希轻声回答,他放下叉子意味着这一顿午餐的结束。

 

 

“费里,罗马诺还好么?”

 

 

“咩~~~~这个大概要问安东尼奥哥哥吧?哥哥昨天又离家出走了•••”提到那个总是气鼓鼓的南、意、大、利人的时候显得非常沮丧。

 

 

似乎这个回答是意料之中的路德维希却找不到什么可以安慰他这个意、大、利朋友的话,唯一能做的估计只是轻轻地拍拍他的肩膀。

 

 

“咩——路德,哥哥是不是超级讨厌我••••••”

 

 

“······”

 

 

“路德路德,有什么可以让哥哥喜欢我的方法咩?”

 

 

“•••为什么问我?”

 

 

“因为基尔就超级喜欢路德的咩~~~每一次看见基尔和路德就觉得好羡慕咩——哥哥他似乎从来就没有给我好脸色呢••••••”

 

 

面对那一双亮闪闪的棕色大眼睛,路德维希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为什么作为哥哥的基尔伯特会喜欢他?为什么基尔伯特会可以为了他做任何事情?这些问题路德维希都从来没有思考过,因为好像从一开始,基尔伯特对于他的感情就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对不起,”硬着头皮表达了自己的无能为力,路德维希打算在说几句安慰的话语,但是,这似乎都是不需要的了。

 

 “ciao~~~~~”不知何时原本沮丧的意、大/利/人已经站了起来,带着仿佛地中海的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对一个路过的金发美人飞吻不断,

 

 

路德维希扶着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会这样。

 

 

拿起一旁免费取阅的报纸,路德维希觉得自己有义务留在这里提醒这个花心的意、大、利、人关于下午的会议有多重要,就当••••••那一句“因为基尔就超级喜欢路德的咩“的谢礼吧?

 

 

路德维希才不承认自己在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心情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

 

 

“••···???!!!”突然蓝色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大了。

 

 

很快的恢复平静,在快速而又认真地扫视过之后,路德维希站了起来,把一张比/利/时/法/郎的纸币放在桌上。

 

 

 

 

“费里,接下来的会议帮我请个假”很没有‘人性’地打断了意、大、利、人和金发美女的二人世界,路德维希在甩下这一句话之后就头也不会的离开,甚至连告别的话都没有说。


评论
热度(24)

© 阿沫复健中 | Powered by LOFTER